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二章 余波未平(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    鄭宏伯笑著說道:“我早就說過,寧志恒此人心高氣傲,吃不得半點虧,不出了這口氣,他只怕連覺都睡不好!”

    突然他又想起來了什么,再次開口問道:“那個傅耀祖現在怎么樣,這個棉花商人不是正在陸天喬的保護之下嗎?如今陸天喬倒了,要防止他逃往上海市區!”

    侯偉兆趕緊說道:“我正要向您匯報這件事,今天報紙上刊登了上海的商業大亨傅耀祖的仆告,說是因為傷勢過重,于昨天晚上病死在家中。”

    鄭宏伯聽到這里,驚疑的看著侯偉兆,不禁問道:“怎么這么巧,也是在昨天晚上?”

    “正是昨天晚上,比陸天喬晚了幾個小時!”侯偉兆卻是神秘地笑了笑,語氣有些不屑地說道:“這等鼠輩,把命看的比天還大,真要是傷勢過重,早就送醫院去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寧志恒對這兩個目標同時下手了,只是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子,悄無聲息地取了傅耀祖的性命!”

    鄭宏伯點了點頭,他對寧志恒一直頗為忌憚,但同時從不懷疑他超強的行動能力。

    他開口說道:“法租界里經過這兩件事情,估計沒有人敢再和日本人勾搭了,我們也省了不少事,要知道我們的人,大部分都安置在法租界里,要是青幫和日本人勾結在一起,做起事來可就束手束腳了!”

    侯偉兆的目光閃動,輕聲的問道:“寧志恒能夠在法租界里調用了這么大的力量,您說,他的情報站是不是就安置在法租界里?”

    鄭宏伯抬眼看了看侯偉兆,雖然覺得他問的有些冒失,不過他是完全相信自己這位老部下的,淡淡地回答道:“這倒不一定,他們那里財大氣粗,多布置一些落腳點,也不是難事,不過我倒是覺得公共租界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那里青幫的力量相對薄弱,又是英美法德等國的大本營,外國人的勢力盤踞交錯,也是上海地下情報網的匯集點,寧志恒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多次獲得重要情報,一定是介入了情報市場,借用這些便利的通道,才搞得風生水起!”

    侯偉兆聽到這話,自然知道這是站長對情報站的情報工作有些不滿意,不由得心中一苦,實際上在這么長時間以來,中國情報部門在情報搜集方面,尤其是對日本人的情報搜集,都是難有成效的。

    還是那句老話,缺乏情報的來源,在敵人內部沒有自己的情報員,多數是在被動的防御,防備日本人的刺探。

    這種現象在各個情報站都是如此,哪怕是現在身處在敵后的東北區各大軍事情報站,到現在也仍然無法將觸角深入到日軍情報部門內部。

    上海軍事情報站作為長期與日本人對抗的前沿情報站,這些年來做了不少的努力,試圖接近日本情報部門,可最后卻都是徒勞,反而損失了不少優秀的特工。

    “站長,我們站的情況您也清楚,這些年來,情報上的工作一直都不順利,我也試圖接觸過那些地下情報網,可是接觸過幾次,都得不到對方的認同,尤其是那些情報販子開價太狠了,動輒都是上萬英鎊美元的交易,就我們那點經費,根本無法承受啊,幾次下來,也就斷了聯系了,要不您再向總部多申請點經費!”

    侯偉兆的話,讓鄭宏伯又好氣又好笑,他指著侯偉兆說道:“你說的好輕巧,總部的經費這么好拿?開口就是幾萬的英鎊美元,我們上海站是甲種大站,一年的經費抵得上東北一個區的花銷了,你還不知足?再說,就算我厚著臉皮把經費要下來了,你敢保證把有價值的情報拿回來嗎?最后竹籃打水一場空,萬一說不清楚,你真當監察科是擺設嗎?”

    鄭宏伯的一番話,讓侯偉兆苦笑不已,搞情報工作的,誰敢拍著胸脯打這個包票,他只好的一聳肩攤了攤手,無奈地問道:“寧志恒的情報站,經費跟我們差不多,可是這財力方面卻是天差地遠,不說在情報市場上大把大把的撒錢,就在裝備方面,您看這一次的行動,動用的那些軍火,就是在用大炮打蒼蠅。”

    說到這里,他不由得搖了搖頭,再次感慨的說道:“這完全是在炫耀啊!”

    鄭宏伯沒好氣的說道:“他的后臺不在總部,是他身后的保定系,那些大佬哪個指頭縫里漏一點,也能把我們撐死,這年頭,沒有靠山,連狗都搶不到食!”

    語氣中的羨慕與嫉妒再也掩飾不住,他知道寧志恒的背景,可并不知道寧志恒打劫浦東倉庫的事情,處座在這件事上拿了好處,自然也不會多說,鄭宏伯一直以為寧志恒是得了身后勢力的幫助,這才在上海搞的有聲有色。

    反觀自己這邊,干巴巴地等著總部的那點經費,做起事情來束手束腳,偏偏還要經常拿出來和寧志恒比一比,越發顯得平庸無奇。

    “你的行動也要抓緊,搞不到軍事情報,搞到一些日軍高級軍官的行蹤也好啊,我們想要向總部申請經費,也要拿出點干貨來,不然也難張這個口啊!

    “是!站長,我一定全力以赴!”侯偉兆只好是連聲答應。

    在上海公共租界的一處安全屋內,已經順利完成刺殺任務的徐永昌,正在客廳里焦急的等待著。

    昨天夜里他離開了傅家,直接來到了這一處安全屋里,這是霍越澤為他專門安排的一處安全屋,言明一旦完成任務,就立刻進入此處潛伏,等待情報站的下一步指令。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有節奏的敲門之聲,徐永昌迅速把手摸向腰間,然后仔細聆聽了一下,知道這是自己人找上門來了。

    他趕緊上前打開了房門,這個時候只見情報處長霍越澤當前一步走了進來。

    “霍處長!”徐永昌馬上立正敬禮。

    霍越澤微微點了點頭,向前兩步側開身子,讓出身后一位青年。

    徐永昌抬眼一看,頓時心頭一驚,身子立刻挺得筆直。

    “寧站長!”

    后面出現的這位青年,正是上海軍事情報站副站長寧志恒。

    寧志恒一愣,他沒有想到,這個徐永昌竟然第一眼就認出了他,看來竟然是一位故人。

    他看了看徐永昌,笑著點了點頭,然后徑直走到客廳的中間,在沙發的正位上坐了下來,霍越澤靜靜地站在旁邊。

    徐永昌回身將房門關緊,也趕緊隨后來到客廳,然后再次敬了一個軍禮。

    寧志恒很滿意他的表現,徐永昌從軍的時間不長,軍禮的姿勢卻非常標準,顯然下了功夫的,這說明徐永昌對自己的軍人身份十分的珍惜,有很強的使命感。

    他的目光爍然有神,看了徐永昌良久之后,正在徐永昌心中緊張不安的時候,突然開口問道:“你認得我?”

    徐永昌馬上頓首回答道:“卑職半年前在南市駐扎營地的校場上見過您一面,當時您剛剛接任特務大隊大隊長職務,至今難忘!”

    寧志恒目光一黯,不由得單手一拍沙發的扶手,感慨的說道:“半年光陰,匆匆而過,你我有緣,今日還能見面,可當時的那些兄弟,很多就再也見不到了!”

    說到這里,他不由得想起了第五支隊的支隊長朱衛華,那個肩膀寬寬的,總是一副爽朗笑容的中校軍官。

    當初二人各自奔赴戰場之時,即將奔赴江北戰場的朱衛華,想到的并不是為自己增加兵員,補充實力,而是以大局為重,將部下的二百名青年學生交到了寧志恒手中,就是為了能夠為國家的將來保留一些火種,留下一些棟梁之材,其為人做事,品行高潔,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寧志恒從浦東戰場歸來之后,兩個人回歸南市,匆匆一面,朱衛華就在那場南市的阻擊戰中為國捐軀,壯烈犧牲。

    雖然兩個人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寧志恒對朱衛華一直是心存敬佩之心,常常為朱衛華舍身就義,而暗自神傷。

    今日看到了徐永昌,不由得心生黯然,感慨萬千,他輕聲問了一句:“你們的朱支隊長犧牲的時候,你在場嗎?”

    徐永昌眉頭一擰,心情十分沉重,回想著當時的情景,低沉的聲音說道:“支隊長犧牲的時候,我就在身邊,那是阻擊戰的最后一天,我們頂了三天三夜,身邊的兄弟們都打沒了,就剩下不到一百人,被逼到了南市最北部的一棟大樓里,那也是我們最后一塊陣地,日本人的炮火越來越猛,我們的子彈也打快光了,最后支隊長被倒塌的柱子壓在底下,大家怎么也抬不出來,那時日本人越逼越近,支隊長說我們掩護大部隊的使命已經完成,命令我們退回租界,可兄弟們都不愿意丟下他,堅持不撤,他沒有辦法,就一槍打在了自己的太陽穴上,自絕了!”

    最后這句話一出口,寧志恒感覺心中一痛,猶如一塊巨石壓在了胸口,壓的他久久無言,他知道朱衛華戰死在了南市,可是并不知道,朱衛華最后竟然是被逼自絕,犧牲的如此慘烈!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233.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