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審訊室內(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寧志恒知道真正經過訓練的間諜都相對的難纏,甚至有些專業的間諜還接受過應對嚴酷刑罰的訓練。

    而且一直處于諜報一線的特工,精神意志都絕對是一時之選,突破的難度一定會大一些。

    所以他選擇了那個半路出家的特工,這些人對真正的間諜手段了解不多,應該更好突破一些。

    山內一成很快就被審訊人員帶進審訊室,被捆在粗大的木樁上面,他的心里一片灰暗,沒有想到這一次進入南京,這么快就被中國人的特工抓捕了。

    之前他對這樣情況的危險預計不足,當時真應該聽從池田康介的話,放棄對那個危險目標的調查,及時撤離就好了,如今想來,真是追悔莫及!

    寧志恒看了看眼前這個人犯,根本就沒有按程序提問,反正他知道這些日本人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他也懶得再多問。

    直接對審訊人員下令道:“老規矩,上重刑,我沒有耐性和他多說,不開口就不要停!”

    審訊人員早就習慣了寧志恒這一套兇狠之極的刑訊方式,直接就把那幾套工具找了出來,二話不說,按住山內一成,就開始操作起來。

    馬上審訊室里回蕩起了凄厲不絕的慘叫之聲,長長鐵簽和火紅烙鐵,浸泡粗鹽的冰冷涼水,輪番施加在山內一成的身上。

    最后山內一成身上的肌膚已經沒有一處完整,渾身上下散發著濃厚的肉皮焦臭味,粗糙的鐵刷子將一條條血肉刮了下去,然后再被潑上冰冷的鹽水。

    審訊人員忠實的履行著寧志恒的命令,只要人犯不開口就絕不停手,幾個人使出了全身解數,還干脆把山內一成架上了電椅。

    最后已經被折磨蹂躪的不成人形的山內一成終于開口了。

    他一直以來奉為信仰的武士道精神,視為神之化身的天皇陛下,這個時候通通被甩之腦后!

    他根本沒有辦法想象到,人世間還有如此的痛苦,面對這樣永無休止的煎熬,他低頭了!

    寧志恒走到山內一成的面前,冷聲說道:“你們日本人就是一群賤骨頭,不打就不老實,我的時間有限,現在我問你答,膽敢跟我耍心眼,別忘了,還有一個同伙,他的證詞如果和你不一樣,你就不用再想著活命了!”

    山內一成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他眼神一片空洞,強忍著渾身撕裂般的疼痛,只能夠以低啞的聲音艱難的說道:“你問吧!”

    “你們兩個人的真實姓名?”寧志恒問道。

    “我叫山內一成,他叫池田康介。”

    “你們隸屬的日本間諜組織?”

    “日本內務省特高課!”

    “你們此次進入南京的任務是什么?”

    “對中國諜報組織,尤其是我們的主要對手軍事情報調查處進行詳細的調查,對其中骨干的人員搜集全面的信息,以備特高課本部作為正確的參考!”

    “為什么這么做?”

    “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在南京諜報組織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損失慘重,可是我們一直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情報組組長今井優志命令我們進入南京調查具體的原因,并對你們進行全面的調查。”

    “這一次一共來了多少人?什么時候進入南京的?”

    “十個,總共十個人,二十天前進入南京!”

    “你們的藏身地點在哪里?”

    “城北有一處叫達明棉紡廠的廠房,那個棉紡廠已經廢棄了,在里面有一個舊倉庫,那里已經沒有人煙,我們就在那里藏身。”

    “你們的帶隊首領是誰?你們都攜帶有什么武器?數量多少?平時怎么負責警戒?”

    “我們只是臨時組建的小組,首領是竹下健司!配備的武器就是自己的配槍和二十枚手雷,別的就沒有了。平時都是兩個人一組,輪流警戒。”

    “這個竹下健司的履歷和能力如何?”

    “他是組織的資深特工,經驗豐富,組織能力強,能力方面就是槍法好,搏斗能力一般!”

    “你們平時都在一起嗎?”

    “是的,每天晚上回去把手頭的資料匯總,分類記錄成文檔。”

    “你們來南京這么久,和南京的情報小組聯系過嗎?”

    “沒有,啊!真的沒有!按照規定,我們不能產生橫向的聯系!”

    寧志恒松開踩在山內一成插滿鐵簽的手掌上的腳,冷聲威脅說道:“但愿你沒有騙我,不然你會比現在痛苦十倍百倍!”

    說完他揮了揮手,對審訊人員命令道:“把他帶下去,換上那位池田康介。”

    審訊人員趕緊把已經不成人形的山內一成拖走,他們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在這位寧閻王手底下,能夠站著走出審訊室的幾乎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審訊室的大門也被打開,推門而入的正是情報科科長谷正奇和他的得力手下于誠。

    寧志恒見到是谷正奇進來,不禁大為奇怪,趕緊起身問道:“谷科長?您怎么到這里來了?”

    谷正奇一見面就是哈哈一笑,他對誰都是笑容滿臉,是有名的笑面虎,寧志恒對他一向都很忌憚,從來不敢輕易得罪他。

    “哈哈,志恒,聽說你正在審理剛剛抓獲的日本間諜,我在旁邊的審訊室里待的無聊,那個顧文石死不開口,頑固不化,我也懶得看他那張半死不活的臉,就過來和你聊一聊。”谷正奇笑著說道,然后很不客氣的,一屁股就坐在寧志恒旁邊的座椅上!

    寧志恒見到這個情景,雖然心中很不高興,但是卻不敢當面頂撞谷正奇,他強自笑了笑說道:“谷科長,不是卑職駁您的面子,只是我們軍情處的規矩您知道的,各自的案件各自負責,這是我們獨立負責的案子,您在這里會讓卑職很為難!”

    軍事情報調查處處理案件,自然有嚴格的規定,只要是與案子無關的人員,都不能擅自打聽或者插手參與,哪怕你的級別大于案件的執行人,這也是為了案情不至于泄密,這是保密條例里明確規定的。

    如果說顧文石的案子是行動科和情報科兩個科室聯合調查,那還說的過去,可是今天池田康介和山內一成,從發現到抓捕,再到審訊都是寧志恒一手主持的,無論如何,情報課都不應該參與,更別說進來旁聽了。

    不然到了最后,消息泄露,那些日本間諜突然逃逸不翼而飛,那這個責任誰來負?

    可是谷正奇顯然有備而來,顯然是想在其中插上一腳,撈取一部分功勞。

    他根本沒有一點為難的意思,笑著說道:“志恒,你放心,規矩我當然是懂的,這件案子是處座親口告訴我的,他剛才打電話通知我們撤除全城搜捕的命令,還說了你一天連續抓捕四名日本間諜的戰績,還讓我們好好跟你學一學,我這不是趕緊過來看一看,讓于誠好好向你請教請教,你可不要敝掃自珍啊!哈哈!”

    寧志恒聽到谷正奇這些半真半假的話,自然是不敢相信,可是看著谷正奇那張笑呵呵的臉龐,卻是不敢撕破臉,他估計應該是處座在訓斥谷正奇的時候,隨口說了那么一句,結果谷正奇就拿著雞毛當令箭,跑到他這里來撈功勞來了。

    心想谷正奇這是為了過關,什么招數都使了出來,干脆就厚著臉皮硬插進來,強行參與。

    不過從這一方面也能夠看的出來,谷正奇還是最讓處座相信的心腹,不然以處座的行事謹慎,不會把今天抓捕日本間諜的事情直接通告給谷正奇。

    想到這里,寧志恒面容一轉,微微笑道:“既然是處座的意思,卑職自然要遵從,那好,那卑職就獻丑了,其實我那點手藝,在您面前還不是班門弄斧,還請谷科長多多指點。”

    說完,他就沒有多言,坐下來靜靜地等著,谷正奇和于誠看到寧志沒有堅持,頓時也是心中一寬,心想這一次但愿能夠再有所收獲。

    上午于誠向谷正奇匯報,說是寧志恒抓回來的兩個嫌疑人已經招供,確認是日本高級間諜,寧志恒還答應在結案報告上功勞均沾,這心里總算是放了下來,好歹這件案子,情報科也是做了工作的。

    可是一轉身,就接到消息,說是行動隊大舉出動,直接封鎖了附近的街區,只是結果并不了解。

    直到處座打電話通知他撤除全城搜捕的命令,順便又訓斥他幾句,言語之中才知道,就在剛才過去的幾個小時里,寧志恒就在自己家的大門口,又抓了兩個日本間諜回來。

    聽到這個消息,可是讓谷正奇心中五味雜陳,酸苦自知,自己這一個科的人馬都撒出去滿城的搜索,都沒有找到一個日本間諜的影子,可是這個寧志恒,就好像日本間諜是他家院子里的雞,轉了一圈就抓兩只回來,轉了一圈又抓兩只回來,輕松的不要不要的!

    自己早就知道,只要盯著寧志恒,就不愁找不到日本間諜的蹤跡,可是總不能真的一天到晚去跟著這個小子吧?于誠就是盯的太緊,讓這小子找了個由頭發作了一番,搞得自己出面才搞定。

    可是不盯著他,他一轉身就又有新的發現,這真是太為難了,最后他決定自己親自出馬,直接參與進去,想來寧志恒也不會不給他這個面子,反正他的臉皮也厚,不在乎在這個晚輩面前低頭!

    谷正奇自然是和藹可親的和寧志恒嘮起了家常,寧志恒也只能是笑臉相陪。

    不過很快池田康介就被審訊人員帶了進來捆在木樁上面,寧志恒這才擺脫了谷正奇,來到池田康介的面前。

    池田康介一臉的平靜看著寧志恒,他知道眼前這個對手的可怕,心中暗自猜度,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又能堅持多久呢?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997.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