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殊途同歸(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吳茹云的話讓鄭大有也是微微一笑,他知道讓一個女孩子困在這個小小的院子里這么長的時間,確實很難為她了!

    他笑著說道:“明天你們出門的時候要小心,現在全城搜捕日本間諜,外面到處都是軍警,你也要注意安全!”

    吳茹云聽到這里,趕緊點點頭,鄭大有又交代了幾句,便匆匆出門,吳茹云將他送到了門口,就馬上把院門關上。

    鄭大有出了院門,隨手帶上禮帽,刻意壓低了帽檐,然后快步離開。

    可是這所有的一切舉動,都落入到了一直偷偷監視吳茹云的左氏兄妹眼中。

    “哥,那個男人又出來了,總共不到五分鐘,你看怎么辦?”左柔問道。

    “少爺說過,一切跟她有過接觸的人都要進行監視跟蹤。你和左強在這里繼續監視。我跟著這個人去看一看!”左剛沒有猶豫,寧志恒的吩咐說的很清楚。

    他再次說道:“如果再有人進去,就讓老三去盯著,你的任務就是這個女子,不要擅自離開!”

    吩咐完畢,左剛就吊著鄭大有,遠遠的跟了下去。

    鄭大有辦完事情,就沿著大道往回趕,他先是去了一處電影院內,等電影散場的時候,他已經換了一套短衫衣服,混在人流中出了電影院。

    街道上的街口,還是有大量的軍警設卡巡查,鄭大有不禁皺了皺眉頭,軍事情報調查處突然搞這么大的動作,到處抓捕日本間諜,也給地下黨的行動造成一些困擾,這段時間大家出行都非常小心。

    他順著人流來到關卡,巡邏的的警察向著他看了兩眼,就揮手示意讓他過去。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其他幾位身穿軍裝的青年漢子,向他掃視而過的目光。

    順利的通過了兩道關卡,他才趕回到了濟源路二十三號,用鑰匙打開院門,推門而入!

    可盡管他回來的路上很小心,還特意做了反跟蹤的規避動作,仍然沒有脫離一直跟在身后的左剛的視線。

    在遠處看著目標走進了這處大院,左剛沒有馬上跟過去,而是等了十多分鐘,才若無其事的走過院門,用眼角的余光掃視了一下院門前的住址編號,腳步沒有半點停留走了過去。

    鄭大有進入房間之后,來到書房門口,敲門而入。

    方博逸正在書房里看書,看到鄭大有進來,開口問道:“事情都安排好了?”

    鄭大有點了點頭,說道:“都安排好了,明天中午的船票,我調用了兩名同志隨行護送,不會有問題的!”

    方博逸放下手中的書,輕嘆了一口氣,感慨的說道:“這個孩子小的時候我還抱過她,她父母雙雙遇害,我還以為她也早就不在了,沒有想到,泉江同志悄悄撫養了她成人!說起來,我們是虧欠了她的,沒有給她一個完整的家,也沒有給她安穩平靜的生活,這一次一定要注意安全,平安的將她送到泉江同志身邊!”

    鄭大有知道他的心情不好,笑著說道:“這件事情您放心,我會安排妥當的!要不是明天的會議安全工作很重要,我會親自去送她上船的!”

    鄭大有不只是方博逸的工作上的助手,還是南京地下組織的安全組長,負責方博逸的安全工作,和南京地下黨的對外安全工作,在組織里的地位也很高。

    明天有一次地下黨組織高層的會議,到時候地下黨組織的五位常委都要到會,這是少有的一次南京地下組織的重要會議。

    可以說如果這一次會議的安全出了問題,整個南京地下黨組織將遭受滅頂之災,所以沒有特殊的重大情況,這種會議是不會召開的。

    這么高級別的會議,安全工作是重中之重,鄭大有就是主管此次安全任務的!

    “是啊,這一次的會議安全確實是不容有任何失誤,你要仔細安排,會議的地點還是放在我們的市委機關,細節處你完善!”

    鄭大有點頭答應道:“吉慶巷是我們的機關所在,那里的住戶都是我們知根知底的,只要有外人進入馬上就會察覺出來,我在巷道的進出口都設置了觀察哨,對面都布置了暗哨,還設立了緊急撤離的通道,有一點風吹草動我們都可以及時撤離,可以說只要不是敵人動用大部隊進行全面的包圍和搜捕,安全工作是沒有問題的!”

    方博逸這才放心點點頭,他知道鄭大有的能力,這種高級別的常委會議以前也召開過兩次,都沒有出現問題,這一次也應該不會有什么意外!

    寧志恒和孫家成回到了軍事情報調查處,寧志恒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倒了一杯茶水,坐在自己的靠椅上,心中卻是起伏不定!

    那個吉慶巷真的是地下黨組織的據點嗎,只憑著一個黨務調查處的特工在監視,自己還不能完全確定。

    寧志恒今天沒有阻止和提醒,那位被黨務調查處的特工跟蹤的長衫男子,就是覺得一切還不太確定。

    他對自身的安全是極為重視的,只要不是確定地下黨組織真的遭受重大的威脅,他是絕不會輕易出手的。

    上一次如果不是在材料里發現吳泉江是南京地下黨組織的常委成員,干系重大,寧志恒多半也不會輕易出手,畢竟他的身份太重要了,身后牽連的人也太多了,絕不能為某一位地下黨組織的成員貿然行動!

    到底該不該提醒地下黨組織的注意呢?他決定還是要再觀察一下,看一看左氏兄妹那邊能不能夠有所收獲。

    孫家成跟蹤的那位離開田小姐住所的男子,最后也進入了吉慶巷,如果能夠確認與那位田小姐接觸的人是地下黨的成員,就可以完全確認,吉慶巷確實是地下黨組織的據點了!

    寧志恒決定還是靜觀其變,再多看一看情況而定。

    時間過去的很快,傍晚的時候,寧志恒回到了自己家里,直到晚上八點鐘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有節奏的敲門聲,聽到這個節奏,寧志恒就知道是左氏兄妹來了。

    他曾規定左氏兄妹每一天晚上都要來向他匯報那位田小姐的行蹤,現在正是他們前來匯報的時間了。

    他打開房門,看到正是左剛站在門外,他揮手讓左剛進來,然后關上房門。

    “左強和左柔呢?”寧志恒問道,同時示意左剛坐了下來。

    左剛回答道:“我在那邊租了一個房子,他們兩個在那里繼續監視,我回來向您匯報行蹤!”

    寧志恒滿意的點點頭,左氏兄妹對他的命令執行的很徹底,這是準備對目標進行日夜不停的監視,這個工作量還是很大的,因為事關地下黨組織,可是寧志恒手里沒有信得過的多余人手,所以只能讓左氏兄妹三人頂了上去!

    “你說一說今天那位田小姐有什么情況?”寧志恒開口問道。

    左剛仔細敘述說道:“田小姐一天都沒有出門,全天里就只有上午來了一位訪客,是一位中年男子,在院子里待了五分鐘左右就出來了,按您的吩咐,對接觸田小姐的人也要進行跟蹤。

    所以我一路跟著他,可是這個人很不簡單,半路上他進了一個電影院,換了一身兒衣服,混在人群出來了,要不是我盯得緊,就差點兒讓他跑了。

    最后來他回了自己的家,我還記下了門牌號!”

    “你怎么知道那是他的家?”寧志恒問道。

    “我看見他掏出鑰匙打開院門,應該是他的家沒有錯,不過那處宅院很大,像是個有錢的人家!”左剛解釋著說道。

    他也是走江湖的老手,觀察的也很仔細,對監視跟蹤這一套并不陌生,自有他的獨到之處,不然以鄭大有的警覺也不會毫無察覺,讓左剛跟到了他的家里。

    寧志恒聽到左剛的話,也是點了點頭,問道:“門牌號給我,明天我去查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

    左剛從兜里掏出疊好的一張紙,寧志恒接過來打開一看,映入他眼簾的赫然是,濟源路二十三號。

    寧志恒頓時有些詫異了,這個住址他當然記得,他還親自登門拜訪過,這是那位金陵大學的教授,金石大家方博逸教授的家。

    當然這位方教授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南京地下黨組織的重要成員。

    寧志恒頓時一下子都搞清楚了,那位田小姐果然也是地下黨組織的成員,沒有想到,自己在大街上隨手抓了個姑娘當衣架子,就抓到了地下黨成員!

    由此可見,吉慶巷也確實是地下黨組織的據點無疑了,看來自己還是要警告地下黨組織一下了。

    只要看吉慶巷進出口都有如此嚴密的布置就可以知道,這房屋的購置這需要投入大量的財力和精力,還有那些觀察哨和暗哨,這需要不少的人手來維持,這么高級別的安全布置,寧志恒料定,這吉慶巷里面隱藏的肯定不是一般的據點。

    如此重要的據點,竟然會被中央黨務調查處的人跟蹤到,如果說今天之前,黨務調查處的特工還不能確定據點的具體位置,那么今天那位長衫男子從吉慶巷口的出現,很有可能讓那位特工注意到吉慶巷這個地點。

    可以想見,這個據點里的所有地下黨組織成員的安全,現在都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這可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了,自己必須要及時提醒,不然會造成嚴重的后果!

    想到這里,寧志恒對左剛說道:“今天的事情要絕對保密,你們你們兄妹現在就停止對那位田小姐的監視,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978.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