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七十五章 初見丁李(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6  字數:

    知道了具體情況,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氣,藤原會社執商界之牛耳,不僅是走私王國的主導者,就是正常貿易在商界中也無人能比,是名副其實巨無霸的存在。

    至于會長藤原智仁,更是背景深厚的可怕,看來這一次是特工部這些人觸及到了藤原智仁的利益,這才出手。

    在石川武志的強勢威迫下,丁墨和李志群再也不能推搪了,只好下令把秦樂池放了出來,吳世財把秦樂池拖出了審訊室。

    這個時候秦樂池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渾身血淋淋觸目驚心,整個人只剩下一口氣了。

    秦樂池的凄慘模樣讓這些商人們都是嚇得一陣哆嗦,他們他們被吳世財關起來,無非為了求財,所以只是關押沒有刑訊,可是沒想到,秦樂池卻被打成這樣,這些人真是太兇殘了!

    石川武志一看也是大吃一驚,藤原智仁和勝田隆司讓他來特工部主要就是為了救這個秦樂池,其他人不過是個添頭,如今被打成這樣,他如何回去交代。

    石川武志一甩手就給了吳世財一個大嘴巴,抽打的吳世財一個趔趄,險些倒地。

    “可惡!秦經理是藤原會社的生意伙伴,你們竟然敢這樣對待他。”石川武志惱火不已,他突然想起來勝田隆司的交代,自己還是來晚了,只怕對方已經得到不利于蘇越的口供了,“把審訊記錄也交出來,快!”

    吳世財白白挨了一個嘴巴,卻是不敢發作,至于石川武志要的審訊記錄更是沒有,秦樂池咬死了不開口,他根本什么都沒問到。

    “沒,沒有審訊記錄!”

    石川武志哪里肯信,抓住吳世財又是幾個嘴巴,打的他嘴角流血,要不是勝田隆司再三交代,不要把事情搞大,惹怒土原中將,他早就一刀劈了吳世財了。

    揮手派了憲兵去審訊室搜了一遍,又抓來幾個特務仔細詢問,證實的確沒有審訊記錄,石川武志這才放了吳世財。

    他指著丁墨和李志群說道:“現在請兩位跟我走一趟吧!”

    李志群向身后莊秘書低聲吩咐道:“快給土原機關長打電話…”

    他話沒有說完,就被日本憲兵一把推搡了出去,丁墨和李志群在憲兵的威逼下只好上了憲兵隊的車。

    石川武志則是盯著這十幾個商人離去,又安排人把秦樂池送到醫院包扎,這才下令收隊,車隊迅速開往藤原會社。

    一路上丁墨和李志群看著身邊全副武裝,眼神不善的日本憲兵們,心中忐忑不安,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他們不知道這位藤原會長把他們帶過去見面的原因,也不知道這位權貴會如何對待自己,生怕會一去不回,可是他們又不敢有絲毫的反抗,只能是硬著頭皮跟著走。

    他們雖然在上海的時間不長,可畢竟是搞情報的,在上海的各方勢力分布情況是他們這些人必須做的功課。

    而藤原智仁這個名字是如雷貫耳的,這位日本頂尖貴族的子弟,在上海可以說是舉足輕重的實力人物,身后的背景深厚無比,雖然身在商界,可是在軍方的影響力卻是無人能比,無論是在上海駐軍,還是憲兵司令部,他都有足夠的支持者。

    而且在上海所有的走私生意都在他的控制之下,是上海走私王國的后臺和掌控人。

    這樣的日本高層對于丁墨和李志群來說,自然是高高在上,需要他們仰視的存在。

    如果這位藤原會長真的要加害他們,只怕他們這些漢奸走狗們也難逃一死,畢竟這個時候偽政府還沒有建立,他們說到底不過是日本情報部門的外圍人員,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地位真心不高,難道會因為他們的死,去質疑藤原智仁這樣的人物?

    車輛一路行駛,兩個人按住心中的緊張,勉強做出一副鎮定的模樣,等車輛到達了藤原會社,石川武志示意他們下車。

    “你們老實一些,和藤原會長說話的時候要注意態度和措辭,不要信口胡說!”

    石川武志交代清楚,便將兩個人帶進了藤原會社,很快易華安迎了出來,將他們帶到了一間會客廳。

    “兩位請稍候,我去向會長稟告!”易華安微微點頭示意。

    說完,石川武志和易華安出門向寧志恒匯報。

    丁墨和李志群此時心中才算是鎮定了下來,看易華安和氣的態度,這位藤原會長好像是沒有和他們計較的意思,不然不會這么客氣。

    可是過去了很長時間,并沒有人來理睬他們,兩個人心中狐疑,看著門口把守的幾位日本保鏢冷冷地盯著他們,又不敢多問,只好耐心的等待著。

    終于外面的腳步聲響起,一位身形挺拔的青年緩步走進了會客廳。

    兩個人抬頭一看,正是藤原會社的會長藤原智仁,他們在領事館執勤保護的時候,是見過藤原弘文身邊的藤原智仁。

    “藤原先生!”兩個人趕緊站了起來,躬身施禮。

    寧志恒微微一笑,揮手示意讓他們坐下,自己來到主位上坐了下來。

    “兩位,今天冒昧讓你們來這里做客,失禮之處,請不要介意!”

    寧志恒態度非常的溫和,完全看不出對兩個人有任何不利的意思,他的漢語刻意說的不太流利,但是普通的交流并沒有問題。

    丁墨和李志群此時心中的石頭終于放了下來,這位藤原會長和那位石川武志中佐的態度截然不同,煦然可親,溫和有禮,想來不會為難自己。

    丁墨趕緊身子前傾,屁股坐了半邊沙發,語氣恭敬的說道:“藤原先生客氣了,我們一直久仰先生的大名,早就想登門拜見,只是苦無人引薦,太過唐突,今天有緣拜見,我等榮幸之至!”

    寧志恒笑著說道:“兩位都是土原將軍看中的人才,又是新政府的新貴,我也很希望和你們認識一下,所以才特意請兩位來談一談。”

    寧志恒知道這兩個人在日后的汪偽政府里面,都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尤其是李志群,此人后來居上,投奔了王填海之后,很快就得到了高度的賞識,不僅搖身一變成為江蘇省高官,還全面接管了汪偽政府的特工工作,并且四處插手,很快將特工總部發展成為一個極為龐大的特務體系,與軍統局分庭抗禮,還屢占上風,最后不僅把分部開到了日本占領區各處,甚至在武漢都設有分部,實力雄厚,成為汪偽政府炙手可熱的人物。

    這當然是后話,就是現在,這兩個人也不能輕易地處置了,他們是土原敬二的得力鷹犬,寧志恒一直都對土原敬二頗為忌憚,不愿意和他直接對抗,他也不愿意冒這個風險,實在是得不償失!

    寧志恒的主要目標不是清除漢奸,而是維護走私渠道,至于怎么對付七十六號特工總部,那就是局座的事情了。

    李志群也是連連點頭,說道:“藤原先生召見我們,自然是有事情指教,只要是我們能夠辦到的,一定撲湯蹈火,絕不推辭!”

    寧志恒一拍座椅的護手,輕輕地咳嗽了一聲,淡淡的說道:“好吧,那我就開門見山了,你們也是知道的,我們藤原會社在上海商界還算是有些影響,略有薄名,所以很多商人和我們會社都有業務往來,可是你們之前突然抓捕了他們,讓我們藤原會社的經營周轉上出現了困難,為此,我需要一個解釋!”

    丁墨二人在路上早就準備好了說辭,聽到寧志恒相詢,丁墨趕緊解釋道:“這次確實是我們的失職,考慮不周,手下的人也有眼無珠,冒犯了藤原先生,我回去之后一定交代他們,以后行事絕不會對藤原會社有一絲不利之舉,請藤原先生原諒!”

    李志群也急忙回答道:“藤原先生,我們兩個人初到上海,特工部也剛剛建立,很多情況都不了解,所以才出現了這一次的誤會,這種事情絕不會再出現,請您給我們一次機會。”

    寧志恒見他們兩個人態度恭敬,倒也不好再壓迫他們,于是擺了擺手,笑著說道:“言重了,你們為帝國效力,就是出現一些失誤也是難免。

    不過兩位,特工部建立的初衷是為了對付日益猖狂的中國特工,這我理解,我本人也接連遭受到中國特工的多次刺殺,對此也是深惡痛絕,可是大多數中國人對我們還是順從的,我們不能肆意的抓捕。

    上海是遠東最大的都市,也是華中地區的大本營,帝國需要一個穩定繁榮的大后方,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過。

    就拿這一次你們抓捕的那些人來說,他們是不是反日分子,你們自己也清楚,無非是想取些財錢而已,可是凡事有度,我聽說你們一個商人就勒索五千美元的贖金,胃口也太大了,就是我也不敢這么做!”

    丁墨和李志群相視一眼,丁墨先開口回答道:“藤原先生,這些事情很多我們是不知情的,我們沒有想到手下的人竟然如此胡來,回去之后一定會嚴厲的處罰。”

    其實這些事情都是丁李二人指使的,兩個人都是貪婪無厭的角色,有機會大撈一筆,又怎么會放過?

    雖說是為了搞一些活動經費,可最后這些錢大部分都會進了他們自己的腰包。

    寧志恒當然知道這些事情,只是不點破而已,他也懶得說教了,直接開口說道:“好了,我畢竟不是你們長官,我是不管你們的事情的,但前提是不能影響到藤原會社的利益,你們說呢?”

    這話說的很直白,意思也很清楚,丁墨趕緊出聲解釋道:“您放心,從今以后,您的那些生意伙伴,我們絕不會去打擾,更不會影響到藤原會社的任何利益。”

    “好,那我們一言為定!”寧志恒微笑著點了點頭。

    “不過,藤原先生,今天抓捕的秦樂池,他的情況有些不同!”丁墨的表情有些為難,猶豫了片刻接著說道,“他是土原機關長特意交代抓捕的人,目的…”

    “這件事情的原委我知道!”寧志恒揮手打斷了他的話。

    聽到他們搬出土原敬二,寧志恒的語氣略有不悅,看著二人的目光突然變的凌厲迫人,頓時讓丁李二人心中感受到了一陣寒意。

    “我會親自向土原機關長解釋的,我和蘇市長是朋友,其中的事情我和土原機關長會協調好,不會讓你們為難。”

    丁墨和李志群相視一眼,只好點頭稱是,寧志恒接著說道:“我聽說你們還拿走了蘇市長的一批貨物。”

    “我們馬上送回去!”丁墨趕緊恭聲回答道。

    看到他們兩個人還識相,寧志恒的臉色才緩和了下來,笑著說道:“很好,中國有句話,叫作識時務者為俊杰,兩位都是人才,很多話不用我多說。”

    看著寧志恒態度溫和,談笑自若,丁李二人卻是不敢心生半點怠慢之意,他們很清楚日本人的一些做派,看著文質彬彬,斯文有禮,但是實際手段狠辣,根本沒有信用可言。

    這個時候,易華安敲門而入。

    “會長,土原將軍的電話!”

    寧志恒一聽是正主找來了,便站起身來,極有禮貌的向丁墨和李志群說道:“今天就到這里吧,讓兩位辛苦了。”

    說完他對易華安說道:“用我的車送兩位主任回去。”

    “不敢,不敢!”

    看著寧志恒出了門,丁墨和李志群都是心神一松,看來今天這一關是過去了。

    “兩位請跟我來!”

    他們在易華安的陪同下,終于走出了藤原會社,兩個人回身看了看藤原會社的辦公樓,都是長出了一口氣,因為緊張而滲出的一身冷汗已經浸濕了衣襟,這個時候感覺格外的不舒服。

    “快走,這里以后都不要再來了!”

    寧志恒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拿起了電話,和聲說道:“我是智仁,讓將軍久等了!”

    “藤原君,你的動作太快了,竟然還派憲兵部隊去特工總部搶奪人犯,這么做不太符合你的身份!”

    電話那頭傳來了土原敬二不悅的聲音。

    盡管他知道如今藤原智仁的身份不同了,可是直接調動憲兵部隊搶奪自己下令抓捕的人犯,還是讓他這個久掌權柄的人很不痛快。

    要不是他對上原純平中將頗為忌憚,對藤原家更是顧忌,尤其是藤原家的嫡系子弟早晚都會掌握實權,他不想與之交惡,否則絕不會這么客氣。

    寧志恒卻是哈哈一笑,開口說道:“請將軍息怒,我動手之前確實不知秦樂池是將軍下令抓捕的人,否則我就是再不懂事,也不會如此魯莽,我只是想把我的幾個合作伙伴解救出來,老實說,特工部到處抓人,讓我的藤原會社運營出現了困難,我是迫不得已,這才出手的。

    后來聽到丁墨兩人的敘述,才知道這竟然是將軍您的命令,真是太失禮了!”

    土原敬二聽到寧志恒滿嘴胡話,不由得暗罵一聲小狐貍,自己接到的匯報里,李志群明明已經表明了,抓捕秦樂池是自己下的命令,可是憲兵隊根本沒有理睬,如果不是藤原智仁特意交代,就憑憲兵隊又怎么敢硬下手搶人。

    不過寧志恒這么說,也給了土原敬二一個的臺階下,土原敬二語氣放緩,和氣的說道:“藤原君,我想我的真實意圖你是清楚的,土原機關負責籌建新政府,蘇越這個上海市長位置我已經答應交給新政府的要員擔任,可是他一直眷戀不去,所以才敲打一下,現在你既然把人帶走了,那么這件事情就請你解決一下,讓蘇越識相一些,大家都好看。”

    “這一點放心,蘇越也是聰明人,他已經答應主動請辭上海市市長的職位,一切聽從將軍的安排,還望將軍不要追究。”

    土原敬二聽到這里,心里這才好受了一些,他到底還是要給藤原智仁這個面子,難道真的撕破臉,他也不敢這么做,何況他還想著要借藤原家這個牌子呢。

    “那好,事情就這樣吧,藤原君,本來有些事情你只要給我打個電話來,大家都好商量嗎,沒有必要直接派人打上門去,畢竟特工部還是我的下屬機構,臉面上也不好看,其實只要藤原君愿意屈就這個機關長,一切不都解決了!”

    土原敬二還是不死心,準備拉寧志恒下水,尤其是藤原智仁如今身份大為不同,以藤原家嫡系子弟的身份擔任機關長,那意義絕對不同了。

    寧志恒一聽,趕緊打了個哈哈,笑道:“將軍說笑了,此事我們不要再提了,今天的事情是我魯莽了,以后有機會當面向將軍賠禮!”

    土原敬二看寧志恒滑不溜手,也是無奈,只好不咸不淡的交談了幾句,這才悻悻地放下了電話。

    寧志恒應付完了土原敬二,也是暗自松了口氣,這個老特務就像一條毒蛇,只要一有機會就纏棍而上,難以擺脫,真是個棘手的家伙。

    這個時候石川武志敲門而入,來到寧志恒的面前,輕聲問道:“智仁,就這么輕易的把那兩個人給放了,以你現在的身份地位,給他們吃些苦頭,土原敬二也說不出話來!”

    寧志恒當然知道這一點,可是這樣做于事無補,他做事向來就是一擊必中,如果一次不能致人于死地,就不多做無謂的舉動,反而引起的對方警覺。

    “不要小看這兩個人,據我所知,大本營的意思是將我們掌握的中國人都劃歸到新建立的國民政府里,這兩個人會有很重要的位置,敲打一下就可以了!”

    石川武志聳聳肩,不以為意,在他的眼中,所有的漢奸都不過是些走狗鷹犬,如果不順眼,直接動手清除就是了。

    寧志恒接著問道:“他們對秦樂池進行了刑訊?”

    石川武志點頭回答道:“是,拷打的很重,人已經送到醫院救護了。”

    寧志恒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他接到蘇越的求援,為了抓緊時間營救,特意沒有和土原敬二糾纏,直接下令憲兵部隊出動救人,可到底還是遲了。

    “有沒有生命危險?”

    石川武志猶豫了一下,不確定的說道:“我看應該沒有,都是外傷。”

    “送到哪個醫院了?”

    “就是附近的康濟醫院。”

    寧志恒把易華安喊了進來,吩咐道:“你馬上帶上兩支多息磺胺,去康濟醫院給秦樂池使用,吩咐醫院小心看護,不能出任何意外。”

    “是!”易華安領命而去。

    “我答應了蘇市長,保他的表弟平安,可還是有些遲了,真是有負所托,但愿他不會有事。”寧志恒這才轉頭對石川武志解釋說道,“對了,審訊記錄帶回來了嗎?”

    石川武志搖頭說道:“沒有審訊記錄,蘇越這個表弟口很嚴,一口咬定是他自己從藤原會社進的貨,沒有牽扯到蘇越的身上。”

    “你確定就說了這些?”寧志恒追問道。

    他擔心的當然不是蘇越的事情,而是關于地下黨組織的情況,他不確定特工部的大牢里,特務們對秦樂池都審訊了哪些問題,但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

    “就是這些,我特意搜了一遍,還詢問了其他的審訊人員,肯定沒有別的口供了。”

    聽到石川武志的保證,寧志恒這才放下心來,兩個人又說了會話,石川武志這才起身告辭。

    丁墨和李志群灰溜溜的回到特工部,對外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把吳世財喊過去交代了幾句,告誡他以后不可再針對和藤原會社有生意關聯的商人,不然下一次再被請進藤原會社,可就沒有這么容易出來了。

    吳世財以前不過是個青幫小頭目,敢如此膽大妄為,不過就是倚仗日本人撐腰,現在被教訓了一頓,哪里還敢多事,只能認命。

    這場市區大搜查因為寧志恒的突然插手,而提前收場,啞然而止。

    憲兵隊直闖特工部帶走大批商家巨賈,讓特工部的所有人心頭一團熱火被潑了一盆涼水,原以為日本人是靠山,可沒有想到日本人根本不把他們當回事。

    尤其是警衛大隊的隊長吳世財被日本憲兵中佐連扇了好幾個耳光,這就足以說明特工部在日本人眼中不過是個笑話。

    原本這一次大搜查可以撈到大筆的油水,現在也只好停止了,上上下下都沒有了繼續搜查的心思。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451.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