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目標出現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寧志恒的手下齊出,略施手段,很快就將四個營業員控制住,并交代清楚了諸多細節,讓他們為軍事情報調查處在銀行內部做內應。

    他又在永安銀行的大門外安設了固定的監視點,王樹成帶領足夠的人手盯在那里。

    這也是寧志恒特意安排王樹成主持這一項重要的任務,王樹成的軍銜是中尉,在三個行動隊長中資歷最淺,軍銜最低,如果不給他機會,以后有了機會很難提起來。

    作為寧志恒的嫡系力量,當然是要大力扶植,如果這一次能有突出的表現,再熬一段時間,寧志恒就可以為他運作,將他提升至上尉。

    這就是身后有背景和靠山的好處。你永遠不用擔心是否有機會,只要自身的能力足夠,自然都是順風順水。

    寧志恒為了穩妥起見,還特意調去了一部分以前執行過監視任務,比較有經驗的黃包車夫,交給王樹成統一指揮。

    可以說寧志恒已經撒下一張大大的漁網,靜等著獵物來臨,只是這是個需要耐心的工作,急是急不來的!

    五天之后,情報科對謝浩初和耿博明的調查也有了消息,調查報告以最快的速度放在了寧志恒的桌上。

    謝浩初,四十三歲,祖籍江蘇,最初是江蘇大商人彭博達的手下的經理,后來彭博達與人組建永安銀行,因為他出的股本最多,所以他推薦自己的得力手下謝浩初擔任總經理,大家都沒有異議,但是因為謝浩初不太懂銀行業務,所以又請了銀行協理耿博明來主持日常的工作。

    謝浩初的履歷很清楚,他一直在國內經商,每個階段都能找到相關的證明人,所以沒有發現什么問題。

    耿博明,三十九歲,也是江蘇人,他早年在家鄉讀書,后去日本留學二年,回國后一直在金融銀行業供職,后來因為經驗豐富,被推薦給幾位股東來到永安銀行,作為謝浩初的副手,主持日常的工作,但主要決策還是要請示總經理。

    他的家人都在江蘇老家,在國內的履歷清楚,但是青年時期在日本的留學經歷不詳。

    情報科對他的評價是可疑人物,建議繼續甄別,現在調查還在繼續,已經派人去他的老家進行更深入的調查,會有后續的調查報告提交。

    寧志恒拿起報告仔細的翻閱著,目前看來這個耿博明的嫌疑最大,這兩個人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目標呢?還是兩個人都有問題?

    不過寧志恒并不急于判斷,等到他挖出了現在查出來的這些間諜后,最后離開南京之時,如果情報科還沒有確定下來目標,他干脆就一齊抓了,寧可抓錯,也不可放過!這也是軍事情報調查處一貫的作風!

    時間又過去了兩天,王樹成焦急的在監視點等待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安排的四個內應一直沒有發出信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他是第一次真正主持偵破工作。以前他都是聽從寧志恒的命令行事,做什么事情都心中有底,可到了自己真正主持工作的時候,承受的心理壓力就完全不一樣了。

    心中不時泛起緊張的情緒,總是擔心在某個地方出現差錯,以前跟在寧志恒的身后,他感覺組長做什么事情都是成竹在胸,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可輪到自己卻總是患得患失,看來自己和組長真是相差太大了!

    就在這個時候,永安銀行的大門外,來了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他身形健壯,腰身挺拔,穿著一身灰色便裝,手提著一個公文包。

    他來到大門口,稍微猶豫了一下,就進入銀行的營業大廳,過了片刻,他辦理完業務,將取出的錢款放進公文包里,準備離開。

    營業員許信辦理完取款的業務,起身來到大廳角落里一位青年男子身邊,這位青年一直低著頭看報,左面的上衣兜里插著一只黑色的百利金鋼筆。

    許信若無其事的路過他的身邊,以極低的聲音快速說道:“那個穿灰布衣服,手提公文包的男子!”

    這個青年聽到許信的話,眼睛一亮,拿起手邊的禮帽戴在頭上,起身墜在那個男子身后,走出銀行大門。

    出了大門,他將頭上的禮帽取了下來,用手彈了彈灰塵,然后又戴在了頭上,緩緩的跟在那個男子的后面。

    “隊長,有信號,目標出現了!”早就有行動隊員發現了情況,趕緊報告給了王樹成。

    王樹成聽到這話,一個箭步來到窗前,正好看見那位男子和他身后不遠的跟蹤隊員!

    “太好了,終于出現了!”王樹成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興奮的說道。

    守株待兔了這么長的時間,等的就是這一刻,他不敢怠慢,命令道:“遠遠的跟住他,別脫了鉤!”

    “隊長,放心吧,早就安排好的,他跑不了!”

    梁實安快步出了永安銀行,將手中的公文袋攥緊,這是他第三次來永安銀行取錢,每一次他都是坎忑不安,四下看了一眼沒有發現異常,快步準備離開。

    這時不遠處蹲在路邊的幾個黃包車夫看見梁實安走近,趕緊起身準備拉活,一個手腳最快的車夫幾步就趕到了梁實安的面前。

    其他幾個黃包車夫手腳慢一點,無奈的撇撇嘴,又重新坐了下去,等待著下一位主顧。

    “先生,要坐車嗎?我這車全是包新,座子里子都是干干凈凈的,包您滿意!”黃包車夫殷勤的招呼道。

    梁實安看了看眼前這位黃包車夫,被太陽曬的郁黑的臉龐,抬頭的皺紋深深的刻在額頭,粗大的手掌關節突起,陪著憨厚的笑臉,盼望看著梁實安。

    “好吧,惠前路!”梁實安自己很少坐黃包車,可是看著這個黃包車夫,還是決定照顧一下他的生意,這些苦力們的生活也是不易啊!

    這個黃包車夫的技術還真是不錯,車拉的又快又穩,一路順利的將梁實安拉到了惠前路,梁實安下車后多給了他幾個銅元,然后轉身離開。

    黃包車夫將銅元揣在兜里,眼睛卻是一刻沒有離開梁實安的背影,這時身后的兩個黃包車也跟了上來。

    黃包車夫微微示意,低聲說道:“進了左邊第二個路口!”

    兩個黃包車上各自下來兩名灰衣男子,按照黃包車夫的指引,順著路口跟了下去。不多時,王樹成也帶著人趕了過來!

    梁實安一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進家門就看見妻子正在院子里和鄰居家的女人閑話,看見梁實安回來,那個女人很有眼力價的告辭回家,向梁實安恭敬的點了點頭,回自己家去了!

    “你回來了,錢取回來了嗎?剛才三叔他們又來借錢,說是家里面都揭不開鍋了!說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我也不敢答應,先勸了回去!”妻子看著梁實安無奈的說道。

    梁實安將手中的公文包遞了過去,沉聲說道:“取回來了,還是和以前一樣,先去買米面,只借糧食不借錢,不然不知道又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妻子點頭答應,接過公文包打開一看,高興的說道:“這可真不少,要說還是你們這些當兵吃糧的官家人有辦法,你一個小參謀,這油水就這么多!要不是你支撐著,這一大家子的嚼口都沒地找去!”

    梁實安沒有搭話,就地找了個凳子坐在院子里休息,妻子在一旁接著嘮叨,說是市面上的糧食又漲價了,鄰居家的男人薪水難掙,日子越發的難過等等一些閑話,看著梁實安不發一言,知道他的心情不好,就停住了嘴,起身出門去買糧食去了。

    梁實安自己靜靜坐著,他知道這些錢根本不是什么油水,那不過是自己騙妻子的借口罷了!

    自己不過是軍事委員會參謀本部一個小小的參謀,手中什么權利也沒有,如今在軍隊中,參謀遍地走,干事多如狗!

    是個閑職就給掛個參謀干事的銜,說出去也好聽,可是什么實權也沒有,還是個清水衙門,想找些外快都沒有門路,就靠著那份薪水養著一大家子人。

    如果不是日子實在清苦,他也不會經不住誘惑,被人給拉下水,如今是上船容易下船難,脫不了身了!

    “隊長,目標進了惠前路二十六號,一直就沒有出來!”跟蹤的隊員回來報告道。

    “找出這個人,不要去周圍打聽,容易漏風,直接去當地的警察局戶籍檔案室調閱資料!”王樹成吩咐道。

    同時王樹成已經在梁實安家的附近開始布置監視點,以便對他進行全面的監控。

    很快趙江就將惠前路二十六號住戶的資料放到他的面前。

    軍事委員會兵役部的參謀?這個不起眼的人物竟然還是軍事委員會的工作人員?

    王樹成對趙江說道:“你在這里盯著,我馬上向組長匯報,還是組長的那句話,寧可盯丟了,也不能驚醒了他!”

    趙江點頭領命,王樹成一路趕回了軍事情報調查處,寧志恒的辦公室。

    王樹成將手中的資料放在寧志恒的辦公桌上:“組長,第一個目標出現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941.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