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章 青幫大佬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    苗勇義對王鎮江的話,自然是半信半疑,僅僅分別一年,自己那個向來沉靜寡言,木訥內向的兄弟,怎么就會變成王鎮江口中形容的那樣,竟然還冠以“寧閻王”這樣的稱呼,簡直不知所謂!

    要知道苗勇義和寧志恒,十幾年兄弟般的相處,根深蒂固的印象,怎么可能因為僅憑這幾句話就改變。

    不過他也知道王鎮江沒有任何理由欺騙他,說這些都是提醒他,對寧志恒要多加防范,看來以后是要小心謹慎一些了,畢竟現在情況不同了。

    苗勇義點頭答應道:“我知道了!以后和他相處時一定注意,不過我再有幾天也要離開南市,相處的時間也不會太多,以后還不知道能不能有相見的一天!”

    兩個人交流完畢,王鎮江再三叮囑苗勇義,這才起身離開,回到了病房休息,可是他的腦海里卻一直在回想著和苗勇義交談的內容。

    對于寧志恒,王鎮江在前線的時候可沒有少聽到他的消息,這些軍事情報調查處的特務們,上了戰場和普通的士兵沒有兩樣,一樣會驚慌,會恐懼,在那個特殊環境里,他們甚至喪失平時的警覺,在不經意間的交談里,透露出很多信息。

    尤其是這些軍官大多是軍事情報調查處行動科的成員,對寧志恒自然是推崇備至,所以王鎮江對寧志恒這個名字是極為熟悉的。

    可是這樣一位在軍事情報調查處里都極具影響力的人物,竟然是苗勇義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這對王鎮江來說,可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信息。

    作為國黨等級最高的情報部門,軍事情報調查處一直以來都是神秘,恐怖,血腥的代名詞,地下黨對這個神秘機構也是了解不深。

    因為它的成員組成和加入門檻較高的原因,地下黨在軍事情報調查處內部一直沒有能力建立情報渠道,更別說接觸到寧志恒這樣的高層,可是現在看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在眼前,自己絕對不能錯過。

    時間又過去了兩天,已經換上了一套筆挺西裝的寧志恒,卻已經走在上海租界的街道上,這里是上海最繁華的地區,高樓大廈林立,街道上人流擁擠,這里幾乎就是整個上海的精華所在,世界上所有的知名銀行在這里都有分行,也素有“遠東金融中心”之稱,整個地區給人的感覺就是時尚和繁華。

    如果不是擁擠在街頭街角的那些難民,甚至都很難感受到一絲戰爭的氣息。

    他走到了一家咖啡店的門口,看了看門口的招牌,確認無誤,這才走了進去。

    拒絕了迎上來的服務生,他徑直來到一處雅致的隔間,里面早就等在那里的季宏義趕緊起身。

    “組長!”

    寧志恒示意他坐下,來到他的對面坐了下來。

    “我選的那幾處地點有問題嗎?”寧志恒低聲問道。

    寧志恒這兩天在租界里四處尋找,準備在這里為自己的情報網找到幾個好的落腳點,以便安置這么多的情報特工。

    “組長,現在租界是人滿為患,所有的地產房產都是寸土寸金,您選的這幾處地方,價格貴的離譜,就是租金也是一大筆的花銷。”季宏義低聲匯報道,他是江北幫的小老大,熟門熟路,負責在租界里進行這項工作。

    “這我知道,不過不要在意花錢,我們有足夠的資金,要盡早下手,這以后的價格會越來越貴!”寧志恒將桌子上的咖啡端起,輕輕喝了一口,感覺有些苦澀,皺了皺眉就放下了,老實說,他更喜歡喝茶,只是在這個十里洋場,還真找不到喝茶的好地方。

    其實對此情況,寧志恒早就有所預料,幾個月以前在日本占領區的時候,他還勸季宏義將他的手下盡早遷入租界安置,當時他就指出,租界的房地產價格一定會快速上升,安置的成本會變得極高。

    幸好得到他的提醒,季宏義手下那些心腹兄弟,都提前進入法租界,有了不錯的安身之地。

    可是當時他萬萬沒想到,幾個月之后,他竟然也會留在上海潛伏下來,這個時候的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已經成為上海市民蜂擁避難之所,幾十萬市民的涌入,讓租界里面的地產價格迅速飆漲,現在再想插手,已經有些遲了。

    季宏義不由得一聲苦笑,再次說道:“價格倒是其次,關鍵是有錢也買不到,所有的人都看重租界里的地產,知道這就是一個聚寶盆,根本就沒有人出手,而且就是租房子也有些晚了,幾乎每個地方都擠滿了難民,有的地方甚至把倉庫都改建為小公寓,我們這么多人,真是不好安置啊!”

    季宏義這兩天也是頭痛,盡管他在這里人頭熟絡,可是總不能真的動手把這些難民攆到街頭,讓他們無遮身之所吧!

    “要不然讓游老六想一想辦法,你要是不相信他,我還有幾個把兄弟,也都可以接觸一下,您看呢?”季宏義再次小聲問道。

    “不行,我早就說過,這件事情還是要我們自己辦,不能假手于他人。”寧志恒斷然說道。

    之前季宏義就提議讓游老六參與這件事情,畢竟在法租界里,游老六的門路更多一些,可是寧志恒根本就不同意。

    這中間就牽扯到了青幫幫派之間的勢力分布,在上海青幫中有幾個分支,每一個分支都有自己的勢力范圍。

    季宏義所在的江北幫就是其中之一,其主要勢力就是在蘇州河以北,因為蘇州河之前的舊稱,就叫做吳淞江,所以這個分支就以江北幫命名。

    可是自從一九三二年,上海事變之后,日本人在上海的勢力迅速膨脹,占據了蘇州河北岸地區,劃為日本占領區,把江北幫生生的逼走,無奈之下,江北幫只能退入青幫的大本營法租界,可是勢力大不如以前。

    而此時的法租界,自然是青幫大頭目岳生的天下,只要他跺一跺腳,整個上海灘都為之動容,游老六作為岳生的門生弟子,在法租界里活動能力自然是要比季宏義強上不少。

    可是寧志恒為人謹慎多疑,又怎么能夠把這么重要的事情交給游老六,所以對季宏義的提議斷然否決。

    至于找其他的幫派成員幫忙,寧志恒更是不會同意,為了安全起見,這件事只能由自己人來完成。

    寧志恒只能是吩咐季宏義再加緊尋找落腳點,戰爭很快就會結束,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潛伏的前期準備是一個很復雜的工作,需要處理的事情千頭萬緒,既要保證隱蔽安全,又要便于以后的行事和勢力發展,寧志恒為此也是頗為頭痛。

    時間又過去了兩天,晚上九點左右,季宏義和游老六又來到了寧志恒的辦公室。

    “大隊長!”

    “組長!”

    現在寧志恒手下的人對寧志恒的稱呼很是雜亂,之前從南京總部帶過來的老人都習慣稱呼他為“組長”,畢竟寧志恒擔任特務大隊大隊長時間不長,才短短的二十天時間,還來不及改口,再說這樣稱呼也顯得親近許多。

    至于后來加入偵查中隊的隊員就會稱呼他為“大隊長”,游老六認識寧志恒的較晚,就稱呼他為“大隊長”。

    現在寧志恒又調任為上海軍事情報站副站長,有時候一些手下就改口叫“站長”,搞得寧志恒也懶得管,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

    “怎么,你們晚上不去三月灣等著接收物資,跑到我這里來做什么?”寧志恒放下手中的鋼筆,看著兩個人皺著眉問道。

    數天前,霍越澤就帶著所有人員渡過黃埔江,重新進入浦東,白天強行接收倉庫,晚上就徹夜運輸,抓緊一分一秒地搶運物資。

    據霍越澤的消息稱,現在浦東的戰事越發的激烈,六天前,日本人果然在高橋地區突然發起登陸作戰,投入的力量很大,勢必要在這一次的進攻中,突破沿江防線,擊潰中方右翼戰場。

    可是沒有想到,中國軍隊竟然早就有所準備,提前布置好了陷阱,不止有重兵埋伏,還早就布置好了重炮部隊,最終的結果是,日本軍隊損失慘重,灰溜溜的退了回去,之前準備策應行動的便衣隊剛剛沖出了惠特爾舊倉庫,就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以致全軍覆沒。

    這一次的登陸失敗,讓日本人越發的惱羞成怒,再加上左翼戰場取得重大突破,讓他們的氣焰越發的囂張,所以不斷的加大登陸戰的力度,浦東戰場的形勢越發的危急。

    在這樣事態嚴重情況下,浦東戰場上所有的軍隊都頂在前線,之前在那些倉庫里留守的一些軍士,也被全部調往了前線,整個浦東倉庫處于無人看守的狀態。

    霍越澤之前還要費些手腳出示調防指令,把看守人員攆走,現在干脆就是直接打開倉庫搬運物資,不過霍越澤處事嚴謹,最后搬空倉庫之后,還是要把封條和大鎖還原,盡量避免日后麻煩上身。

    所以這項工作是進行的非常順利的,每天晚上季宏義和游老六都是守在江邊,接收物資,忙上一個通宵,今天卻是不知為什么,一起跑到這里來了。

    寧志恒看著他們二人,倒是沒有發現有驚慌失措的神色,于是淡問然道:“是運輸物資出了什么問題嗎?”

    游老六趕緊上前一步,回答道:“大隊長,物資運輸是沒有出問題,不過今天傍晚的時候,我被岳先生喊了過去,他說想見您一面,有些事情當面談一談!”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176.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