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中國黑室(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泄密案剛剛結案,于誠就上門匯報,看來谷正奇對空襲案催促的很急。

    “請于科長進來!”

    很快于誠帶著一路笑聲,快步進入辦公室。

    “處座,這一次卑職有幸再向您學習,可真是高興地不知怎么才好,接到命令就趕緊向您報到來了!”

    于誠向來處事圓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更何況是對寧志恒這個狠角色,情報處里和寧志恒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他了,對寧志恒他是從心底里服氣的。

    寧志恒也起身來到于誠的身邊,笑著說道:“老于,我不是你的主官,用不著太客氣,還是叫我志恒吧!”

    寧志恒雖然職位高于于誠,但兩個人沒有隸屬關系,于誠是用不著尊稱處座的,可是于誠老于世故,如何敢稱呼志恒二字,趕緊擺手說道:“處座,小處不可隨意,您可不要嚇我!”

    說完臉上露出夸張的表情,寧志恒也只是客氣一下,他當初對于誠可是沒少敲打,幾次給他下馬威,現在看來效果真是不錯。

    “哈哈,那就隨你吧!來,我們坐下談。”

    寧志恒將于誠讓在一旁坐了下來,直截了當的說道:“我聽說空襲案一開始就是由你負責的,怎么樣,折騰了這么長時間,有沒有找到可疑的目標。”

    一提到空襲案,于誠將手中厚厚的卷宗放在桌案上,臉色一下子變得沮喪起來,苦笑著說道:“根本就是毫無進展,處座,我來向您介紹一下具體的情況。”

    之后,于誠將一個月前發生的空襲案具體情況仔細敘述了一遍,然后接著說道:“當時我們根據現場的情況,判斷這是日本人有目的的襲殺,日本人查明易東有幽閉恐懼癥,甚至還有可能知道目前他剛剛接受了破譯日本軍事密碼的新任務,所以才迫不及待對易東下手。”

    寧志恒聽完于誠的敘述經過,想了想說道:“你們分析的很對,日本人之所以采用空襲這種方法殺害易東,就是想讓我們以為這只是個意外,以掩蓋我們內部有內奸的事實,為這個內奸打掩護。”

    于誠趕緊點頭說道:“正是這個道理,不過欲蓋彌彰,所以局座命令我們進行內部排查,可是目標一直無法確定下來,知道易東有幽閉恐懼癥的人并不少,因為每一次日本人空襲的時候,大家都躲進附近的防空洞里,只有易東不在,難免會相互打聽,所以他的同事和鄰居都有可能知道這件事,范圍不好確定。

    可是知道易東接手破譯日本軍事密碼的事情,就只有他們破譯小組的核心成員才知道,破譯小組平時的工作很特殊,也很隱秘,平時也不和其他的部門打交道,而且對于密碼破譯的工作內容,我們都是強調過保密條例的,絕不能向外界透漏,應該沒有情報外泄的可能,所以我們把目標集中在了破譯小組這十八名成員當中。”

    “一共十八名成員?”

    “對,加上易東有十九名,破譯室工作人員一共一百零三人,但大多都是輔助服務人員,比如清潔警衛之類,但核心小成員只有十九人,都是全國最好的破譯專家和數學家,這些人是重點懷疑目標。

    局座命令不能打草驚蛇,要讓日本人和內奸以為,我們真的相信易東的死是意外,同時我們也確實不能對這些專家刑訊,這都是金疙瘩銀寶貝,真把人傷了,這密碼工作全是靠腦子,以后出工不出力,活就沒法干了。所以一直在調查他們身邊的情況,可是調查的東西一大堆,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不就等著處座您來接手了。”

    寧志恒打開卷宗,里面厚厚的一摞子調查報告,忍不住輕嘆一聲,今天晚上可是要熬個通宵了。

    “老于,你看,我現在還在處理泄密案首尾,你帶來的這些資料,我也要過一遍,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出什么線索來,這樣,你先回去,我先熟悉一下情況,明天我給你打電話,我們一起去破譯室看一看,再走訪一下易東的家人。”

    于誠也看見寧志恒辦公桌上一堆的文件,趕緊點頭答應,站起身來告辭離去。

    寧志恒送走了于誠,回頭看了看滿屋子的文件和材料,不由得長吁了一口氣,開始著手處理公務。

    當天晚上寧志恒連家都沒有回,翻看資料到深夜,直接就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對付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后簡單梳洗了一下,就給于誠打過電話去,然后離開二處,向總部趕了過去。

    在總部機關門口,于誠早就等在那里,看到寧志恒到來,趕緊迎了上來。

    “處座,破譯室的位置還要走一段距離,我給您帶路。”

    于誠上了寧志恒的車,車輛很快向東行駛了一段距離,停在一處大院門口,這才下了車。

    于誠指著大門說道:“這里就是破譯室,特意和總部其他部門分離開來,就是怕引人注意,管理的也很嚴格,戒備森嚴,這里所有的工作人員不能帶出一片紙張,否則軍法從事。”

    寧志恒看了看大門,光禿禿的一個字也沒有。

    于誠笑道:“破譯室這個部門不敢掛牌子,聽說美國就有一個破譯部門叫‘黑室’,所以大家也把這里叫‘黑室’,總之保密等級是最高的。”

    說到這里,他又嘆了口氣:“誰知道還是出了內鬼!”

    寧志恒叫自己的警衛都留在門口,自己和于誠兩個人進入大門,門口有一隊警衛把守,值班軍官早就接到了通知,檢查過兩個人的證件后,這才放行。

    寧志恒進入大院后,四下打量了一遍,這里和普通的大戶宅院沒有什么區別,估計原本就是占用了大戶人家的住所,只是里面的氣氛很壓抑和安靜,走廊和院子里也有警衛人員,偶爾有人走過,也是腳步匆匆,見了寧志恒二人也不做理會。

    于誠顯然習以為常,他帶著寧志恒進入了內院,指著幾處房間說道:“這幾個房間就破譯小組的工作室,無線電接受室,監聽室,檔案室等等,里面的人正在工作,現在我們進不去。”

    寧志恒皺著眉說道:“不是說現在的破譯工作毫無進展嗎?那他們還在干什么?”

    于誠搖了搖頭,肩膀一聳說道:“鬼才知道,這些人都傲氣的很,稍微問他們一點知識,就不耐煩,也從不解釋,我還得陪著笑臉。”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快步迎了過來,離著幾步遠就伸出了雙手,笑著說道:“寧處長,我聽到是您來視察,就馬上趕了過來,真是怠慢了!”

    寧志恒笑著伸出手與之相握,笑著說道:“老卞,寧某不請自來,要打擾一番了!”

    來人正是寧志恒的熟人,電訊處中校科長卞德壽,幾年前在南京時期就是少校組長,和寧志恒接觸過幾次,并曾經協助他破獲了旗袍案和電波案,兩個人也算是故交。

    寧志恒昨天晚上查閱資料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卞德壽目前正擔任破譯室的主任,他不懂破譯密碼,只負責配合破譯室這些專家的工作,類似于大管家之類的職務。

    卞德壽對寧志恒這個軍統高層自然是不敢有半點怠慢,他看了看一旁的于誠,就知道兩個人是為何而來的,趕緊笑著說道:“寧處長,有什么事情您就吩咐,我一定配合!”

    寧志恒指了指工作室,開口說道:“我能進去看一看嗎?”

    卞德壽趕緊點頭說道:“沒有問題,我馬上安排。”

    一旁的于誠眼睛翻了翻,沒好氣的說道:“老卞,我都來了這么多次了,想進去看一眼,你就拉長個臉說不行,怎么這一次這么痛快?”

    可卞德壽根本不做回答,裝作沒有聽見,轉身去安排事宜,很快走了回來,請寧志恒過去,于誠也趕緊跟上。

    卞德壽看了看于誠,嘴巴張了張,最后什么都沒說,于誠也假裝什么都沒看見,跟在寧志恒身后走進了工作室。

    這幾處的工作間都是相互連通的,里面的空間極大,第一個打工作間擺放的都是大型的無線電接收設備,有八名報務員帶著耳機在仔細的接收并記錄各種電波信號,滴滴之聲不絕于耳。

    第二處房間有一個長長的方桌,桌子上擺放著各種數據材料,有八九個電訊專家正在低頭計算著,沒有人抬頭看他們三個人。

    寧志恒上前看了一眼桌案上的材料,一個專家馬上伸手把材料擋住,并收攏了起來,用審視的眼光看著寧志恒,好像看著一個小偷,要不是寧志恒旁站著卞德壽,估計就要喊警衛了。

    寧志恒無奈,只好轉身看向一旁另一個三十左右的男子,這名男子正在將一組數碼填寫進一個表格里,抬頭看了看寧志恒,微微一笑,露出友好的表情。

    寧志恒也趕緊微笑相對,伸手示意,從桌案上取過一張電文,都是普通的阿拉伯數字排列,寧志恒只是有些好奇,但他對密碼破譯也是一竅不通,翻看了兩眼就隨手放下了。

    轉身又看向其他專家,心里默默地把他們和自己查閱材料里的人一一對應,這才進入第三個房間,這里面都是辦公桌,看來辦公場所比較緊張,每個人只有一張辦公桌,大家都是共用一處房間,這個屋子里也有幾位專家在計算數據,不時有報務員把一份新的電文遞交過來。

    整個破譯室的工作狀態非常的安靜,沒有人多說一句話,相互之間也沒有什么交流,大家都在靜靜地忙碌著。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565.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