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七百章 說服平山(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出手襲擊平山次郎的正是一直負責調查監視寧志恒的巖井之介。

    這幾天來巖井之介專門去了一趟蘇州城,接連發生了兩次刺殺,在蘇州城引起了很大轟動,其中的內情并不難調查,巖井之介將情況調查清楚,就趕回了上海向北岡良子匯報。

    北岡良子對巖井之介的命令就是嚴密監視藤原智仁,并在其他勢力之前找出平山次郎和宮田安壽的蹤跡,她要以平山次郎和宮田安壽為質,以殺害當地駐軍軍官為由,威脅藤原智仁,讓他出面支持土原敬二。

    巖井之介這幾天一直跟在寧志恒身旁,暗中觀察著周圍異常情況,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巖井之介是極為優秀的特工,他的諜報能力遠超一般特工,最終還是讓他在仔細地搜索中,察覺了平山次郎的行蹤,于是抓住機會突然出手,將平山次郎擊倒。

    在確認了平山次郎的身份之后,巖井之介心中欣喜,他伸手從平山次郎的懷里搜出了一把南部配槍,小心地收好,這個時候一輛轎車停在他的身后,一個身形粗壯的男子下了車,兩個人動作麻利地將平山次郎手腳捆住,用布團堵住嘴巴,塞進車后座,然后車輛發動快速離去。

    平山次郎此時心中一片灰暗,他沒有想到就這樣糊里糊涂地被人抓住,接下來的一切他都可以想象到,自己將被送往藤原智仁的面前,生命也將到達終點,可惜自己功虧一簣,還是沒有能夠為兄長報仇,平山次郎為此懊悔不已。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車輛停了下來,巖井之介和粗壯男子將平山次郎抬了下來,進入一處安全屋里。

    讓平山次郎感到奇怪的是,出現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藤原會社會長藤原智仁,而是一位容貌俏麗之極的青年女軍官。

    這位女軍官正笑盈盈的看著他,并開口吩咐道:“把他解開!”

    巖井之介上前把平山次郎的手腳都解開,口中布團也去掉,平山次郎身上的手槍已經被搜出來,單憑搏斗技能,巖井之介可以輕松擊倒平山次郎,并不怕他有任何反復。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上海土原機關的情報組長北岡良子,這一次特意把平山君請來,是想和你好好談一談!”

    北岡良子笑容滿面,娓娓而談,這讓平山次郎緊張的情緒緩和了不少。

    他穩定了心神,這才出聲說道:“你們找我做什么?無非是把我送到藤原智仁那里,領取賞金罷了!”

    北岡良子搖頭說道:“如果是要把你送給藤原智仁,我就不會這么麻煩了,好了,平山君,我們長話短說,我就想問清楚,你為什么要刺殺藤原智仁?”

    北岡良子要確定之前的猜想,要親耳聽到平山次郎的肯定回答。

    平山次郎一愣,他看了看北岡良子,看來對方和藤原會社并不是一伙的,不然根本不用費這么多口舌,直接把自己處置了就好了。

    想到這里,他沒有任何保留,把宮田安壽告訴他的信息,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北岡良子。

    果然和自己的猜想一模一樣,北岡良子面帶滿意之色,她接著問道:“這些事情都是誰告訴你?”

    “我兄長的好友宮田安壽,他和我哥哥自小相識,后來我哥哥駐守蘇州,就寫信給宮田安壽,讓他從國內趕到蘇州,開設了宮田商會,本來一切都很好,不久之前,藤原會社進入蘇州,一切就都變了,最后我兄長被他們所害,還說什么反日分子,真是可笑!你知道嗎,我在殺白川英衛的時候,他還正和特高課和憲兵隊的混蛋們飲酒作樂,他們都是一丘之貉!”平山次郎惡狠狠地說道。

    北岡良子對此并不驚訝,藤原智仁在上海的做法就是如此,憲兵司令部的部隊就好像是他的下屬部隊一般,隨時聽從他指令,特高課的人員也對藤原會社的走私熟視無睹,傻子都知道,這些人都是一伙的,可笑自己之前還天真地向佐川太郎揭發藤原會社走私,反而被狠狠訓斥了一番。

    北岡良子再次問道:“宮田安壽現在在哪里?”

    平山德本被殺,宮田商會被吞并,宮田安壽是當事人,也是最直接的證人,自己必須要抓在手里。

    可是平山次郎如何肯輕信于人,如果這些人是誆騙自己,就是為了套取宮田安壽的下落,好斬草除根,消除后患,那自己不是把宮田安壽白白送到對方的刀下。

    宮田安壽是兄長的好友,在逃亡之時還不忘通知自己,并將一半的財物送給自己,足見其誠信,平山次郎又怎么肯出賣他。

    平山次郎嘴角泛起不屑的笑容,淡淡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們也別想找到他。”

    平山次郎的表情清楚地落在北岡良子和巖井之介的眼中,他們都是久經訓練的優秀特工,一眼就看出平山次郎肯定知道宮田安壽的下落,只是不相信自己等人。

    北岡良子深吸了一口,語氣放緩,沉聲說道:“平山君,我對你絕無惡意,不然我完全可以用一些更惡劣的手段對付你,撬開你的口,相信我,那些手段足以把你變成一個白癡,你會把你知道的任何事情都告訴我。

    現在我把情況給你解釋一下,我們土原機關早就想對藤原會社走私管制物資的行為予以制裁,藤原會社和你兄長所經營的宮田商會不同,藤原智仁把大批的走私物資運輸到了中國占領區,極大的支援了中國軍隊,這是資敵行為,是賣國行為,我們必須要查處!

    可是藤原智仁的地位顯赫,他是藤原家嫡系子弟,在高層各部門都有爪牙,我們沒有真憑實據是根本沒有可能制裁他,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宮田安壽是最直接的證人,我需要你們一起作證,高層才有可能相信這一切。”

    平山次郎聽到這里,用懷疑的眼光看向北岡良子,想要從她的臉上辨別出這番話語的真偽。

    北岡良子這番話說的極為真誠,義正言辭地好像一個衛道士,可是只有她心里清楚,她不過是把平山次郎和宮田安壽當做一個籌碼,用來威脅藤原智仁的籌碼。

    平山次郎猶豫了一會,突然開口說道:“我不用你們來處置藤原智仁,我也不相信你們,事情可以更簡單一些,你們給我一支步槍,我親手殺了他,為我的兄長報仇,也為帝國除害!”

    巖井之介在一旁不耐煩了,他上前一把抓住平山次郎的脖領,狠聲說道:“就憑你,還要去送死嗎?”

    平山次郎知道自己不是巖井之介的對手,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任由巖井之介將他按在墻上,冷冷地說道:“動手我不行,可是只要給我一把步槍,我絕不會再讓他活下去。”

    他對自己的槍法極為自信,深信再一次動手,絕不會失手,他對日本所謂的高層并不相信,他只相信手中的槍。

    北岡良子輕咳了一聲,巖井之介這才把平山次郎松開,北岡良子再次說道:“平山君,我們的目標一致,為什么不試著相信我們呢,只呈匹夫之勇,是成不了事的,有我們來出面,你什么風險都不用冒,只需要最后的時刻站出來作證就好了,再說你這樣胡作妄為,我們也是不允許的。”

    說到這里,北岡良子看著平山次郎的臉色有些松動,便接著勸說道:“這幾天你也看到了,上海的街頭巷尾,報刊雜志,都在高額懸賞抓捕你和宮田安壽。

    十萬日元!足以讓你們在這個大上海寸步難行,我可以肯定,如果你不告訴我們宮田安壽的下落,用不了多久藤原會社一定會找到他,他現在比你更危險,你告訴我,我可以為你們提供保護。”

    此話一出,平山次郎頓時醒悟過來,如今宮田安壽就在上海法租界,如果時間耽誤的長了,真有可能被人發現,出賣給藤原會社。

    平山次郎的眼睛眨了眨,終于點頭答應道:“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過我發誓,如果我發現你在騙我,最后,我一定親手殺死你!”

    他的的語氣淡然,可越是這樣,越讓人感受到他內心的決絕,讓北岡良子不由得心頭一顫,但面上聲色不變,她知道,其實到了最后,無論是藤原智仁妥協與否,平山次郎和宮田安壽的命運都是注定的。

    “你會慶幸你的選擇!”

    “法租界的松來賓館,宮田君的中國名叫田安,他會等著我去匯合!”平山次郎終于和盤托出,說出了宮田安壽的下落。

    北岡良子不再耽誤,她轉身對巖井之介說道:“巖井君,調派可靠的人員保護平山君,他就留在這個安全屋里,千萬不要回土原機關,影佐裕樹和藤原智仁的關系不一般,不要走漏了風聲。”

    “嗨依!”巖井之介趕緊點頭領命。

    北岡良子快步出了房間,她揮手把自己的親信吉本一郎喊了過來,低聲在他的耳邊囑咐了幾句,吉本一郎點頭領命而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478.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