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章 事出意外(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對宋安嫻的抓捕非常順利,這對于行動二處的特工們來說,根本毫無難度,他們翻墻而入,然后破門強襲,手無縛雞之力的宋安嫻毫無防備,就被控制住了。

    行動隊員將試圖掙扎的宋安嫻反手銬住,堵住嘴巴,帶出門外,一把推入轎車。

    邵文光轉身對洪立吩咐道:“我先帶人回去復命,你留下來,立刻搜查這處住所,看一看有沒有可疑的物品,然后查封!”

    “是!”洪立點頭答應!

    邵文光鉆進轎車里,關上車門,車輛飛快離去。

    他們并沒有注意到,就在押送宋安嫻上車的同時,不遠處,一個挎著籃子的中年女子正躲在樹后,嚇得手捂著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響,眼睜睜地看著離去的車輛,隨即反應過來,轉身就跑。

    邵文光很快把宋安嫻帶回二處,直接進入審訊室,這個時候寧志恒剛剛結束了一場刑訊。

    “處座,宋安嫻已經抓回來了,您看…”

    寧志恒點了點頭,將手中的審訊記錄放在一旁,開口說道:“帶進來吧,正好也讓這位夏夫人見識一下,也許能省一番手腳!”

    驚魂未定的宋安嫻被推進審訊室內,她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里,緊張地四下張望,只見這處房間里空間很大,房頂比普通的房屋要高一半,墻壁上掛著各種刑具,整個房間完全封閉,連一扇窗戶都沒有,只有一盞白熾燈吊在空中,昏暗晦澀讓人感到陰森森的可怕,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宋安嫻乍一聞這味道,險些吐了出來。

    房屋的中間立著一個粗大的木樁,木樁上正捆綁著一個血肉模糊的身體,旁邊有兩個彪形大漢將一盆冷水澆在這具身體上,地面上濕漉漉的到處是血水,整個房間的氣氛陰暗凄慘,宛如一座人間地獄。

    宋安嫻這個時候早就嚇得六神無主,腿都軟了,她自小家境優越,一輩子也沒有接觸過這樣的事情。

    這個時候,一個穿著軍靴的大漢走了過來,軍靴將腳下的血水踩的啪啪直響,他將宋安嫻嘴里的布團取了出來,然后把她推到一張審訊桌前,按在一張椅子上。

    抬眼看去,在審訊桌后面,坐著一個身穿中山裝的青年男子,正將一支鋼筆磕在桌子上,輕輕的倒來倒去,冷厲的目光看著宋安嫻,好像能將一下子將她整個人看透一般!

    半晌之后,這位青年才開口問道:“夏夫人,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吧?”

    宋安嫻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強自鎮定地開口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抓我?”

    “夏夫人,明人就不說暗話了,這里是軍統局行動二處,鄙人是二處處長寧志恒,哦,順便說一句,你的丈夫夏參謀也在這里,現在你該明白我為什么請你來這里了吧?”

    宋安嫻一聽,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的丈夫夏斌被懷疑是日本間諜,被卷進了一場大案里,已經被抓進軍統局一個多月了,她甚至都不能探視,至今生死不知,沒有想到,這些特務們竟然連自己也抓了進來。

    “我不明白你們想要做什么?你們冤枉我丈夫還不夠,還要抓我,真是太放肆了!”

    宋安嫻的話讓寧志恒眉頭一皺,心中不禁冷笑,進了這個審訊室里,還敢有這個膽量和他說話,這個宋安嫻也算是有膽子的了。

    他也懶得再跟她多費口舌,直接開口問道:“夏夫人,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們開門見山,我只問你一件事情,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我馬上就放你走。”

    宋安嫻只是倔強地看著寧志恒沒有說話。

    寧志恒接著問道:“你認識紀永巖這個人嗎?”

    宋安嫻一聽“紀永巖”這個名字,不禁一愣,她的目光明顯感到錯愕,顯然她沒有接受過這方面的訓練,下意識的動作就讓寧志恒一下子就看了出來,宋安嫻一定知道這個名字。

    “我不知道這個人!”

    宋安嫻的回答不出寧志恒所料,果然還是要用些手段的。

    寧志恒冷冷地一笑,將手中的鋼筆扔在桌子上,不疾不徐的說道:“看來我們軍統局的名頭不好使啊!夏夫人,我勸你還是說實話,你看…”

    說到這里,寧志恒用手指了指宋安嫻的身后,宋安嫻回頭看去,一個大漢將那個捆綁在木樁上的人犯頭發抓住,一抬手將人犯的面孔露了出來。

    這是一個容貌憔悴的女子,滿臉都是傷痕,嘴角還滴淌著鮮血,渾身血肉模糊,凄慘的模樣嚇得宋安嫻的心一抖嗦。

    “這個女人叫程六姑,就住在你家附近,我想你也許還認識,她在我們追查日本間諜之時,不僅刻意隱瞞他的行蹤,為他提供藏身之所,最后還為日本人通風報信,我當初也勸告過她,對我的話要老老實實回答,否則后果她承擔不起,可惜啊!她置若罔聞,在給日本人傳遞消息的時候,被我們當場抓獲,你看,這就是下場,也怨不得我!夏夫人,夏夫人…”

    早就被這一幕嚇得膽戰心驚的宋安嫻,被寧志恒聲音喚過神來,這才轉頭小心地看著寧志恒。

    “夏夫人,不要心存僥幸了,沒有人可以熬的過這一關,相信我,不用半個小時你就會比她還慘,人也就廢了!你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寧志恒的話還沒有說完,宋安嫻就已經被嚇壞了,她身子前沖,扶住審訊桌的桌沿,對著寧志恒哆哆嗦嗦的說道:“你不能這樣對我,我父親是宋元奎…”

    寧志恒冷笑一聲…

    “我大伯是宋宿元!”

    寧志恒的笑容頓時凝固…

    他突然反應過來,轉頭以詢問的目光看向一旁站立的邵文光,邵文光被寧志恒看的莫名其妙,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寧志恒又轉回頭,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和聲問道:“請問是夏夫人的大伯…?”

    “宋宿元!我大伯是軍事委員會軍令部副部長宋宿元將軍!”宋安嫻急聲解釋道,她也是神情緊張地看著寧志恒。

    么的,果然是這樣!

    寧志恒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所有事情,之前他選擇三個懷疑目標,其中以夏斌的嫌疑是最小的,原因就是其他兩個人之前就是軍事委員會的作戰參謀,而夏斌只是一個作戰部隊的少校營長,就當時而言,他是沒有什么情報價值的,按理說日本人是不會選擇他作為培養目標。

    在寧志恒最后確定夏斌為內奸的時候,還為這個情況有些不解,現在看來事情很清楚了,因為夏斌的妻子竟然是軍方大佬宋宿元的侄女,憑借這層關系,夏斌在軍中的發展必然一帆風順,成長起來是早晚的事情,對日本人來說,夏斌才是最有發展潛力的情報員。

    案情是聯系上了,可是寧志恒卻也審訊不下去了,宋宿元是軍中宿老,早期的同盟會會員,也是委座的親信之一,他的侄女被自己抓了起來,這個事情可就難辦了!

    審訊拷打是不可能了,寧志恒還沒有狂妄自大到誰都敢懟的地步,真要是下了狠手,就等于是和宋宿元撕破了臉,以后絕對是后患無窮。

    可是放了她也不可能,宋安嫻的身份不能確定,她是接觸紀永巖的關鍵人物,也是泄密案的重要嫌疑犯,寧志恒還需要她的口供指認紀永巖和夏斌的關系。

    這下子可是進退維谷,讓寧志恒頗為為難,他惱火的看向邵文光,這個時候邵文光終于反應過來了,自己對宋安嫻的調查報告里,竟然沒有她的大伯宋宿元的資料。

    他嚇得不敢迎對處長的目光,此時心中懊悔不已,自己處處小心,還是在細節上出了紕漏,這一下子就踢到鐵板上了,搞的處座騎虎難下,處境很是尷尬。

    寧志恒想了想,最后開口說道:“夏夫人,我看這件事情有些誤會,這樣吧,我先安排你休息一下,之后的事情我們再商量,不過,你還是要考慮一下我剛才的問題,說句不客氣的話,這個事情你說不清楚,就算是宋將軍出面,你也不可能離開這里,你還是要好好想一想!”

    此話一出,宋安嫻不由得身子一軟,坐回到椅子上,心中不禁慶幸不已,總算是對面之人顧忌自己的大伯,沒有對自己下毒手,不然,她是絕不可能熬過這一關的。

    寧志恒轉頭對邵文光吩咐道:“去安排一間干凈的客房,調派兩名女軍官配同夏夫人,除了不能擅自外出,要招待好夏夫人的生活,明白了嗎!”

    “是,我馬上去辦!”邵文光趕緊點頭領命。

    看著邵文光將宋安嫻領了出去,寧志恒無奈地揉了揉額頭,清剿工作開局不順,接手的第一個案子就搞的這么麻煩,明明所有的嫌疑人都被自己抓了起來,可是夏斌夫婦的身份特殊,自己投鼠忌器不能動手,無法取得口供,吉田隆佑又是出乎意外的死硬,遠不像之前抓捕的日本間諜那么好對付,這讓寧志恒有些惱火不已。

    他手扶著桌案,氣急敗壞地命令道:“把紀永巖帶上來,接著審,我就不信撬不開他的口!”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559.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