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三章 安排道路(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    寧志恒和霍越澤都被朱衛華的犧牲觸動良多,心情久久難以平復。

    徐永昌也是站在那里一言不發,他自從南市血戰之后,脫離隊伍,一直都是心情抑郁,急切的盼望回到自己的部隊,重新為國家效命沙場,這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了朱衛華的精神感召,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就這樣扔在這上海灘上,賣給那些幫派大佬們當打手,他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

    最后還是寧志恒先開口問道:“這一次你的任務,完成的很好,傅賊授首,給了那些心懷二心的人足夠的警告,相信以后那些商人們都不敢再和日本人扯上關系。

    現在我問你,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還是之前霍處長答應的那樣,想要去蘇南找老部隊,我們給你安排,想要留在上海加入我們情報站,我也可以同意,一切都看你的意愿。”

    說實話,寧志恒此時很欣賞徐永昌,這個人槍法好,身手好,又是經歷過戰火考驗的忠誠戰士,再加上在青幫中還有一定的地位,如果留在上海,是可以為情報站做不少工作的。

    可是讓他失望的是,徐永昌選擇了另一條路。

    “寧站長,我想去找老部隊,我想重新穿上那身軍裝,光明正大的和日本人拼個你死我活,就像支隊長那樣!”徐永昌沉聲說道。

    寧志恒竟然被他的話說的一怔,這些話他恍惚聽過,如今站在眼前的徐永昌,就好像當初的王樹成一樣,他們不愿意藏在黑暗之中充當一把利劍,更渴望著站在陽光之下,拋灑自己的一腔熱血,憑借血肉之軀與敵人明刀明槍的戰斗。

    當初自己沒有能夠攔住王樹成,現在也不會攔阻徐永昌,他站起身來,走到徐永昌的面前,滿意的說道:“男兒熱血拋灑疆場,戎馬從容當無遺憾!我支持你的決定!”

    說完,他取出一張紙遞到徐永昌的面前說道:“你離隊后的歷史,由我為你證明,我會上報給總部,重新為你建檔立冊,這是去往蘇南尋找別動隊的一個聯絡點,你現在就記住上面的暗語,與聯絡員接上頭之后,他自會安排你回歸老部隊!同時我會向別動隊發報,證明你的身份,為你安排好一切。”

    徐永昌趕緊拿起紙條,仔細地記憶上面的內容,嘴里不停的重復著,生怕記錯上面的任何一個字。

    直到他確認記憶無誤,這才將紙張遞給了寧志恒,一旁的霍越澤趕緊上前并掏出火柴,擦燃火焰后遞到寧志恒面前。

    寧志恒將紙張放到火焰之上點燃,然后扔在一旁的煙灰缸里,親眼看著它燃成灰燼。

    這才轉頭接著說道:“你走之前,再做一件事情!”

    “是,請站長指示!”徐永昌趕緊領命答應道。

    “之前你說過,和你一起從南市撤回來的那些戰友,有一部分人當時因為傷重,并沒有隨岳老板離開,后來還有人重新回到了幫會!”

    “是這樣的,這些兄弟我們一直都有聯系,您是要我去聯系他們?”

    寧志恒點了點頭,指著一旁的霍越澤說道:“你負責和他們聯系,霍處長會做出妥善安排,如果愿意再次為國家效力,我會給他們一個機會!”

    徐永昌大喜過望,這些兄弟們和他的情況一樣,都是以為隊伍打散,無法歸隊,迫于無奈,才又重操舊業,進入了幫會。

    現在寧站長愿意給他們一次機會,必然會重新回到國軍的行列之中,再次為國效力。

    “我馬上去接觸他們,他們一定都高興瘋了,聯系完之后,我會把關系交給霍處長。”徐永昌趕緊答應道。

    寧志恒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你的父母不能再留在法租界了,傅家人,尤其是那個田經理,知道你家里的地址,如果有心報復,他們會有危險的,我已經安排人把你的父母和兄弟都接到了公共租界安置,他們的人身安全由我們情報站來保護,這樣你可無后顧之憂!”

    徐永昌聽到寧志恒的這番話,頓時心情激動,原本站得筆直的身軀,向寧志恒深深地鞠了一躬,顫聲說道:“我家中瑣事,勞站長您費心了!卑職絕不敢忘您的恩德!”

    寧志恒伸手將他的身子扶起,笑著說道:“這自是應盡之義,不過我聽說,你的那位好友田經理,聽到了傅耀祖的死訊,二話不說卷了公司的錢財跑路了,這是怕遭到我們的清算,遁跡逃亡去了!他這一下子就讓傅家散了,想來也沒有精力顧得上你了!”

    說完,寧志恒又向后伸手,霍越澤趕緊從隨身的公文包里取出兩疊子嶄新的鈔票,交到寧志恒的手上。

    寧志恒拿過來,又放在徐永昌的手心,笑著說道:“你為國鋤奸有功,現在又要奔赴蘇南,投身革命,這是給你的獎勵和安家費用,足以讓你的父母雙親安度余生,回去和他們再見一面,他們的安置點就在不遠處,霍處長會帶你去見他們,然后就早日啟程吧,我就不送了你了!”

    徐永昌拿著手中的鈔票,眼中淚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來,他挺身立正,再次向寧志恒恭恭敬敬的敬了一個軍禮。

    寧志恒再次囑咐道:“記住你說過的話,要像你們支隊長那樣,不負國家和民族,不負我對你的期望!”

    說完,寧志恒面帶鼓勵的笑容,拍了拍他肩膀,然后轉身快步離開。

    徐永昌看著寧志恒離去的背影,心潮洶涌,滿滿都是感激之情,最后低聲自語道:“您放心,永昌絕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至此,這一場發生在上海法租界里,轟轟烈烈的鋤奸行動,終于落下了帷幕,寧志恒親手除掉了投靠日本人的青幫大佬陸天喬和商業大亨傅耀祖,徹底摧毀了日本人妄圖采用經濟掠奪和把持上海租界勢力為其效命的企圖,徹底改變了上海青幫的勢力結構,達到了警示于人的最初目的。

    回到了譚公館,寧志恒的心情是極其舒暢的,看著他難得露出的笑容,左柔也是非常欣喜,迎上前來為他脫下外套,轉身掛在衣架之上,嫣然笑道:“你難得這么高興,要不今天喝點酒吧?”

    寧志恒的酒量其實是很大的,他的身體素質遠超常人,對酒精的抵抗能力也很高,可是他除非是任務需要之外,平時絕對是滴酒不沾的。

    他不吸煙也不喝酒,并不是不愛好這些,相反在前世里,在送往迎來的應酬之中,他的煙癮和酒量都很大,可是現在他盡量不去碰這些東西,主要是這些喜好都會慢慢地影響和腐蝕自身的意志力,尤其是還會有一個很壞的后果,那就是長期抽煙和喝酒的人,口腔中都會不可避免的帶有異味,無論是煙味還是酒味,如果在行動細節上被有心人察覺到,就會造成致命的疏忽。

    寧志恒是一個信奉細節決定成敗的人,克己律行猶如苦行僧一般,這在身邊的人看來,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可是他向來都是執行的一絲不茍,從不疏忽。

    所以盡管譚公館的酒柜里裝滿了各種名貴的好酒,但是他從來沒有喝一口,完全都是擺設。

    一直以來,寧志恒都是沉靜如水,喜怒不形于色,給身邊的人帶來不少的壓力,今天左柔看他的心情難得如此,也是為他高興,便開口提議。

    寧志恒聽聞此言,也是猶豫了片刻,最后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那晚餐就開一瓶紅酒,我也很久沒有喝了。”

    左柔聽到他答應,頓時滿心歡喜,她一向是寧志恒為中心,心情隨著他的喜怒哀樂而變化,看到寧志恒竟然難得的破例,這說明今天的心情的確很好,她趕緊腳步輕盈的去做晚餐的準備。

    這個時候,苗勇義正好走了進來,他迎面看見左柔帶著燦爛笑意離開,不由得有些詫異。

    他知道這個左處長是寧志恒的絕對心腹,但青年男女親近如此,又怎么可能只有單純的工作關系?更何況左柔貌美如蘭,不過是心照不宣而已!

    他走上前來,看著寧志恒不禁調侃的說道:“左處長為什么這么高興,你是不是做什么了?”

    在整個情報站里,也只有苗勇義敢用這種口氣和寧志恒說話,哪怕親近如左柔和孫家成,也不敢如此,就更何況是其他人了。

    他們和寧志恒接觸之初,就一直在寧志恒的積威之下,孫家成一開始就是寧志恒的部下,在寧志恒的強勢之下,以寧志恒馬首是瞻,唯命是從,從不敢有任何違背之意。

    左柔更慘,甚至第一次見面就被寧志恒抓進了大牢,要不是看她是女流之輩,只怕都是生死兩難了,以至于在后來的很長時間,即使是對寧志恒心生愛意,卻不敢有任何表露之情,要不是在初次進上海的那一次刺殺行動,只怕都沒有勇氣說出自己的心意。

    但是苗勇義不一樣,他和寧志恒自幼相識,不僅是同窗,更是兄弟,甚至比親兄弟還親,這么多年來的相處習慣,哪怕寧志恒現在是苗勇義的頂頭上司,也根本無法轉變過來。

    但反過來說,如果苗勇義真的像孫家成等人一樣,恭恭敬敬的對待寧志恒,寧志恒反而會覺得非常不舒服,畢竟在他心目中,苗勇義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所以兩個人在私下里仍然像以前那樣相處,并沒有任何改變!

    聽到苗勇義的調侃,寧志恒也是一改往日對待他人的嚴肅,身心舒懶的靠在座椅上,笑著說道:“我就是做什么也不會告訴你,免得你這個單身漢羨慕嫉妒!”

    苗勇義一聽,頓時來了興致,他趕緊湊上前來,笑瞇瞇地低聲問道:“這么說,還真做什么了?快和我說一說,老實說,這么大的譚公館,就左處長這么一個女子,還這么漂亮,我就不信你這心里沒有想法!”

    寧志恒不由得好氣好笑,笑著搖頭說道:“干脆我從總部給你調過來幾個女電信員,給你介紹介紹,組成一對革命夫妻可好?”

    “那敢情好,什么時候?”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234.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