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峰回路轉(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于誠的話讓寧志恒心中一愣,沒有想到于誠的眼力這么準,以為只有他自己注意到了這個細節!

    于誠接著說道:“這個田小姐在簽字的時候,很明顯猶豫了一下。

    一個人對自己的名字還用考慮嗎?她這是在考慮簽什么名字!

    而且我們平常人寫自己名字的時候,因為是寫的最多,寫的最熟悉的就是自己的名字,一般都會寫的速度較快,書寫很流暢,并且帶有連筆的痕跡。

    可是這位田小姐寫出來的田彩霞三個字,寫的速度較慢,字跡很工整端正,可想而知,一定是用的假名字,志恒啊!人家是在防著你呦!哈哈!”

    寧志恒暗自點頭,這個于誠的觀察力驚人,一點小小的細節都沒有瞞過他。

    寧志恒當然也看出了吳茹云簽的是假名字,但是他也沒有當面揭穿,因為他拿不準這個田小姐到底是為什么填寫假名字。

    第一種原因,當然就是像于誠所說的那樣,因為不想再和他們這些兇人有瓜葛,怕他們再找上門去,惹下是非,所以寫下假名字,盡量躲避他們的糾纏,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很大!

    第二種原因,那就是這個田小姐的身份有問題,她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

    如果是這樣,寧志恒就有些吃不準了,因為不外乎是兩種人,一種是地下黨,那寧志恒自然不用理會,放她走人就是了。

    可是如果是日本間諜呢?那可又是一條重要的線索,寧志恒又豈能輕易錯過。

    所以他沒有當著于誠的面命令手下人跟蹤,如果這位田小姐真是地下黨,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于是他暗地里讓孫家成去跟蹤,確定了那位田小姐的真實身份再決定。

    這就是他和于誠的區別,于誠雖然也是眼光精準,經驗豐富,但是卻差了寧志恒的仔細和認真,寧志恒是哪怕有一絲可能,也絕對不會輕言放棄,不徹查到底,絕不罷休。

    一行人馬趕回到軍事情報調查處,各自向自己的長官匯報,著手進行篩查的行動。

    而以此同時在南京城里的一條干道上,軍事情報調查處設立的一條關卡處,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把守著欄桿后面,身穿軍服,全副武裝的軍事情報調查處的人員來回巡視。

    無數雙眼睛緊緊盯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只要發現疑似目標的人物,馬上上前仔細檢查,嚴格的控制著整條交通要道。

    這幾天軍事情報調查處全體出動,將南京城封鎖個嚴嚴實實,進行了嚴密的搜索。

    王樹成帶著手下幾名隊員把守著此處的關卡,他站在關卡前,仔細觀察著每一個行人。

    這時行走的一位婦女看著王樹成,突然出聲說道:“你是王兄弟啊!你怎么在這里,你不是和我家老梁出差去了嗎?”

    王樹成轉頭一看,很快認出,這位婦女竟然是梁實安的妻子,數前些天,他和趙江押著梁實安回家和家人告別,為梁實安掩蓋時,謊稱自己與梁實安要出差一段時間。

    當時梁實安的妻子對王樹成和趙江很是熱情,一口一個王兄弟,搞得王樹成很是尷尬,結果等梁實安再次進入軍事情報調查處,就再也沒有出來,如今正押在刑訊科的牢房里,等著寧志恒做出后續的安排。

    王樹成一聽梁實安的妻子問話,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張了張嘴,最后說道:“嫂子,我有事提前回來了,正在執行公務!”

    梁實安的妻子一聽,趕緊問道:“那老梁什么時候能回來,家里一大家子人,缺了他這個當家的,總覺的心里不踏實。”

    王樹成心中很是無奈,他知道梁實安以后也不可能回去了,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和梁實安的妻子說,也不想再面對她。

    只好含含糊糊的說道:“我也不太清楚,總是要過段時間的吧!”

    梁實安的妻子也很是無奈,只好對王樹成說道:“我一個婦道人家沒本事,你能聯系到老梁,幫我告訴他,我和孩子都還好,就是老人這幾天身體不舒服,天天咳嗽喘不上氣來,他的兩個弟弟又上門借錢,你讓他早點回來,不然我心里不踏實!”

    王樹成看著她一臉的愁容,只好硬著頭皮答應道:“好的,我回去就聯系他,讓他早點回來!”

    梁實安的妻子聽到王樹成的話,頓時臉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連聲道謝,這才轉身離開,向家中走去。

    王樹成看著她的背影,心中很不好受,他知道給梁實安的時間不多了,組長寧志恒向來都是言出必行,要想讓他改變決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自己雖然為了梁實安向組長求情,但是組長并沒有絲毫的心軟,最后還是自己堅持的情況下,組長才答應通融,但是必須要梁實安再有立功表現的條件下,組長才可能網開一面,法外施恩。

    可是梁實安只是雪山小組的情報員,知道的情況也就是那么多,僅限于雪山小組的范圍。

    如今雪山間諜小組已經悉數落網,梁實安已經沒有價值可言,更談不上立功了。

    現在整個軍事情報調查處,都在抓捕顧文石,如果梁實安能夠在這件事情上立下功勞,幫助組長抓住顧文石,那么就可以重獲新生,他的一家老小在這亂世之中,還能夠繼續存活下去。

    想到這里,王樹成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確實忽略了一些細節,梁實安作為顧文石的策反對象,兩個人相處了長達兩年的時間。

    兩年的時間,足以讓他們互相了解對方的一些情況,可是自己和組長,都好像并沒有對梁實安進行詳細的詢問,也許梁實安知道顧文石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王樹成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這是一個大的疏忽和漏點,他必須馬上回軍事情報調查處,他要當面落實這件事情,也許這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

    沒有片刻的耽誤,王樹成向手下交代了幾句,然后馬上開車向軍事情報調查處趕去。

    王樹成趕回到處里,馬不停蹄的直接就來到了刑訊科,提審了梁實安。

    梁實安這些天,天天在牢房里呆坐著,他心情極度的坎忑不安,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是什么結局,也許是有人打開牢門,將他拖出去頂住他的腦袋開上一槍,然后通知家人來領尸體。

    也許就是那位寧組長法外施恩,給自己一個恕罪的機會,戰死在前線,給家人們留個好名聲,讓他們的處境能夠改善一些,只是不知道,沒有了自己這個支柱,妻子一個人能不能把這個家撐起來,為老人送終,將兩個孩子撫養成人。

    每每想到這里,梁實安心如刀絞,悔恨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做了日本人的幫兇!

    正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牢門突然打開,一位刑訊科的人員高聲喊道:“梁實安,提審!”

    聽到這個喊聲,梁實安心中狂跳,這些天來,已經沒有人再來審訊他了,他知道的都已經全部交代了。

    這個時候有人來提審他,估計就是要決定他之后的命運了,他站起身來,拖著腳鏈一步一步走了出去,跟著來到了審訊室。

    審訊室只有一個青年軍官,梁實安認得就是幾天前陪他回家,見家人最后一面的那位青年軍官,對他很是同情,態度也很友善。

    王樹成看著梁實安進來,眼見梁實安雙眼充滿了血絲,精神狀態極差,便開口問道:“這些天休息不好?”

    梁實安苦笑著點點頭,說道:“根本睡不著,腦子里亂糟糟的!”

    王樹成點頭說道:“人到了這個地步,光是胡思亂想有什么用!我今天執行任務的時候遇見了你的妻子,她說這幾天你父親的身體不好,總是咳嗽喘不上氣,你的兩個弟弟又伸手要錢,她很難!讓你早點回去!”

    聽到王樹成的話,梁實安心頭一苦,再也忍耐不住,眼淚奪眶而出,任憑他怎么擦拭都控制不住!

    王樹成見到他這副樣子,心情也是不好,他開口說道:“我曾經向組長求過情,他答應,只要你能夠將功贖罪,立下大功,他就法外留情,給你條生路,放你回家!”

    梁實安聽到這里,頓時止住了哭聲,急切的問道:“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看到王樹成點點頭,梁實安突然又失神的說道:“可是我人關在這里,怎么立功,我知道的都說了!”

    王樹成趕緊上前幾步,輕聲問道:“你還有機會!軍事情報調查處現在上上下下都在找顧文石,只要你能幫助我們找到他,就是立下了大功,寧組長一定會放了你!”

    “顧文石?”梁實安一臉茫然的說道,“我都交代好些天了,你們還沒有抓到他嗎?”

    王樹成苦笑道:“你交代的晚了,我們趕去第十四師去抓捕的時候,顧文石已經失蹤了半個月了,他跑掉了!

    我們到處查找他的下落,所有他可能藏身的地方都找過了,可是都沒有。

    我想,你和他曾經是老戰友,這兩年又一直交往過密,會不會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梁實安聽了這里,眼睛一亮,馬上說道:“王隊長,我知道一些地點都是他經常去的地方。”

    說完,他連續報了幾個地點,這都是他知道,顧文石有可能藏身的地點,可是王樹成都是搖了搖頭說道:“這些地方我們都已經搜查過了,沒有顧文石的蹤跡。”

    梁實安很是失望,他仔細回想著有關顧文石的一切,突然間,他想起了一件事,急聲說道:“還有一個地方,可能找到他!”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966.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