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七百三十七章 順水推舟(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說起來這位老者寧志恒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當初,寧志恒剛剛加入軍事情報調查處時,接觸的第一件關于紅黨地下黨組織的案件,目標人物就是眼前這位老者。

    當時上一任影子路明被紅黨的叛徒張培出賣,最后犧牲在寧志恒的面前,對此,寧志恒下令追查叛徒張培的行蹤,最后終于在黨務調查處的一處安全屋里找到張培。

    寧志恒親自出手擊殺了張培,并從他那里找到了一份極為機密的調查資料,這份調查資料的目標人物,就是已經暴露的南京地下黨的市委常委,負責藥品情報線的常委,中康中藥店的老板吳泉江。

    當時黨務調查處對吳泉江的調查非常的徹底,里面有吳泉江的多張照片,還有他的商業往來,個人喜好和習慣等等。

    所以寧志恒是對吳泉江的容貌是有印象的,之后他還親自出手,從黨務調查處的特工們手中救出了吳泉江,只是當時情況危急,匆匆見了一面就分開了。

    今天見到的吳泉江比之以前消瘦了不少,人也顯得老了許多,不過寧志恒的記憶力驚人,對人的臉部特征,識別得極為精到,在仔細觀察多時的時候,最后終于確定下來了,這個老者就是失蹤多時的吳泉江。

    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在武漢見到了此人,吳泉江其人,是老資格的地下黨員,紅黨地下黨組織的高層。

    這樣的人物,寧志恒當然不會天真的認為,他真是來倒賣古董文物的,而且他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把這尊白玉觀音賣給自己,他蹲在路邊一直守候著自己,等待著自己出現,甚至并不掩飾自己的意圖,這又是為什么呢?

    是靠近自己意圖行刺?當然是不可能,自己的身邊保鏢護衛眾多,敢向他行刺,行刺者絕對是有來無回,吳泉江的地位重要,地下黨不會讓他來執行這樣危險的任務,況且他根本不具備這樣的行動能力。

    寧志恒靜靜地看著吳泉江,揮手示意其他人都退出涼亭,只留下山田信睿和木村真輝站在自己的身后,然后開口問道:“老先生,不知道你打算多少價格出手此物呢?”

    吳泉江狀似小心地看了看寧志恒,又看了看其他兩人,欲言又止,寧志恒啞然一笑,直接問道:“老先生,還請直言!”

    聽到寧志恒的話,吳泉江終于下定決心,輕聲吐出一句話:“先生,這尊白玉觀音我不賣,我想直接送給您!”

    此言一出,不由得讓大家都是一愣,好在寧志恒心中有所準備,他微微一笑,手掌放在石桌上輕輕的拍兩下,開口問道:“老先生,你果然不是賣古董的,所謂禮下于人,必有所求,你是別有所求啊!只是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是不是太冒失了?”

    吳泉江趕緊起身,向寧志恒解釋道:“我不知道您的身份,但是我知道這位山田先生的身份,我知道您一定不是普通人,我今天是特地來為您送上這尊白玉觀音的。”

    吳泉江的話中之意很清楚,他也說得非常坦白,自己的確是有備而來,不過他這樣說,反而讓大家放下心來,一旁的山田信睿眼睛冷冷地盯著吳泉江,也是想要看一看,這個人送白玉觀音,到底有什么目的?

    寧志恒單手一伸,示意說道:“看得出來,你的確是用心了,請具體說一說,只要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我們一切都可以談。”

    話語之間表現出來的自信讓吳泉江心中大喜,這個年輕人的態度表明他的地位足夠顯赫,今天的事情極有希望辦成。

    “老朽姓曾,有一位至交好友,名叫裴文睿,是楚文日報的主編,……”

    吳泉江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吳與裴文睿相交多年的至交,把裴文睿無端卷入這次宣傳抗日的事情一一和盤托出。

    “事情就是這樣,先生,我這位老朋友為人膽小怕事,謹小慎微,他怎么敢做這么膽大妄為的事情,這中間一定有什么誤會,再說他也不是這家報館的老板,很多事情他也做不了主,那位麻局長和報館老板之間也頗有嫌隙,其中只怕有不少隱情。

    我聽說就為這個事情,皇軍還要處死他,無奈之下,這才取出我的傳家之寶,獻給先生,只求您給他留一條活命,放他出來。”

    聽完吳泉江的這一番介紹,寧志恒終于搞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別人他不知道,但是這個報館主編裴文睿,一定是地下黨的成員,山田信睿要下令處死裴文睿及其他報館職員,吳泉江只好冒險用古董走自己的路子,試圖解救同志。

    想到這里,寧志恒當然會予以配合,自己不知道也就罷了,知道了,自然要伸手拉同志一把,有了這尊白玉觀音,也就有了很好的借口介入此事,相信誰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實意圖。

    寧志恒點了點頭,轉身看向山田信睿,開口問道:“山田君,你知道這件事情嗎?”

    山田信睿這時清楚了狀況,原來是那幾個被一起抓來的報館職員的家屬找上門來救人了,他們走麻耀武和自己的路子不通,于是便把目光轉到了藤原先生身上,不得不說,這些人還真是找對人了,用貴重的古玩文物當敲門磚,一下子就找到了藤原先生的弱點。

    他本來前兩天就準備公開處死這些中國人,到時候他親自主持執行,給那些中國市民一個警示,可是這幾天都陪伴著寧志恒的身邊,所以這件事情就耽誤下來了,現在卻冒出一個送白玉觀音的家屬。

    這時候山田信睿聽到寧志恒的詢問,他不敢隱瞞,只好點頭稱是,并開口解釋道:“我們特高課是負責管理民間輿論和宣傳的主要部門,所以這件事情是歸我負責,事情的情況也大致相同,楚文日報竟然刊登頭版篇幅的反日文章,影響甚壞,所以我打算將所有涉案人員全部處死,給那些中國人一個教訓。”

    寧志恒此時如何能讓他如愿,他看著山田信睿沉聲說道:“事情的誰是誰非,我也不想問,只是就目前來看,這些報館職員并不是主犯,曾老先生為救摯友,不惜拿出家傳寶物,這一份真誠為友的心意我很敬佩,我看就放他們一條生路,只誅首惡,余者網開一面,如何?”

    寧志恒干脆把除了柴國安的所有人就給放了,不然只放裴文睿一個人未免太招眼了,而且那些報館職員也是中國人,自己能救一個算一個。

    只是那個柴國安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如果所料不差,這么些天過去了,他的家產估計早就被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們啃食干凈,真要是把他放出來,自己一走,只怕他也是難逃一死。

    再說吳泉江的口中也很清楚的表達出來,此事是報館老板柴國安和和警察局長麻耀武之間的恩怨,和地下黨沒有關系,自己沒有必要冒險攬上身。

    山田信睿也是害怕寧志恒把柴國安都一起放出來,柴國安的家財都已經分食干凈,就是他的家人們也都被抓到城外的鐵礦山上當勞工了,可謂是覆水難收,這個時候把柴國安放出來,吞到肚子里的肉怎么吐出來?

    可是藤原先生的話,他又不敢違逆,好在現在聽到寧志恒的話,并沒有追究是非之意,也只是想把其他不相干的人放出來,頓時心神一松,趕忙點頭答應道:“一切聽從您的吩咐,只誅首惡,余者不問,我馬上下令放人。”

    說完,他揮手示意喊來一個日本特工,仔細叮囑了幾句,那名特工點頭轉身快步離去。

    然后山田信睿又轉頭向寧志恒稟告道:“先生,警察局馬上就會放人。”

    寧志恒點了點頭,轉頭看向吳泉江,笑著說道:“曾老先生,人我已經放了,那這尊白玉觀音我可就笑納了,你我也算是兩清了!”

    吳泉江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如此的順利,在之前的設想中,能夠把裴文睿一個人解救出來,就已經是萬幸了,可是站在這個年輕人輕飄飄的一句話,所有無辜的報館職員都得以逃出生天,撿回一條性命,這個結果是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

    他趕緊手中的檀木盒輕輕地放在桌案上,伸手向寧志恒示意,口中感激地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曾某多謝先生的厚意,我也代那些職員謝過先生,現在這尊白玉觀音就是您的了!”

    寧志恒聞言是哈哈一笑,他伸手接過檀木盒,打開之后,再次觀賞白玉觀音,目光毫不掩飾喜愛之色,顯然在這位權貴的心目中,那些報館職員的性命只怕連這尊白玉觀音的一個手指都不如。

    觀賞良久,他才輕輕地將白玉觀音放回檀木盒中收好,向吳泉江微微點頭示意,笑著說道:“曾老先生,今日一見,我甚感欣慰,以后山高水遠,來日方長了!”

    說完,頓首致意,在一行人簇擁下,快步離開了古玩市場。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516.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