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零三章 戰局突變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    寧志恒和苗勇義兩兄弟終于再次相見,自然是歡喜無限,兩個人都不禁都恍如隔世,感慨萬千。

    自從一年前,寧志恒突然在畢業時被一道命令緊急召走,兩個人就再也沒有相見,自小到大他們還沒有分開過這么長時間,苗勇義一直都是擔心寧志恒的下落,可是他很快隨軍開拔至西北前線,之后發生了很多事情,就再也沒有機會尋找寧志恒。

    而寧志恒也是多次寫信給苗勇義,可都是沒有回音,加上他這一年不知經歷了多少,根本抽不出時間來仔細尋找苗勇義的具體下落,直到半個月前才見到了已經昏迷不醒的兄弟。

    寧志恒將苗勇義攙扶到病床上坐下,這個時候,身邊病床上的一位中校軍官看著寧志恒輕聲說道:“冒昧的問一下,請問您是不是就是寧志恒少校?”

    寧志恒抬頭一看,馬上就認了出來,這就是那位傷勢嚴重,感染發燒的軍官,當時他的同伴武同光為了他,不惜給寧志恒下跪求藥,最后寧志恒實在迫于無奈,將一支多息磺胺送給了他使用,現在看來這位中校軍官恢復到不錯,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寧志恒微微點頭,開口說道:“是我,我們之前見過,不過你那個時候正在昏迷,看來現在恢復的不錯。”

    這位中校軍官聽到真是寧志恒,趕緊起身,上前對寧志恒握住他的手,感激的說道:“多謝寧少校的救命之恩,我醒來之后,同光都跟我說了,是你贈送的一支磺胺救了我這一條命,真是無以為報啊!”

    看到他一臉的感激之情,寧志恒不禁有些愧然,當時的情景并不是這樣,自己為了那一只磺胺,險些將武同光打死,最后是迫于形勢,這才把藥送了出去,現在人家跑來感恩戴德,搞得他著實不好意思。

    “言重了,你應當謝你的兄弟武少校,我確實沒有做什么!”寧志恒有些尷尬的說道。

    一旁的苗勇義不禁也開口說道:“武少校傷勢較輕,已經送往后方基地治療,這位是二十五師的陳正文團長,他這些天一直向我打聽你的消息,說要向你當面致謝。”

    原來苗勇義清醒之后,所有的病友和醫護人員對他都極為照顧,他之后才知道了當時病房里發生的一切,原來是自己的兄弟寧志恒找到了他,并為他找來了救命的磺胺,真是世事難料,誰能想到在淞滬前線,竟然和寧志恒相見,可惜當時自己正處于昏迷之中,兄弟二人并未有過交談,殊為可惜。

    之后,寧志恒的手下軍官季宏義不僅專程來看望苗勇義,還帶來了大量珍貴的西藥,這讓所有人都大喜過望,同時醫護人員也是愛屋及烏,對苗勇義精心照顧,再加上苗勇義身體素質好,恢復的很快,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行走了。

    在苗勇義的介紹下,寧志恒和陳正文也重新見禮,相互交談了幾句。

    寧志恒看病房里人實在太多,就將苗勇義攙扶著來到病房外的院子里坐下,兩個人相互訴說這一年來的種種遭遇。

    原來苗勇義當時在前線,沒有多久就因為一次意外負了重傷,脫離了部隊,后來在老鄉家養很長時間才歸隊,當時寧志恒的書信就沒有轉到他的手里,后來軍隊不斷地轉移駐地,最后被調至上海前線,參加了淞滬會戰。

    當他們談到那些同窗時,苗勇義久久不能自制,當時一個班的同窗幾乎有近三成在楊行和蘊藻浜爭奪戰中陣亡,其中就包括了最親密的兄弟柯承運。

    寧志恒也是悲痛難言,這么多同窗一起陣亡,讓他再一次感受到了生死離別的痛苦。

    最后寧志恒也把自己這一年來的經歷簡單的給苗勇義大概說了說,但是涉及到機密情報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訴苗勇義。

    其實苗勇義早就在季宏義的口中,得知自己這位兄弟,竟然加入了軍事情報調查處,并且如今已經晉升至少校軍銜,可是他還是難以相信自己這位平時性格內向,沉默寡言的兄弟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名情報特務,這種巨大的反差讓苗勇義一時間難以想象。

    聽到了寧志恒的敘述,苗勇義這才感慨的說道:“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被賀教官送進了軍事情報調查處這樣一個機密部門,怪不得我多次托人打聽你的下落,可是根本查不到,現在還成了行動組長,特務大隊的大隊長,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

    寧志恒也是一聲苦笑,他知道苗勇義的性格耿直,不太喜歡搞情報的行當,不過人各有志,各自有自己的路要走,也就不再多言此事。

    而是把話題扯開,接著說道:“今年六月的時候,我們全家都搬離了杭城,前往重慶暫時避難,我也把你的父母家人都接了過去,現在他們在生活的很好,有我父親的照顧,你一切都不用擔心。”

    “什么?你把我父母都送到重慶去了。”苗勇義乍然聽到寧志恒的話,頓時大吃一驚,他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怎么好好的寧志恒要舉家搬遷,還把自己的父母也帶走了。

    寧志恒仔細給他解釋了一遍,將其中的利害給他剖析清楚,最后說道:“中日之間的大戰,在初級階段,日本人肯定是要大占上風的,杭城距離上海太近了,必然會很快淪陷,我把伯父伯母接到重慶也是為了以防萬一,日后戰事平息,我們還是要回來,只是暫時離開幾年,你也不用太過擔心。”

    苗勇義此時也明白了寧志恒的良苦用心,他也是長嘆了一聲,說道:“這一次和日本人交手,才知道雙方的差距有多么大,以血肉之軀,血氣之勇是不能彌補國力的懸殊,我對此次大戰也是失望至極,現在我所在的部隊也都打完了,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只能憑天由命了!”

    說到這里也是神色暗淡,對自己的前途一片茫然。

    寧志恒勸慰道:“我們是黃埔畢業生,走到哪里都是急需要的人才,還怕沒有報國的機會嗎,好好養傷,很快你就可以回到后方修養,到時候自然會給你安排職位。”

    兩個人在一起敘談了許久,這才把苗勇義送回到了病房,寧志恒告辭離去,相約過幾日再來看望。

    寧志恒和季宏義出了病房,寧志恒這才想起來,原特務大隊大隊長翁向榮也在德普醫院住院治療,寧志恒和他匆匆見過一面之后,就趕往浦東戰場,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個月了。

    寧志恒轉身向季宏義詢問,才知道,翁向榮已經于六天前撤回了后方醫院治療。

    寧志恒這才趕回了駐扎地,準備當天晚上再次渡過黃浦江,回到浦東,督促隊員抓緊運輸物資。

    可是就在下午四點鐘左右,季宏義進來報告道:“組長,軍情處總部的急電,這是譯好的電文。”

    說完,將一份電文遞交到寧志恒的手中,當初寧志恒在南市駐扎地留下一部電臺,交給季宏義,以方便和浦東及時進行聯系。

    寧志恒接過電文,果然如他心中所想,這是一封命令特務大隊迅速撤回南市待命的電文。

    寧志恒放下了電文,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他拿起筆草擬的一份電文,對季宏義說道:“馬上給浦東發報,命令他們明日晚上從陳延灣直接渡江撤回,把車輛都放在對岸,靜觀其變吧。”

    季宏義接過電文,不禁猶豫的說道:“這么快就撤回來,可惜了那么多的物資!”

    寧志恒也是心中一痛,這白撿的金山銀海,放棄了確實太可惜了,不過他不知道處座到底對他,對特務大隊有什么新的安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在第二天晚上,特務大隊的所有成員將最后一批物資運過了黃浦江,也借著舢板返回了南市。

    季宏義帶著人和游老六輕車熟路處理貨物,其他隊員趕回駐扎地休息。

    轉過天來,上午十點左右,季宏義就匆忙趕到寧志恒的辦公室,向他匯報道:“組長,我剛從醫院回來,前線突然間送回來大量的傷員,聽最新的消息,蘊藻浜失守了,左翼戰場全軍敗退,日軍已經向大場進發。”

    “什么?”寧志恒不由得大吃一驚,雖然是早就心理準備,可事到臨頭還是心驚不已,蘊藻浜的失守,打破了這么長時間以來,戰場相持不下的僵局,左翼戰場的日軍終于突破了中國軍隊的重要防線,將目標直指中部戰場,兩相夾擊中部戰場的中國軍隊,可以說戰局已不可逆轉。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車輛之聲,軍隊的行進之聲交織傳來,門口的警戒哨聲也快速拉響,寧志恒趕緊快步出了房間,大聲喝道:“緊急防御!”

    一聲令下,所有特務大隊隊員在極快的速度,拿起武器,進入防御位置,將整個駐扎大院防御部署完成,槍口對外,子彈上膛,靜靜等待著寧志恒命令。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168.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