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零八章 開誠布公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    寧志恒的情況,他鄭宏伯自然是一清二楚,幾個月前他初見寧志恒之前,就已經刻意留心多時。

    軍事情報調查處青年一代的領軍人物,保定系的骨干代表,行動科的軍事主官,這一系列的名頭都表明了這位寧副站長是一位什么樣的角色。

    更別說之后在上海進行鋤奸任務,兩個人還有過不少接觸,親身領教了寧志恒那犀利至極的狠準眼光,不過兩個小時就在一堆看似無關的材料中,找出了駱興朝這個內鬼。

    之后的表現就更是耀眼,只身潛入日本占領區,沒有要上海軍事情報站的任何幫助,就在日本人的心腹之地,刺殺十多名日本特工和三名叛徒,竟然不損一人,全身而退,現在想一想,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昨天晚上,處座面授機宜之時,竟然明確指出,寧志恒身為上海軍事情報站副站長,竟然可以自行帶領一隊特工,不受自己指揮,甚至可以直接與軍事情報調查處總部聯系,接受總部的命令,這豈不是說,上海站一分為二,各行其事。

    這倒好,這個副站長除了名義上是自己的副手,實際上根本不受自己的節制,手下自成系統,成了一個獨立王國。

    不過處座說的也有道理,寧志恒和他手下的嫡系,都是十足十的保定系成員,就是硬和自己手下合并,也不會真聽自己的指揮。

    再加上一旁的邊澤也清楚地指出來,寧志恒此人性格極為強勢,根本不會屈居他人之下,當初在南京總部之時,就是谷正奇趙子良這些老資格的高層,都要讓寧志恒三分,可想而知此人的作風。

    這樣的人真的和自己相處,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這個正站長只怕就會被架空了吧!

    “志恒,你們之間還需要這么客套嗎!如此的上海已經今非昔比,你我這個上海站長從今往后都要隱姓埋名,做個販夫走卒,敵后的工作哪里有這么好做啊。”

    聽到鄭宏伯在這里大倒苦水,寧志恒也是心有同感,這個時期的軍事情報調查處,還沒有過在敵后潛伏的工作經驗,在很多事情上的處理都很粗糙。

    至于以前的那種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特權,就更不要說了,等待他們的將是臥薪嘗膽般,苦行僧一樣的生活。

    需要像變色龍一樣融入身邊的環境之中,提高十二分的警覺,注意周圍事物的細微變化,就連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總之在這種四周皆敵的環境下,任何一絲疏忽都會導致滅頂之災。

    “是啊!站長說的極是!以后的一切都會改變,現在我們的工作方式必須要迎來重大的改變,所謂狡兔三窟,我們要多留個心眼,多布置一些暗手才是。”

    鄭宏伯一聽就知道,這是要把事情說開了,這樣也好,大家的事情都擺在明面上,也好過將來勾心斗角,相互掣肘。

    鄭宏伯一臉的誠懇地說道:“愿聞志恒高見!”

    說到底,鄭宏伯面對寧志恒是沒有心理優勢,也就是說,他自己知道,以他的能力和地位難以壓的住寧志恒,就干脆把二者擺在平等的位置上來相待,這樣反而會對雙方都有利。

    寧志恒輕咳了一聲,開始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其實我覺得在以后相當長的時間里,上海站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好自身的安全,其次才是如何對日本人進行有效的打擊。

    我有一個想法,說到潛伏,日本間諜,或者是紅黨地下黨都是最有經驗的,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學習他們那樣,把整個上海站的特工分成數個,或者是數十個工作小組,打散開來,其中以單線聯系方式為主,同時預留一批行動隊員,集中管理,專門負責具體執行,這樣的方式好處多多,很適合在敵后作戰。”

    看著鄭宏伯有些意動,寧志恒接著說道:“尤其是處座要求我主持破襲工作,危險性極大,一旦失誤就難免陷于敵手,我們不能保證他們在日本人的嚴刑拷打之下堅守本心,為了安全起見,我想我的人手就不和上海站產生橫向的聯系,而是你我各自單獨管理,有情況我再向站長您匯報,你我之間進行溝通,不知站長意下如何?”

    鄭宏伯心中不禁暗自好笑,這個小狐貍說的冠冕堂皇,其實還不是為了抓住手中的人馬不放,不愿意聽命于自己,好在之前處座早就交代的清楚,自己也不想把這樣一個驕橫的過江龍收在身邊,為自己找麻煩。

    他哈哈一笑,說道:“志恒你說的很對,那就按你說的來,我們兩組人馬各自潛伏,有情況我們兩個直接聯絡溝通!”

    “好!”寧志恒也是一拍桌案,看得出來鄭宏伯是早有此意,倒是自己枉做小人了,不過事情必須要說開了,不然以后必留后患。

    上海軍事情報站里面的隱患太多,自己要盡量和他們少打交道,以免惹禍上身,再者就是上海站都是處座的班底,自己的力量是保定系,強行融在一起難免產生利益的糾葛,發生內耗,對大家都不利。

    更重要的是,寧志恒準備在上海組建自己的情報大網,其中必須是自己信任的嫡系,絕不能夠讓處座的人滲入其中。

    兩個人坦誠相待,很快就把各種細節商討清楚后,鄭宏伯起身告辭,寧志恒將他送走,馬上把手下的軍官叫到辦公室里,開始商討下一步行動。

    他環視著屋子里這幾位軍官,這里的人都是他的心腹手下,朗聲開口說道:“現在的情況大家都清楚了,我們以后就要在敵后,在上海潛伏下來,伺機對日本人進行破襲行動。

    可是我們要想潛伏上海,首先就是要有錢,所以浦東倉庫的運輸不能停,幸好我之前多留了個心眼,三十輛卡車還留在對岸的倉庫里。

    至于處座那里,我已經打點好了,他已經默許我們的行動。

    越澤,你帶著我們的人今天連夜過江,開始加大力度占領倉庫,搬運物資,白天休息,晚上徹夜不停,我估計最多不過一個月,國軍必然會全部撤退,時間不多了,大家一定要全力以赴!”

    “是!”眾位軍官高聲領命。

    “宏義,通知游老六,讓他也多組織一些船只,加大運輸力度,搶運物資,不能便宜了日本人。”

    “是!”季宏義也高聲領命。

    寧志恒把事情安排給了自己的部下,自己則是出了駐扎地,趕到了德普醫院。

    苗勇義的傷勢漸好,再過幾日行動能力有所恢復,就會轉向后方基地,兄弟二人又將各奔一方,自然是要多聚一聚。

    他進入苗勇義的病房,看見苗勇義正在床邊練習行走,額頭上滲出絲絲細汗,便笑著對他說道:“你這急性子一點沒改,欲速則不達,還是要量力而行。”

    說完,將手中的瓜果放在床頭,然后笑著對一旁向他打招呼的陳正文說道:“陳兄今天的精神不錯,看來很快就可以撤回后方了!”

    “醫院已經通知,我后天就走,這一次多虧了寧老弟了,以后相聚有日,一定要好好請你喝一杯。”陳正文也是誠懇地說道。

    “好,一言為定!”寧志恒微笑著點頭答應。

    苗勇義這時有些堅持不住,就斜靠在床邊,輕輕喘了一口粗氣,悶聲說道:“我實在是有些不愿意待在這里,只盼著快點好轉,再拿槍和日本人拼,為我那些兄弟們報仇!”

    他的話讓周圍的人一時都靜了下來,只有寧志恒上前安慰道:“還是稍安勿躁,我這幾日有些空閑,陪你多練一練,耐心把傷養好才是。”

    三個人相互聊了一會,寧志恒看病房內太擠,就扶著苗勇義去院子里練習行走。

    陳正文也躺在病床上休息,就在這個時候,與他一床之隔的王鎮江卻是輕輕開口問道:“陳兄,剛才那位少校軍官是誰啊?我看和你還有苗兄弟都很相熟啊?”

    陳正文點頭答道:“那位軍官是苗兄弟在黃埔軍校的同窗,寧志恒少校!別看年輕,可卻是軍事情報調查處的少校軍官,能量大的很,我當初命懸一線,多虧了他送給我一支多息磺胺,不然早就去見閻王爺了!”

    “寧志恒?”王鎮江聽到這個名字一愣。

    “怎么?你認識?”陳正文開口問道。

    王鎮江下意識地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認識,只是看他年輕的很,卻已經是少校軍官,這才問一問,這位寧少校不簡單啊!”

    陳正文聽完這話,心中也是贊同,他早知道寧志恒的身份不一般,軍隊中光靠死打硬拼,是不可能這么快得到升遷的,更何況是軍事情報調查處的軍官,這自然是這位寧志恒少校背景深厚的原因,不過寧志恒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愿意在后面嚼寧志恒的舌頭,這就沒有接王鎮江的話頭。

    王鎮江還想著多問些情況,看陳正文并不愿意多談,略微有些失望,也就只好不再言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174.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