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五百零四章 師徒反目(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回到自己辦公室里的鄧元凱,回身把辦公室的門緊緊鎖死,接著把手中的那疊鈔票扔在辦公桌上,看也不看一眼,自己坐在座椅上一動也不想動。

    昨天晚上的情景,還不停地在眼前閃現,很明顯,崔光啟已經懷疑自己了,只是當時的運氣好,在下毒的前一刻,裴泰無意間打斷了自己的動作,不然現在自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崔光啟實在是太警覺了,自己已經被懷疑,以后再想下手也很難有機會了,鄧元凱不禁有些懊惱,他不明白到底那里出了問題,現在已經騎虎難下,如果崔光啟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自己進行刺殺還能夠有成功的把握,可是現在,如果自己強行動手,就很難有生還的可能了!

    剛剛升起來的鋤奸報國之心,被一盆冷水澆透了,鄧元凱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還是看一看情況再說吧。

    當天晚上,還是裴泰和鄧元凱值班守夜,他們手下的隊員們也都布置在附近,輪班值守著。

    鄧元凱和裴泰在崔光啟的辦公室里聊了一會,看著時間尚早,就和他們兩個人打了聲招呼,轉身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休息一下。

    崔光啟看著鄧元凱離去,輕聲說道:“老鄧現在的身體是不太好,一點精神頭也沒有,現在連一晚上也熬不下來了!”

    “我看鄧哥是想家了!”裴泰有些不以為然地點了點頭說道,隨手將手中的香煙在煙灰缸上磕了一磕,彈了彈煙灰。

    崔光啟的眼神很好,很快就發現了裴泰手中的香煙嘴上帶著清晰的血跡,頓時眉頭一皺,厲聲說道:“怎么又出血了,不是讓你少喝點酒嗎?你不要命了!”

    裴泰一看崔光啟吊著一張臉,趕緊將香煙收了回來,悻悻地說道:“我這兩天都沒有喝了,大夫說肝病就是這樣,只能這么拖著,除非用磺胺長期治療,不然沒有什么好辦法,可現在磺胺是什么價格,就是殺了我也拿不出來這么多錢,再說現在有錢也買不到磺胺,我啊,就這樣熬著吧!”

    裴泰一直是崔光啟的小跟班,他也是單身一個,沒有家事之累,當初又是崔光啟帶進軍事情報調查處的,所以被捕之后,崔光啟一露面招降,原本骨頭極硬,打死也不說的裴泰很快就投降了。

    裴泰也是崔光啟這些親信里面,最受信任的心腹,這個人沒有什么缺點,唯獨有一種惡習,那就是好酒,無酒不歡,為這甚至連女人都不找,生怕找個女人管著自己不讓喝酒,他就自己過日子,逍遙自在。

    可是酗酒的時間一長,不知什么時候就得了肝病,后來經常地流鼻血和牙齦出血,嚴重的時候,鼻血都止不住。

    崔光啟是深知他這個毛病的,曾經多次告誡他把酒戒掉,可是哪里戒得了?每一次都是罵幾句就戒幾天,然后又偷著喝,根本不管用!

    至于他所說的用磺胺進行長期治療,可是現在的磺胺價格在上海黑市上已經炒到天上去了,就這樣還是有價無市,根本買不到,就算是崔光啟想幫他,也是力有不逮。

    崔光啟氣的用手指著裴泰,半天說不出話來,他上前一把抓住裴泰的脖領子,從他的懷里掏出一個扁平的酒壺。

    裴泰一看酒壺被搶,眼神頓現焦急之色,可是終究是卻不敢和崔光啟爭執,只能無奈地放棄,嬉皮笑臉地說道:“大哥,我先戒兩天試一試,要是不行你可一定要還給我啊,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裴泰和崔光啟平時單獨相處時,都是以兄弟相稱,崔光啟看著他也是極為惱火,伸手打開抽屜,把扁平的酒壺扔到抽屜里,然后一把關上。

    之后,他的眼睛狠狠的瞪著裴泰,惡狠狠地說道:“這一次說什么也要把酒戒了,不然我就把你關進禁閉室,我不開玩笑!”

    裴泰臉色一苦,嘴角一咧,只好點頭答應,反正戒酒也不是第一次了,熬幾天再說,到時候崔光啟還不是要放了他。

    就這個時候,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崔光啟馬上拿起了電話,不多時把電話放下,對裴泰說道:“今天晚上有個行動,兩個小時之后我們出去一趟!”

    “干什么去?”裴泰好奇地問道,崔光啟一般都是不會在晚上出去行動的,他怕遭到暗算。

    “好事情,這個貨主身后有人,要掏錢了事,約我們去談談,一會兒我們多帶點人手,好好的敲他們一筆外財!”崔光啟得意的說道,這些人落在自己的手里,算他們倒霉。

    想了一想,崔光啟又鄭重地吩咐道:“這些家伙也不是善茬,我們要多加小心,你今天晚上絕不能再喝酒了,一會兒出任務清醒點,別陰溝里翻了船!”

    他知道裴泰好酒,不過還是分得清輕重緩急,只要自己特意交代,他是不敢違背自己的命令的。

    “我知道了,大哥您放心!”裴泰連連點頭答應,他也不愿意再聽崔光啟嘮叨,站起身來,“晚上要行動,我去告訴鄧哥一聲,好提前做準備!”

    崔光啟點了點頭,揮手讓他出去。

    裴泰退出了辦公室,轉身告誡守在門口的手下,讓他們小心戒備,自己則是來到鄧元凱的辦公室門口,左右看著沒有人,這才敲了敲門。

    “進來!”

    裴泰推門而入,看著坐在座椅休息的鄧元凱,笑著說道:“鄧哥,你一個人跑到這里來躲清靜,讓我自己守著呀!”

    鄧元凱看到裴泰進來,詫異地問道:“你怎么也跑過來了,那處長那里誰守著呢?”

    裴泰擺了擺手,不以為意的說道:“我們的手下一幫兄弟守著,不會出什么事情的,我過來想和你聊一聊天!”

    “今天這么有閑心?”鄧元凱看了看裴泰,笑著說道。

    他便站起身來,來到沙發旁坐了下來,示意裴泰來到他對面坐下。

    裴泰淡淡地一笑,手里習慣地想向懷里伸去,可是這才想起自己的酒壺已經被崔光啟收走了,只好把手收了回來,他猶豫了片刻,終于開口說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別的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有些感慨,鄧哥,你是知道了,我從十幾歲就跟著隊長,我沒有親人,把他當親大哥一樣對待,他也把我當親弟弟一樣,雖說這一次他把兄弟們都交代出來,可你是知道日本人的審訊室是什么樣子,生死關頭誰也不能怨,所以我不怪他!”

    “你跟我說這些干什么?”鄧元凱有些奇怪地說道,他隱隱感到有些不對,裴泰在意有所指。

    “鄧哥,你也是我的老大哥,當初隊長讓你帶著我,你教會了我很多東西…”

    “小泰,你是個干特工的好材料,學什么都一學就會!”鄧元凱擺了擺手,眼睛緊緊地看著裴泰,“你到底想說什么,直接說吧!”

    屋里面的談話很快陷入了僵局,裴泰猶豫了一下,他覺得今天應該把說清楚,他不想最后兩個人還要刀兵相見。

    “你想當齊經武!”

    此話一出,鄧元凱只覺得心頭一驚,他的手不自覺地就摸向腰間,可是裴泰的手更快,一支手槍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的胸口。

    “鄧哥,不要亂動,我怕槍走火,把手舉起來。”看著鄧元凱慢慢地把手舉了起來,裴泰這才略微放松了一下。

    “鄧哥,我也是為黨國賣過命的人,我知道你的想法,不甘心,不情愿當漢奸,你有自己的家人在那邊,心里丟不下,我都知道…”

    “你在瞎說什么?”看著頂在胸前的槍口,鄧元凱冷冷地說道。

    “你大前天去槍擊案現場回來,我就覺得不對勁,處長也看出來,讓我去查了查,當時你的手下說你和那個算卦先生談了很久,之后就魂不守舍的,那個算命先生是誰?是總部來的鋤奸隊吧?”裴泰語氣平淡的問道。

    “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當時只是閑的無事,就找了一個過路的算命先生算了一卦,那個算命先生確實有本事,算的非常準,我也是一時傷感,才有些失態,可絕不是什么總部的鋤奸隊,要是鋤奸隊直接就開槍了,就憑著那幾塊料,現在你都可以給我們收尸了!”鄧元凱氣急敗壞地說道。

    他知道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只是心神的一時恍惚,就引起了身邊這些人的懷疑,不應該啊,自己這是怎么了,明明知道這些人都是訓練有素的特工,現在又都是緊張戒備的時候,一絲微小的破綻,就會引發致命的錯誤,可還是踏錯了一步。

    裴泰緊盯著鄧元凱的眼睛,點了點頭,輕聲說道:“那好,就算你說的有道理,那你怎么解釋,第二天你去城南那家藥店去買藥的事情?”

    猶如冷風襲來,鄧元凱不由得激靈的打了一個寒顫,他沒有想到裴泰竟然跟蹤了他,可是自己竟然一無所覺。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盡量讓自己的語調平穩一些,說道:“你也知道我身體不好,我去買了些感冒藥,這有什么奇怪的!”

    裴泰冷冷地一笑,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們的偵緝處在城東,你買藥卻要跑去城南,這中間有多少藥店,你是不是跑的有些遠?”

    聽到裴泰的這番質問,鄧元凱頓時無語,他一時間也找不到解釋的理由。

    “你別忘了,我以前跟著你學了不少的東西,有一次你還帶我去過那家藥店,那里的老板是你的老關系,他是干什么的,我可是一清二楚!”裴泰接著說道。

    鄧元凱此時再也無話可說,他緊盯著裴泰的眼睛,一字一句,咬著牙說道:“你還真是我的好徒弟!”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276.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