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章 噩耗傳來(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    會議很快就結束了,各個科室回去后馬上把會議精神傳達到了每一個人,一時間軍事情報調查處上上下下都涌動了起來。

    軍事情報調查處里全都是軍人,不是軍中抽調精英就是軍校畢業畢業生,他們之中有很多人并不是真心愿意當特務,都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才進入了軍事情報調查處,畢竟作為軍人,有很多人還是愿意在軍隊中發展。

    還有一部分人員,是沒有得到重用,他們不像寧志恒這樣手握實權職位,當然不愿意在辦公室的瑣事中蹉跎歲月,也覺得這一次是個好機會重回軍旅。

    這些人都很愿意抓住這個機會,再一次進入軍隊行列,更有很多人在其身后的勢力命令下,也都準備加入。

    其中就有以黃賢正黃副處長為首的保定系,其實保定系一直以來都是國民軍隊中的中堅力量,就是領袖本人也是保定軍官學校畢業,老牌的保定系成員,只不過后來自己創建黃埔系,所以對保定系還是頗為信任的,尤其對黃埔系中的保定系并沒有隔閡,反而認為這是以自己的黃埔系替代保定系的好事情。

    所以只要是保定系新生代,在軍中都很受重用,這就讓軍事情報調查處里面的很多保定系青年軍官找到了黃賢正副處長,愿意報名參加,去組建這支軍隊,黃賢正自然也是樂見其成,這也是他插手軍事力量的最佳時機。

    而處座更不用說,他更是調集了很多嫡系人員,甚至從各個分站抽調很多人手加入組建隊伍。

    這個時候沈勛副處長也從自己的勢力里面調派了一些人員加入其中,組建工作必須在二天之內完成,一切工作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

    寧志恒自然沒有參與其中,作為黃賢正最得力的手下和保定系最具實力的軍官,黃賢正也是不會允許寧志恒這么做。

    可是就在寧志恒靜觀其變的時候,他的嫡系心腹,最得力的助手王樹成卻是找到了他。

    “你是不是昏了頭?”寧志恒看著眼前這個青年軍官,提拔的身形,濃黑的劍眉,淳厚卻不乏清澈的目光,這是他最信任的部下,卻要報名參加這一支軍官部隊,參與組建武裝軍隊的行列中。

    “那是要上戰場的,豈是兒戲?你手下的兵士不再是訓練有素的軍中精英,只不過是一些青幫的幫眾,學生,甚至是平民商販和難民,他們沒有經過任何軍事訓練,你知道帶領這樣一支部隊上戰場意味著什么?這就是一場災難!”

    寧志恒指著王樹成的鼻子訓斥著,他不明白,王樹成怎么會有這樣的念頭,他剛剛畢業一年就成為上尉軍事主官,而且在自己的幫助下,用不了兩年就會晉升為校級軍官,成為保定系里的骨干力量,可以說是前途遠大,可是卻一定要去帶兵打仗,奔赴戰場。

    王樹成沒有想到寧志恒的反應會這么大,幾乎就在他一開口,就斷然拒絕了他。

    “組長,你是知道我的。其實我從一開始就不喜歡當特務~”

    “是特工!”看到寧志恒射來的惱怒的目光,趕緊改口說道,“我報考軍校的初衷,就是馳騁沙場,報效國家,可是老師還是選中了我加入軍情處,從一開始我就不習慣這里的一切,我沒有你這樣頭腦,更沒有你出眾的身手,心也不夠狠,做事情總沒有決斷,總之我從心里不喜歡這樣,我還是想帶兵打仗。我是學步兵的,我可以把那些人訓練成合格的戰士,我可以帶著他們建立功勛,報效國家~”

    “好了,我們搞諜報的一樣也是報效國家,甚至可以做的貢獻比當一名普通的軍官要大的多,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我不會同意的,調職報告我是不會簽字的,就是處座也要給我這個面子。”寧志恒揮手打斷了他的話,不容質疑的拒絕了王樹成的申請。

    軍中職位的調動,必須要自己的直屬主官的簽字同意,寧志恒是絕不會讓自己最信任的心腹走上淞滬戰場。

    軍事情報調查處組建的這一支部隊被稱作蘇浙別動隊,開始的初衷是輔助正面作戰部隊,配合正規軍對日軍進行突襲、狙殺、偵察、破壞等游擊作戰,可是實際上隨著戰局的迅速逆轉,最后被迫與日軍的正面作戰,傷亡十分慘重,淞滬會戰之后收攏時僅剩二千余人,在大撤退途中傷員和散兵也是損失頗重,最后撤回安徽時還剩下不足一千余人,折損高達九成!

    這樣的情況,寧志恒怎么可能讓王樹成報名參加,他完全沒有半點商量的余地,就拒絕了王樹成的申請。

    只要他不同意,即便是處座也不會強自下令王樹成調職,再說處座更想調派自己的人來掌握軍隊,肯定是樂見其成的。

    可是王樹成并沒有死心,他知道自己是保定系的背景,就直接找到了黃賢正那里,再三請求要加入,直到黃賢正干脆給寧志恒打個電話。

    經過多方磋商,最后寧志恒看王樹成去心已定,再難挽回,只好同意了他的調職申請。

    “樹成,你我是同窗,又是同事,還是兄弟,我真心不愿意你離開,可是你執意如此,我再難挽留,只能愿你在戰場上多加小心,安全歸來!”寧志恒雙手拍了拍王樹成的肩頭,輕聲說道。

    王樹成看著寧志恒不覺有些陌生,這個同窗兼上司一直以來給他的印象都是沉穩剛毅,意志堅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對任何事情總是胸有成竹,沒有什么事情可以難得住他,可是今天卻是顯得有些躊躇猶豫,讓他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看著寧志恒過于沉重的表情,王樹成笑了起來,輕聲說道:“組長,何必如此傷感,你我都是軍人,本來就該上疆場拼殺,縱然是犧牲也是無怨,我不是獨子,你給我的財物我都寄回了家中,足夠一家人的生計,身無牽掛還有什么怕的?再說這一次去上海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機會,等大戰結束,我們再聚!”

    寧志恒只是點點頭,不再多說。

    樓下廣場上集結哨聲響起,王樹成微微一笑,挺身立正,向寧志恒鄭重地敬了一個軍禮,轉身快步離開寧志恒的辦公室。

    寧志恒來到窗口,推開窗戶,注視著此次派往前線的二百名軍官隨著哨聲,迅速集合上車,浩浩蕩蕩的出發,奔赴了上海戰場。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寧志恒久久不語!

    此后的一段時間里,彌漫在空中的戰爭氣氛越來越濃,前線的廝殺隨著日本軍隊的增援到來,也越來越激烈。

    軍事情報調查處的所有人都在緊張的關注著前線的實況變化,上海軍事情報站回報的消息已經逐漸的滯后,有時候對戰況只能以大概,可能來描述,最后甚至有幾天斷絕了通訊。

    可以想見此時戰況之激烈,以軍事情報調查處的情報能力竟然無法進入戰場一線,幾乎已經喪失了情報偵察能力。

    至于軍事情報調查處組建的別動隊,他們根本沒有訓練的時間,幾乎在組建一開始就已經投入了戰斗,在戰場上襲擾敵軍,救助難民和傷員,突襲倉庫搶運物資,甚至直接與日本正規軍作戰,戰場情況之嚴峻遠超過眾人的預料,折損頗眾。

    至于南京城里已經是風聲鶴唳,不時響起防空警報之聲,日本飛機的轟炸已經越來越頻繁,城區里面多處人員傷亡,建筑物被炸塌,已經開始有市民離開南京城,拖家帶口的向后方城市遷移。

    直到九月底的一天,趙子良打來電話。

    “志恒,帶隊和我一起去東城門接應車隊。”趙子良的聲音顯得極為沉重。

    寧志恒接到電話便是心頭一緊,趙子良的聲音里明顯帶有哀傷之意,這一定是個壞消息。

    他趕緊命令第一行動隊集合出發,此時第一行動隊隊長已經由趙江擔任。

    寧志恒上了趙子良的轎車,率先開出了軍事情報調查出的大門。

    “科長,這是去做什么?”寧志恒沉聲問道。

    趙子良看了看寧志恒,開口說道:“這一次從前線帶回來的陣亡將士遺書和遺物,其中有我們軍情處的人員,通知我們去領。”

    聽到這句話,寧志恒心中一頓,他的眼中馬上閃過一絲憂色,半晌沉默不語,他不知道王樹成在不在陣亡名單里面,但愿吉人天相。

    淞滬會戰中方軍隊死傷的過于慘重,每一天都有成千上萬的將士犧牲,最慘烈的時候,一天就有一個師的傷亡,成建制的部隊全軍覆沒,消失在戰爭序列里,根本無法進行統計。

    因為參戰沒有多久,別動隊的指揮權就已經交由統戰部指揮了,對于別動隊的現狀,軍事情報調查處總部也沒有具體掌握,寧志恒心中不由得忐忑不安。

    來到東門的廣場上,已經有好多輛軍車將物品卸了下來,各個部隊的接收人員開始整理遺物。

    趙江也帶著人上前清理,很快清理完畢,一張陣亡名單遞交到了寧志恒的面前。

    寧志恒緩緩地接過名單,屏住了呼吸,仔細的核對上面的名字,滿滿的一張紙上,都是一個多月前奔赴前線的青年軍官的名字。

    最終“王樹成”三個字,還是出現在他的眼簾中!

    寧志恒的腦袋“嗡”的一聲,大腦瞬間空白一片,身形不覺一晃,只覺得口中的唾液猶如的苦澀膽汁,苦入心脾,感覺身體突然空了一般。

    王樹成那淳厚的笑容,真誠的目光在眼前不停地閃現,如同幻影,寧志恒痛苦的肝腸寸斷,不能自抑!

    到底還是沒有躲過這一關!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3122.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