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一章 天黑別出門

返回首頁  牧神記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天黑,別出門。

    這句話在殘老村流傳了很多年,具體是從什么時候傳下來的,已經無從考證。不過這句話卻是真理,無需懷疑。

    殘老村的司婆婆看到夕陽一點點藏在山后,心里又緊張起來。隨著夕陽落下,最后一縷陽光消失,天地間突然一下子寂靜無比,沒有任何聲音。只見黑暗從西方緩緩的淹沒過來,沿途吞噬山川河流道路樹木,然后來到殘老村,將殘老村淹沒。

    殘老村的四個角豎著四個古老石像,石像斑駁,年代久遠,即便是司婆婆也不知道這石像是何人雕琢,何時豎在這里。

    黑暗降臨,四個石像在黑暗中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石像依舊亮著,讓司婆婆和村里的老者都松了口氣。

    村外的黑暗越發濃郁,但有了石像的光,殘老村便還算是安全的。

    突然,司婆婆耳朵動了動,呆了呆,失聲道:“你們聽,外面有個孩子的哭聲!”

    旁邊的馬老搖頭道:“不可能,你聽錯了……咦,真有嬰兒的哭聲!”

    村外的黑暗中傳來嬰兒的哭聲,村里其他老人除了耳聾的都聽到了這個哭聲,老人們面面相覷,殘老村偏僻荒涼,怎么會有嬰兒出現在附近?

    “我去看看!”

    司婆婆激動起來,踮著小腳跑到村子的一個石像邊,馬老連忙過去:“司老太婆,你瘋了?天黑了,出了村就是死!”

    “背著這個石像出村,黑暗里的東西怕石像,我一會半會死不了!”

    司婆婆彎腰,想要將石像背起,不過她是個駝背,背不起來。馬老搖了搖頭:“還是我來吧。我背著石像陪你去!”

    一旁又有一個老者一瘸一拐的走過來,道:“馬爺,你只有一條胳膊,背石像撐不了多久,我兩手齊全,還是我來背。”

    馬老瞪他一眼:“死瘸子,你斷了條腿,能走嗎?我雖然只有一條胳膊,但這條胳膊力氣大得很!”

    他獨臂將石像抱起,穩了穩步子,石像難以想象的沉重:“司老太婆,咱們走!”

    “別叫我死老太婆!瘸子,啞巴,你們大家都要當心些,村里少了一個石像,千萬不要被黑暗里的東西摸進來!”

    ……

    馬老和司婆婆走出殘老村,黑暗中不知有什么古怪的東西圍繞兩人游走,但被石像的光芒一照,便吱吱怪叫退回黑暗之中。

    兩人循著那哭聲前進,走出百十步,來到一條大江邊,那嬰兒的哭聲就是從江邊傳來。石像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照不太遠,兩人細細捕捉聲音方位,沿著這條江向上游走去,走出幾十步,哭聲就在附近,馬老獨臂已經很難支撐。司婆婆眼睛一亮,看到一丁點熒光,那是一個籃子停在江岸邊,熒光從籃子里傳來,哭聲也是從籃子里傳來。

    “真有一個孩子!”

    司婆婆上前,提起籃子,卻微微一怔,沒能提起來,那籃子下面是一條被江水泡得發白的手臂,正是這條手臂將籃子和籃子里的孩子托起,一直托到岸邊。

    “放心吧,孩子安全了。”司婆婆對水下的那個女子低聲說。

    那具女尸似乎聽到了她的話,手掌松開,被江水沖走,消失在黑暗中。

    司婆婆提起籃子,籃子里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兒,襁褓上面放著一面玉佩,玉佩散發出熒光。這枚玉佩的光芒與石像的光芒很相似,但是卻要微弱很多,正是玉佩保護著籃子里的孩子不受黑暗中的東西的侵害。

    只是玉佩的光芒很弱,只能保護得了孩子,卻保護不了那個女人。

    “是個男孩。”

    回到殘老村,村子里的村民都圍了上來,都是些老弱病殘。司婆婆掀開襁褓看了一眼,咧嘴笑了,殘牙零落:“我們殘老村,終于有一個健全的人了!”

    只有一條腿的瘸子吃驚道:“司老太婆,你打算養著他?我們連自己都很難養活!我覺得還是送出去……”

    司婆婆大怒:“老娘憑本事撿到的小孩,為什么要送人?”

    一眾村民唯唯諾諾,不敢反駁她,村長坐著擔架過來,他比其他人都要凄慘一些,其他人好歹也有手腳,只是比正常人少,而他則是無手無腳。不過大家對他都很是敬重,即便是兇神惡煞的司婆婆也是不敢放肆。

    “既然要養他,那么應該給他取個名字吧?”

    村長道:“老太婆,你看籃子里還有其他什么東西嗎?”

    司婆婆翻了翻,搖頭道:“只有這塊玉佩,沒有其他紙條什么的。玉佩上有字,是個秦字。這塊玉佩沒有雜質,里面還有奇怪的力量,不是凡品,應該是出自大戶人家吧?”

    “他是叫秦,還是姓秦?”

    村長思索,道:“就讓他姓秦吧,名字就叫做牧,秦牧。長大了,便叫他去放牧,好歹能夠過活。”

    “秦牧。”司婆婆看著襁褓中的嬰孩,那嬰孩也不怕她,竟然咿咿呀呀的笑了。

    ……

    江邊,笛聲傳來,牧童坐在一頭母牛背上吹笛,笛聲清脆悠揚。這牧童十一二歲年紀,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衣衫半敞,胸前掛著一枚玉佩。

    這少年正是十一年前司婆婆從江邊撿來的嬰兒,這些年來村里的老人含辛茹苦將這孩子養大,司婆婆不知從哪兒弄來一頭母牛,讓嬰兒時的秦牧每天喝牛奶,熬過了容易早夭的時期。

    殘老村的村民雖然都兇神惡煞,但對他都很好,司婆婆是個裁縫,平日里秦牧隨著司婆婆學裁衣,跟著藥師學采藥煉藥,跟著瘸子爺爺學腿功,跟著瞎子爺爺學聽音辨位,跟著沒有手腳的村長學呼吸吐納,日子倒也過得很快。

    這頭母牛是他兒時的奶娘,司婆婆原本打算賣掉,但秦牧不舍,因此放牛的任務便也交給了他。

    他經常在江邊放牛,青山如黛,碧波白云,很是愜意。

    “秦牧,秦牧,救救我!”

    突然,他身下的母牛開口說話,秦牧嚇了一跳,連忙從牛背上跳下來,只見那頭母牛眼中含淚,口吐人言,向他道:“秦牧,你吃我奶長大,我算是你半個娘,你要救我!”

    秦牧眨眨眼睛,試探道:“我如何救你?”

    那母牛道:“你腰間有鐮刀,將我的皮扒下來,便可以救我脫困。”

    秦牧遲疑,母牛道:“你忘記哺育之恩了嗎?”

    秦牧舉起鐮刀,小心翼翼割破牛皮,說來也怪牛皮被剝開,竟然沒有一絲血流出,而且牛皮里面竟然是空的,沒有血肉和骨架。

    牛皮剝到一半時,從里面滾出一個二三十歲的婦人,兩條腿依舊包裹在牛腿中,皮肉與牛皮相連,不過上肢已經從牛皮中脫開。

    那女子披頭散發,一把搶過已經嚇呆了的秦牧手中的鐮刀,兩三下切開腿腳上的牛皮,看向秦牧,惡向膽邊生,鐮刀架在秦牧脖子上,冷笑道:“小惡人,因為你我才被變成一頭牛,十一年來我只能吃草,還要喂你奶喝!可憐,我變成牛之前剛剛生了孩子,便被那妖婦暗算,將我變成一頭牛給你喂奶!今日終于脫困,先殺了你再來血洗這村里的惡人!”

    秦牧腦中轟然,不知道這個從牛皮里鉆出來的女子在說些什么。

    那女子正要一刀砍死他,突然后心一涼,低頭看去,一口刀從她胸前穿出。

    “牧兒,你藥師爺爺讓你回去吃藥了。”女子尸體倒下,身后站著的是村里的瘸子爺爺,慈眉善目,一臉憨厚,手里拎著一口血淋漓的刀,向秦牧笑道。

    “瘸子爺爺……”秦牧身軀發軟,看了看地上的那張牛皮和女子尸體,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回去,回去。”瘸子拍了拍他的肩頭,呵呵笑道。

    秦牧一腳高一腳低往村里走,回頭看去,卻見瘸子將那女子的尸體丟進江里。

    這一幕給他的沖擊實在太大,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時回到村子里。

    “秦牧!死小子,怎么告訴你的?天黑別出門!”

    夜幕降臨,殘老村四角的石像又自動亮了起來,司婆婆喚住正打算溜出村子去江邊查看牛皮的秦牧,將他拖了回來。

    “婆婆,為什么天黑不能出門?”秦牧抬頭問道。

    “天黑的時候,會有一些可怕的東西在黑暗中活動,出去就是死。”

    司婆婆鄭重道:“村里的石像會保護我們,黑暗里的東西不敢進入村子。”

    “其他村子也有這樣的石像嗎?”秦牧好奇道。

    司婆婆點頭,面色卻有些憂慮,不住的看向村外,低聲道:“瘸子應該回來了……真不應該讓瘸子出去的,這家伙只有一條腿……”

    “婆婆,今天出怪事了……”

    秦牧遲疑一下,將牛肚子里鉆出個女人的事情說了一遍,司婆婆漫不經心道:“你是說那個女人?瘸子跟我說過了,他處理得很好。早在你四歲斷奶的時候我就說過將牛賣了,只是你舍不得,所以才讓你喂著。你看,現在出事了吧?我就說吃奶吃到四歲,會對奶牛有感情。”

    秦牧紅了臉,四歲斷奶的確有些太長了,不過好像關鍵不是在四歲斷奶吧?

    “婆婆,那個女人被瘸爺爺殺了……”

    “殺得好。”

    司婆婆笑道:“那是便宜了她。十一年前她就應該死了,如果不是要奶你,她能活到現在?”

    秦牧不明所以。

    司婆婆瞥他一眼,道:“這女子是距離這兒千里外的鑲龍城城主夫人,鑲龍城主好色,而她善妒,鑲龍城主喜歡在外面沾花惹草,強掠良家女子。而鑲龍城主每壞了一個女子的清白,這位城主夫人便會派人將那女子活活打死。我潛入鑲龍城,原本打算殺她,見到她剛剛生了一個孩子,孩子才三個月,又想到你還沒有奶喝,而她有奶,于是將她變成一頭奶牛回來奶你。只是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掙脫了封印,能夠開口說話,差點就害了你。”

    秦牧瞠目結舌,失聲道:“婆婆,人怎么能變成牛?”

    司婆婆嘿嘿一笑,露出半嘴零落牙齒:“你想學?我教你……瘸子回來了!”

    秦牧看去,只見瘸子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抓著背上的獵物,正一瘸一拐的走來。黑暗如同潮水飛快的向村子涌來,司婆婆急忙叫道:“死瘸子,快點,快點!”

    “急什么?”

    瘸子還是不緊不慢的往村子走,在他走入村子的一剎那,濃烈的黑暗正好將村子淹沒。他背上的獵物是一頭斑斕猛虎,還沒有死,尾巴被黑暗掃中,突然猛虎發出一聲哀吼,秦牧連忙看去,只見猛虎的尾巴竟然只剩下了一節節骨頭,尾巴上的皮毛和血肉全都不見了,好像是被什么東西啃掉的一般。

    他好奇的看了看村外的黑暗,那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黑暗里到底有什么?”他心中納悶。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2/3645.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