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畫圖像(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寧志恒的意識回歸,慢慢收回了放在池田康介額頭上的左手,右手也松開了他的頭發,手一甩將已經耷拉下來的腦袋丟開。

    他突然出手殺人,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谷正奇和于誠看著半邊臉上還沾有血痕的寧志恒,頓時心中也不禁生起一絲寒意。

    就連一旁的王樹成和孫家成也是心驚肉跳,寧志恒平時對他們都是盡量的平靜溫和,今天才看到了自己組長狠辣的一面。

    谷正奇連忙打了個哈哈,開口說道:“好了,這時間也不早了,那邊顧文石的案子我們也要去盯一下,志恒,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他向于誠示意,兩個人向寧志恒點了點頭,就匆匆忙忙走出審訊室。

    出了審訊室不遠,于誠就小聲的問道:“科長,我們還要去盯著寧志恒嗎?”

    谷正奇背著雙手,臉色變得深沉,眼睛眨了眨,想了半天才沉聲說道:“還是算了吧,這個寧志恒兇性發作,翻臉就殺人,我們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去觸這個霉頭。”

    于誠聽完這話,也是心有余悸,他們這些人都是老牌特工,手中誰沒有幾條人命,論手段,論膽氣都是上乘,可是今天看見寧志恒那張兇狠猙獰的面孔,心中也不自覺的有些懼意。

    于誠想到今天審訊室里的情景,不由得嘆道:“今天寧志恒在審訊期間,擅自擊斃疑犯,這可是違反規定,要登記在案的,這個家伙真是一點顧忌和猶豫都沒有,不就噴了口血嗎?反手就下了殺手,真是個心狠手辣的角色!”

    谷正奇苦笑著搖了搖頭,對于誠說道:“你現在才知道這個小子的危險的吧!不要以為他初出校門就可以輕視他,有些人天生就是狠種,像寧志恒這種人,心性從根子上就狠,不像一般人還要經歷風雨鍛煉才能夠漠視生死。

    我老早就看出這小子不是善茬,別看他對我們這些老家伙一直都是態度溫順笑臉相迎,可是那雙眼睛瞞不了人。

    別人都是外表冷血,以掩飾內心里的弱點,可寧志恒恰恰相反,外表溫和,卻是從骨子里都是冷的!別人都說我是笑面虎,可這小子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再說以寧志恒現在的身份,殺死個把疑犯算什么,更別說這個疑犯是他親手抓捕的,難道還有人昏了頭,敢說他殺人滅口嗎?再說這個疑犯已經沒有審訊價值了,留著也是個廢物了,死了也就死了!”

    說到這里,他嘆了口氣:“看來我們還是要自己想辦法,在他身上是找不到便宜可沾了!

    我們還是把精力放在顧文石身上吧,我看他的樣子熬不了兩天了,這兩天再抓點緊,但愿能有一個好收獲,在處座面前也好交差,給他一個交代。”

    這個時候,寧志恒也吩咐審訊人員將池田康介的尸體拖走,轉過頭來對孫家成命令道:“馬上帶一些精干的人員,盡快摸清那家達明棉紡廠的情況,你是干過地形偵查的,這些事你拿手?”

    “是,我馬上去辦!”孫家成趕緊領命而去。

    寧志恒這才快步出了審訊室,王樹成緊緊跟在后面,寧志恒吩咐道:“你讓手下的隊員待命,等天黑了,那些日本間諜都回了巢,我們就來個一網打盡!”

    王樹成也趕緊點頭領命,轉身去安排人手,準備晚上的行動。

    寧志恒回到辦公室,這時一直在執行全城搜捕任務的第三行動隊長聶天明,也趕回來向他復命。

    寧志恒看到聶天明進來,不禁高興的說道:“天明,你回來的正好,所有人員不能離開軍事情報調查處,隨時待命,晚上我們有一個行動。”

    聶天明一聽心中大喜,他的第三行動隊被寧志恒調去進行全城搜捕的工作,結果六天下來什么收獲也沒有。

    可是一回來就聽組長說有大行動,趕緊點頭領命而去。

    寧志恒看著聶天明離去,這才上前將房門鎖死,回到自己的座椅上坐下,現在才有時間回想今天截取池田康介腦海中的畫面,他閉上眼睛,仔細的回想著。

    第一幅畫面自然是池田康介少年時代,在家中生活的場景,這應該是一個在海邊打漁為生的家庭,這幅畫面沒有什么價值。

    第二幅畫面也一樣,應該是池田康介在青年時代加入諜報組織后,在接受訓練的場景,也沒有什么價值。

    第三幅畫面,場景比較危險激烈,這應該是池田康介諜報生涯中,最記憶猶新,也最為危險的一次經歷,不然他不會在臨死前回想到這個場景,但對于寧志恒來說,也沒有什么價值。

    第四幅畫面,包含的信息量就非常大了,看場景應該是日本間諜組織抓捕了一名中國男子,池田康介和他的同事正在用電刑折磨這名男子,并追問這名男子其他的同伙下落。

    這個場景幾乎和自己審訊池田康介的情景簡直一模一樣,所以池田康介應景生意,觸發了他的這段記憶,當時腦海中才出現了這幅畫面。

    看里面池田康介的容貌,和現在完全一樣,也就是說記憶中發生的事情距離現在時間很近,而寧志恒最關心的,就是這名男子最后的結局。

    如果是這名男子寧死不屈,在殘酷的電刑之下仍然沒有開口,那么等待他的將是長期的,永無休止的折磨,直至最終就是死亡。

    可是如果這名男子沒有挺過這場嚴酷的刑罰,最終熬不過去,變節投降成為叛徒,那么他的同伴或者他身后的組織,一定會因為他的變節而遭受巨大的損失。

    而且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大,因為寧志恒能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敵我雙方里真正能夠做到寧死不屈,以堅定不移的信仰和意志力,無視肉體遭受的非人折磨,熬過嚴酷刑罰的真正勇士都是極少數的。

    寧志恒親手抓捕的這么多的間諜里,也就付誠熬過了嚴刑拷打,不過最后也沒有熬過電刑,當場傷重而亡。

    其他的日本間諜都沒能熬過去,只有今天的池田康介知道自己是熬不下去的,干脆就咬舌,絕了自己招供投降的后路,這其實就是在求死,他寧愿死亡也無法面對永無休止的非人折磨。

    寧志恒知道第四副畫面中的這名男子非常重要,這是他必須要重點記憶的對象,他的身份無論是國黨還是地下黨,都是自己的同伴,只要堅持不住投敵叛變,都會造成嚴重后果,自己必須要有所準備。

    第五幅畫面,才是寧志恒當下最需要的信息,畫面里出現的場景應該就是,深夜里日本調查小組的其他成員,在一起匯總資料的情景,一共是八名成員。

    按照山內一成的交代,平時會有兩個人一組擔任警戒工作,也就是說總共有十個小組成員,看來在這一點上,山內一成并沒有說謊。

    其中眾人矚目的那名男子應該就是調查小組的組長竹下健司,池田康介對他的印象很深,畫面中他的容貌很清晰。

    這一次截取池田康介記憶中的畫面里,只有那名受刑的中國男子和日本調查小組的組長竹下健司最有價值,其中竹下健太今天晚上抓捕行動的時候就會接觸到,沒有必要畫下來,但是那名中國男子的容貌必須要畫下來。

    寧志恒打開抽屜取出一疊子的白紙和畫筆,他必須要在記憶深刻的時候趕緊畫出來,不然記憶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得模糊。

    他全神投入運筆如飛,大概用了一個多小時才將那名中國男子的畫像畫了下來,然后他拿起畫像,來到保險箱旁邊,打開保險箱放了進去。

    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是孫家成趕了回來。

    “地形勘察的怎么樣了,那里的情況適合抓捕嗎?”寧志恒開口問道。

    “組長,具體的地形我都勘察了一遍,這是我畫的簡易地形圖。”孫嘉誠說完,把一張簡易地圖遞到寧志恒的手中。

    寧志恒接過來,仔細看了看,點頭說道:“這個達明棉紡廠已經荒廢很久了,周圍也沒有多少人居住,倒是個藏身的好去處,不過也正好利于我們集中抓捕。

    只是有一點,這個棉紡廠的面積不小,里面的地形比較復雜,如果一旦驚了對方,讓他們沖出舊倉庫,這么大的棉紡廠,里面車間房屋這么多,我們的搜尋起來可是有些困難。”

    孫家成也點頭說道:“我只是在棉紡廠的外圍勘查了一遍,至于棉紡廠內,我無法確定他們的觀察哨在什么位置,所以沒有貿然進入,我找了附近一家棉紡廠的老工人,向他詢問了里面的地形,這才把廠子里面的地圖畫了出來。”

    寧志恒也是擔心,他想了想,還是要把這些細節問清楚,不然他不能確定自己行動的具體布置。

    看來還是要再提審一次山內一成,摸清他們的行動規律和警戒位置。

    寧志恒和孫家成又快步來到刑訊科,再次提審了山內一成。

    這個時候的山內一成渾身包滿了白色的紗布,他剛剛受到受過重刑,渾身已經體無完膚,傷勢非常的嚴重,已經不能夠再挪動位置了。

    寧志恒趕到關押他的牢房,將孫家成畫的那張簡易地圖放在他的面前,再次問道:“你們在棉紡廠負責警戒的時候,一般布置的觀察哨的具體位置在那個點?”

    山內一成的微微睜開已經腫脹的眼睛看了看,氣息微弱的說道:“都是兩個人負責警戒,一般是棉紡廠門口附近一個,還有就是舊庫房外一個,每兩個小時一班,輪流警戒,沒有具體位置,一般都是流動哨。”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999.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