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七章 追查蹤跡(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于誠趕緊把昨天晚上負責監視的兩個隊員喊了過來,很快確定下來,這處涼亭就是昨天晚上他們選擇的監視點。

    這兩名隊員就是在這個涼亭里,用望遠鏡監視華清賓館二零二房間的動靜。

    于誠的臉色難看極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問題竟然出在這里,自己手下選擇的監視點,就在兇手的眼皮子底下。

    不到三十米的距離,從這個窗口可以毫不費力地觀察到涼亭里的動靜,監視隊員的一舉一動都在兇手的視線里。

    想想也是,兇手和監視隊員都在選擇了最適合監視華清賓館二零二房間的位置,這處地點的距離和角度都是最好的,結果殊途同歸,不巧的是,隊員們的監視動作,都被兇手看到了。

    現在可以知道為什么兇手會毫不猶豫地清除掉顧正青了,顯然是于誠的監視行動漏了風,樊白露知道顧正青已經暴露,又怕顧正青最后說出樊白露就是上線的秘密,畢竟樊白露曾經在顧家住了兩個月,很多人是知道樊白露的容貌的,借著這條線,中國情報部門是很容易找到她的,所以她干脆化裝潛入華清賓館,滅了顧正青的口,掐斷了顧正青和她之間的聯系。

    寧志恒也是搖頭,自己的運氣真是太差,對手的運氣太好,而且這個對手真是不簡單,雖然是個女子,卻做事果決,一有情況就及其采取主動出擊的方式解決了問題,毫不拖泥帶水。

    于誠面帶愧色的看著寧志恒,低聲說道:“都是卑職布置不力…”

    “好了,不用向我檢討,我說過了,等案子結束,視情況而定。”寧志恒打斷了他的話,接著吩咐道,“人既然已經跑了,就不用再掩飾了,去把附近的鄰居和住戶都調查一遍,看一看,有沒有人對這位章小姐了解的更多,問仔細一些,也許會有發現。”

    “是,我馬上仔細調查!”于誠趕緊領命,轉身快步離去。

    軍統特工們分頭行動,開始逐家逐戶的調查問詢,兩個小時之后,于誠將詢問到的一些情況簡單地匯總了一下,向寧志恒進行匯報。

    “處座,我把附近的住戶都詢問了一遍,他們對這位章小姐了解的也不多,基本不相往來,我們找到了房東,才知道她的全名叫章芳雯,當然這也只是她的一個化名,也沒有人知道她的職業,只是知道她的經濟條件不錯……“”

    于誠林林總總的說了一大堆,可幾乎沒有什么具體的情況,更多的是周圍鄰居對這位美貌女子的一些好奇和猜測。

    看得出來,章芳雯對周圍的鄰居也刻意的疏遠,防止別人對她了解的太多。

    寧志恒聽了半天,也不得要領,想了想問道:“這些鄰居里面有沒有對章芳雯比較留心的人,提供情況比一般人多一些的?”

    于誠回答道:“有的,這些情況大多數是鄰居的幾位婦人提供的,她們這些人的丈夫在外面做事,她們沒有事情做,就留在家里,平時打個麻將閑聊天,家長里短的,知道的,說的要比一般人都詳細一些。”

    “把她們都叫過來,我當面問一問!”

    于誠點頭領命而去,很快就帶著幾個三四十歲的婦女回來,寧志恒上下打量了一遍,這幾個婦女身上穿的服裝衣料都屬于中上檔次,容貌和氣質也都比普通的家庭婦女好上一些,顯然沒有逃到重慶之前,家庭環境都很不錯,而且現在的生活也比一般的家庭好一些,要不然也不會一天閑的無聊,打麻將說閑話,對旁人品頭論足。

    寧志恒的目光冰冷,氣勢迫人,再加上身邊這些兇神惡煞的軍統特工們,讓這幾個婦女都是戰戰兢兢不敢多言。

    寧志恒開口問道:“對于你們的鄰居章小姐,你們都提供了不少情況,我現在想再具體的了解一下,你們今天見到過章小姐出門嗎?什么時候出的門?”

    聽到寧志恒的問話,幾個婦人都是搖了搖頭,不敢多說。

    寧志恒冷聲說道:“我強調一點,如果對我的問話刻意的隱瞞,最后只能把你們帶回去問話了。”

    說到這里,他的目光越發的狠厲:“進了軍統局,可就不好出來了。”

    寧志恒的威脅把這幾個婦人嚇得哆嗦,一個膽子大些的婦人趕緊說道:“別人我不知道,反正今天我沒有看到她出門,我還以為她一直在家呢!”

    其他婦人也忙不迭地點頭,紛紛回答,都說今天沒有看見這位章小姐出門。

    寧志恒對此也有猜測,看屋子里被收拾的干凈,估計章芳雯昨天動手之前,就已經決定不回來,昨天晚上就撤離了,所以今天周圍的鄰居都沒有見過她。

    他接著問道:“你們知不知道平時有沒有人找過她,她和什么人接觸過,她出入的規矩,比如每天一般幾點出門,幾點回來,出入有沒有人陪同,有沒有人接送,總之越詳細越好。”

    另一個年級較大的婦女小心地說道:“我們平時也不和章小姐接觸,她這個人仗著年輕貌美,傲氣的很,也不和我們這些人來往,她從來都是一個人,也沒有外人找過她,而且她肯定是有事情做的,平時每天都是九點左右出了門,中午有時候回來,有時候不回來,但是晚上都會回來,平時都是旗袍和套裝打扮,都是好料子好衣裳,從來沒有見她帶外人回家,出入都是一個人。”

    寧志恒點了點頭接著問道:“你們在其他場合見過她嗎?”

    另一位婦女開口說道:“我們這些人都是舉家逃到重慶來的,先生在外面做事養家,我們在家里帶孩子料理家務,從來不去別的地方,最多是去壩下的街上走一走,去不了什么地方,哪里見過別的場合。”

    顯然這些婦人的活動范圍也就局限在附近,寧志恒知道這是問錯了人,他接著問道:“這位章小姐出入是坐什么交通工具?是轎車嗎?有沒有人接送?”

    一位婦女答道:“是黃包車,她出入都是黃包車,一般就在下面的路口等她,我們去買菜逛街的時候,經常看到有一輛黃包車總是在下面等她。”

    寧志恒心頭一動,趕緊追問道:“在下面的路口專門有黃包車等她?”

    “是的啊!重慶城里的地勢怪得很,有時候我都搞不清楚這里是城里還是鄉下,我們這里是塊高地,要想到下面的街上逛街,一路都是石梯,黃包車上不來,她每次都是走到下面的路口,再坐黃包車離開,我們也是一樣。”

    “是啊,要不是現在到處都是人,重慶的房子不好租,我是說什么也不愿意住在這里的…”

    這幾位婦女漸漸的膽子也大了,開始七嘴八舌的敘說起來。

    寧志恒趕緊揮手制止了她們,再次再次問道:“你們剛才說,總是有一輛黃包車在下面等著她,對嗎?”

    一個婦人說道:“對啊!每次都是那個黃包車夫,有一次我想坐一段,他就是不肯,說是給主家包了車,怕耽誤了主家的事情,那個車夫呆頭呆腦的,有外快都不知道掙!”

    寧志恒馬上想了起來,自己剛才從路口走上來的時候,路口是有黃包車夫停留,等候生意上門,他趕緊轉頭對于誠命令道:“去路口看一看,把所有等候的黃包車夫都抓起來,看看有沒有這個人?”

    于誠馬上快步跑了出去,帶著人就趕向下面的路口,不多時,于誠就押著兩個黃包車夫回來,對寧志恒匯報道:“就是這兩個,正在路口等生意。”

    寧志恒轉頭問這幾個婦人,結果這幾個婦人也都是搖頭否認,表示這兩個車夫都不是章芳芳包車的那位車夫。

    現在看來,那個黃包車夫很有可能有問題,既然是章芳雯包的車,那今天章芳雯沒有出門,他就應該在路口等待主家,可是今天章芳雯突然離開,這個黃包車夫也不見了,這絕不是巧合。

    再說就算這個黃包車夫和章芳雯不是同伙,找到這個黃包車夫,也可以查明章芳雯平時的行蹤,她在哪里工作,平時接觸什么人,這些資料對于找到章芳雯很有價值。

    寧志恒揮手打發了那幾位婦人離開,這才轉頭又看向這兩位黃包車夫,這兩個人都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都是黝黑的臉龐,年紀不算大,卻是滿臉的皺紋,身形算不上魁梧,但裸露的手臂和小腿處的肌肉都結實有力,腳底都是一雙草鞋。

    兩個黃包車夫也是一臉緊張的看著寧志恒,不知道為什么會被帶到這里來。

    寧志恒微微一笑,和藹的說道:“你們平時都在這個路口等生意嗎?”

    一個黃包車夫回答道:“也不一定,但基本上都是在這一帶拉活。”

    寧志恒知道,一般黃包車夫們都是有自己的活動范圍,他們私下里也拉幫結派,占據自己的地盤,外人是不能隨便在別人的活動范圍里拉活的。

    當初在南京城,劉永的車行就是憑借著劉大同的勢力占據了很多地盤,不是他車行的黃包車夫,是不能在當地拉人拉貨的,重慶也應該是這樣。

    這兩個黃包車夫應該就是經常在這一帶附近拉活,那么專門給章芳雯拉車的黃包車夫,也應該是這個情況,否則他不可能在這個路口長期逗留,不然早就引發沖突了。

    寧志恒轉頭向于誠吩咐道:“照片。”

    于誠趕緊遞過來一張樊白露或者說是章芳雯畫像的照片,寧志恒拿在手里,舉在這兩個黃包車夫的面前,問道:“認識這個女人嗎?”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576.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