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七百二十四章 塵埃落定(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寧志恒在法租界逗留了兩天,之后就匆忙趕回了市區,因為易華安傳回了重大的消息,土原敬二從華北回到了上海。

    土原敬二離開上海已經一個多月,現在終于回來了,他的到來,不知道會不會給目前上海的局勢增加變數,寧志恒還是要小心應對。

    因為北岡良子的事情,寧志恒摸不準土原敬二的真實態度,他知道,因為事出倉促,在清除北岡良子的行動中,留下的破綻不少,好在他清除了所有的活口,消除了隱患。

    不過以他的估計,土原敬二不應該為了北岡良子和自己翻臉,首先是沒有確實的證據,其次也不符合土原敬二現在的利益,像他這樣精明的特務頭子,應該知道如何取舍。

    土原敬二的官邸里,江口琉生正坐在土原敬二的下首座位,兩個人在低聲交談著。

    “這一次的華北之行,實在是進行不順利,也不知道吳培德從哪里得到的消息,我還沒有抵達華北,他就在家稱病不出,我幾次登門拜訪,不管如何威逼利誘,他都以重病纏身為由,拒絕了我的邀請,我原本打算再做一做工作,可是良子的死,讓我無心糾纏,最后只好下手清除了他,匆忙趕了回來。”

    原來土原敬二此次華北之行,完全沒有達到預期,吳培德在接到了軍統局的通報消息,馬上就裝病拖延,并嚴詞拒絕了土原敬二的邀請,誓死不當漢奸,絕不為日本人做事,多次努力勸說未果,最后土原敬二惱羞成怒,下黑手殺害了吳培德。

    江口琉生知道老師現在的處境不佳,華北的策反任務失敗,又加上北岡良子的死,讓老師有些一反常態,顯露出從未有過的疲憊和頹廢。

    他只好安慰道:“良子的去世,確實是我們誰都沒有想到,還請老師節哀。”

    土原敬二看著江口琉生問道:“我已經提審了矢部仁和,據他說,良子竟然藏匿了平山次郎,你知道這個情況嗎?”

    江口琉生點了點頭,便將土原敬二離開后的情況都一一作了匯報,尤其是北岡良子被殺的情況,他詳細敘說了現場勘查的情況。

    “老師,綜合我的現場勘察,還有這些天來的私下調查,我認為藤原會社的嫌隙最大,藤原智仁應該就是幕后黑手,他不知道從什么渠道,知道了良子藏匿了平山次郎,懷疑良子另有所圖,于是干脆派人將所有的人都清除掉,這個人手段狠辣,處事果決,難怪能有今天的局面。”

    土原敬二的目光中滿含悲意,他對北岡良子這個學生與其他人不同,師生的感情很深,沒有想到只是離開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再回來已經是物是人非,白發人送黑發人。

    他輕輕地揉了揉面頰,不由得長嘆了一聲,開口說道:“其實在我離開上海之前,確實安排良子對藤原智仁進行了一些調查,目的就是想進一步接觸他,爭取他的支持,以挽回不利的局面,可是我沒有想到,良子竟然藏匿了平山次郎,真是糊涂啊!她無非是想揪住藤原會社殺害駐軍軍官的把柄,作為籌碼,可是一個小小逃兵,又能掀起多大的風浪,哎!良子在政治上還是太稚嫩了,最后害人害已!”

    江口琉生一聽,頓時睜大了眼睛,原來北岡良子果然在私下調查藤原會社,那么自己的判斷就不會有錯,一定是藤原智仁殺了北岡良子。

    他趕緊勸說道:“老師,現在我們的處境堪憂,千萬不要再樹下強敵,藤原智仁目前還保持中立,他身后的勢力,身邊的團體都沒有參與這場爭斗,如果我們追查不放,那就是把他推向了影佐裕樹,再說我們也沒有確鑿的證據,一切都是猜測,完全是得不償失啊!”

    江口琉生到底要比北岡良子年長得多,看問題也精準。

    土原敬二苦笑一聲,站在他這個層面,要比江口琉生考慮的多,他當然不會因小失大,犯這樣低級的錯誤。

    他緩緩的說道:“你放心,我知道如何取舍,其實現在說這些也無意義,我在華北時,我就接到了本部的通知,大本營那里已經確認了這一次的失利,我們正式退出組建新政府的工作,這一次回到上海,就是和影佐裕樹交接工作,并把我們的人員帶回華北。”

    “已經確定了?”江口琉生驚訝地問道,盡管有心理準備,但是功敗垂成,還是令人惋惜。

    “其實在影佐裕樹接手我的工作時,我就知道很難再留在上海了,不然大本營不會這么安排的,良子也一定是想破釜沉舟,拼力一搏,迫使藤原智仁出面支持我,憑借著藤原家的影響,扭轉敗局,可是…”

    說到這里,他不由得再次長嘆一聲,“可惜了良子,她還這么年輕,是我不應該把她派到上海,不然不會走到這一步!”

    說完,兩個人都是良久無語。

    而與此同時,在幕蘭社院的居室里,寧志恒和影佐裕樹也是相對盤膝坐在茶塌之上,寧志恒親手為影佐裕樹布茶,兩個人簡單寒暄了幾句,就直接步入正題。

    影佐裕樹輕輕地抿了一口茶水,忍不住有些幸災樂禍說道:“藤原君,土原敬二已經于昨天下午回到了土原機關,這一次他的策反任務失敗了,吳培德稱病不起,一直就拒絕見客,多次給土原下不來臺,最后真的病死了,土原只能灰溜溜的回到了上海。”

    “吳培德死了?”寧志恒輕聲地問道。

    “估計是土原下的手,這個人翻臉無情,手段狠辣,當初那位東北王,也是不肯和他合作,最后不也是被他炸死在皇姑屯,藤原君,你還是要小心一二。”

    說到這里,影佐裕樹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寧志恒,發現他的臉色沒有半點變化,目光沉靜如水,不由得暗自點頭,這個年輕人有著與年齡很不相稱的沉穩。

    寧志恒一聽就知道,影佐裕樹從一開始就知道北岡良子是自己所殺,不過他還是以平山次郎殺人逃亡定下了結論,也算是賣了個人情給自己。

    寧志恒早就對此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他在下手清除北岡良子之時,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寧志恒微微一笑,不以為意地說道:“影佐將軍,你多慮了,土原將軍和我一直關系融洽,何來小心之說!”

    聽到寧志恒的話,影佐裕樹哈哈一笑,說道:“是我失言了!”

    寧志恒知道影佐裕樹在此之前對土原機關進行了清理,凡是土原敬二的舊部,現在已經都被趕到一邊坐了冷板凳,現在影佐裕樹已經掌控了土原機關。

    對此土原敬二一定會做出反應,兩個人之間難免發生沖突。

    果然,影佐裕樹接著說道:“現在大本營那里已經基本同意了我們的方案,土原即將離開上海,只是此人不識進退,昨天我們的談話不歡而散。”

    寧志恒就知道是這個結果,點頭說道:“影佐將軍何必計較,大勢如此,難道土原將軍還能違抗不成!”

    影佐裕樹也是眉眼舒展,笑著開口說道:“確實是如此,之前大本營已經同意了我們的要求,不然不會把我調到上海接手土原敬二的工作,現在終于可以放心了。”

    “對了,”影佐裕樹將茶杯放在桌案上,身子略微前傾,低聲說道,“土原昨天一回來,就審訊了北岡良子槍殺案的唯一證人矢部仁和,仔細詢問了案件的經過,并調走了案件的調查報告,我認為他不會放過此事。”

    寧志恒臉色一沉,開口說道:“北岡良子的死已經定論了,老實說,她私自藏匿平山次郎,動機不明,要不是看在人已經死了,我是不會輕易放過此事的,至于土原將軍怎么想,那就要看他的態度了,當然,如果他確定一定要追究,那就另當別論!”

    寧志恒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看土原敬二的意思,他要是追究不放,寧志恒也不懼他,大家撕破臉就是了。

    “哈哈,說的也是,這里可是上海,只是北岡良子是他最喜愛的學生,這個人做了幾十年的特工,喜歡劍走偏鋒,藤原君還是小心一些好!”

    面對影佐裕樹的再次提醒,寧志恒點頭答應,小心無大錯,自己還真是要多留個心眼。

    兩個人又閑談了幾句,寧志恒從一旁取過一個精致的木盒,打開之后,里面是一張正金銀行的本票,輕輕地推到影佐裕樹的面前,笑著說道:“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影佐將軍笑納,以后土原機關,不,現在應該叫影佐機關,以后影佐機關掌控國民新政府,大權在握,還請影佐機關長多多關照,為藤原會社提供一些便利!”

    聽到寧志恒的稱呼,影佐裕樹忍不住哈哈大笑,志得意滿的笑道:“藤原君,太客氣了,你我都是一家人,以后也請你多多關照。”

    兩個人相談甚歡,敘談良久之后,這才各自分手離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503.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