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章 準備出手(求月票)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寧志恒是知道吳泉江的真實身份的,他在地下黨內的身份等級極高。

    和吳泉江有關系!那中央黨務調查處就肯定不是故意找事,而是真的在調查地下黨!

    萬一這個杜謙真的是吳泉江的下線怎么辦?這種可能不是沒有,而是可能性很大!

    如果真是這樣,寧志恒決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杜謙落入中央黨務調查處的手里,就算是只有一絲可能是地下黨,寧志恒也不想放棄,如果是真的,那么一個擔任警察局長的地下黨成員,對整個組織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必須要出手,好在自己也有的是借口,這件事屬于那種可管可不管的界限之間。警察部門畢竟是軍事情報調查處的管轄范圍,自己出手也是有理可說。

    再說軍事情報調查處和中央黨務調查處一向不和,自己和中央黨務調查處別一別苗頭,處里的高層說不定還樂見其成,畢竟讓黨務調查處隨便抓捕自己的手下,軍事情報調查處的面子也不好看。

    再說現在中央黨務調查處從上到下都受到了全方位的打壓,以軍事情報調查處的強勢,黨務調查處基本上都是能躲就躲,不愿與之爭鋒。

    再加上自己的背景和身份,還真不怕中央黨務調查處的那些人,區別不過是值不值的問題。

    現在事關地下黨成員的安危,事關地下組織的安危,那就不能坐視這種危險發生!

    看著邵文光就要出了辦公室的門,寧志恒突然說道:“二十萬!”

    邵文光一只腳都都邁出了辦公室的門,突然間聽到寧志恒這一聲,頓時一愣,慢慢的又把腳收了回來。

    他轉身把門關上,幾步走回到寧志恒的面前,眼神中充滿了驚喜,高興的問道:“志恒,你這是答應了!”

    寧志恒臉色有些不屑,懶懶的不以為然,點了點邵文光,說道:“老邵,不是我說你呀!你這眼皮子有些太淺,他一個西城警察局的局長,就值十萬法幣?我記得西城區警察局管轄著城西平安港和康元口兩個運輸關卡口,這一年的流水不知有多少?他這一副身家絕對少不了,這樣,你告訴他,給你的好處費十萬法幣,我這里二十萬,你知道的我只喜歡英鎊和美元,換成三萬美元,如果他想要這條命,就是這個價錢!”

    寧志恒當然不會貿然出手把這件事攬過來,必須要給自己找一個借口,自己故意抬高價格,讓旁人以為,他是為了撈錢才肯出手管這攤子事。

    在民國官場,以職務之便撈取錢財,貪污腐敗是官場常態,大家都在這么干,所以算不上多大的事,區別只是吃相好不好看而已!

    有的人根本就沒有吃相,上下其手,丑態百出,為了錢連祖宗都可以賣,這種人最讓人詬病,但是只要不是得罪了大人物,就不至于出事。

    有的人還是講究面子的,也只是做事隱蔽些,收取一些孝敬,不去盤剝百姓和下屬,這些人就已經可以稱之為清官了!

    所以寧志恒必須要做出這樣一副姿態,這樣萬一有人真的追究不過,也可以用只是為了撈一些錢財這個理由搪塞過去,也不至于走到最后一步。

    “好,好的!哈哈,志恒,只要是你肯出手,黨務調查處那些人不敢硬伸手的,這筆錢和白撿的一樣!至于價錢我去說,肯定不是問題,老杜不是個不知好歹的人,一向出手大方,錢重要還是人重要,他還是拎得清的!”邵文光聽到寧志恒肯出手,還把他的好處費一下子提到十萬,這心里別提多高興了,他知道寧志恒的本事,真要是肯保個小警察局長,還是不成問題的!

    至于杜謙是不是地下黨?別忘了邵文光可是干了半輩子情報的老特工,這鍛煉出來的眼力可不是白給的。

    就杜謙那副的嘴臉,眼神中透出來的那一絲貪婪,地下黨能要這樣的貨色?他杜謙要是真有這份演技,他邵文光就是倒霉也就認了!

    所以他可以肯定,這是黨務調查處在搞事情,不管怎么樣,只要杜謙真的不是地下黨,那就一切都可以操作。

    得了寧志恒的準信,邵文光滿心歡喜的去和杜謙報信去了!

    寧志恒看著邵文光高高興興的離去,起身來到窗戶前,不一會就看見邵文光一路快行的背影。

    當天晚上,邵文光在德運大酒樓擺了酒宴,他是去年底剛剛調回軍事情報調查處的,在處里認識結交的朋友并不多,滿打滿算就是一桌子客人,其中還以衛良弼和寧志恒的地位最高。

    大家舉杯慶祝,推杯換盞,一直到了大家盡興了才各自散去,最后寧志恒和衛良弼一起回去。

    在車上衛良弼對寧志恒說道:“是不是老邵找你去了,那件事情你答應他了?”

    寧志恒沒有隱瞞的意思,衛良弼的精明不下于自己,這種事情瞞不了他。

    他點了點頭,說道:“答應了!老邵幫我不少,第一次向我開口,這個面子我得給,再說也不是沒有好處!”

    “這個老邵,我今天看他滿面春風,那個高興的樣子,就知道你肯定是答應他了。”衛良弼搖了搖頭苦笑道,“我不是不幫他,只是覺得摻和地下黨的事情,對我們沒有好處!可他還是不死心,到底還是找了你。”

    “其實我覺得師兄你多慮了,不過就是一個貪腐的案子,這個警察局長杜謙拿了人家的好處給別人辦事,最多只能說是受人利用!

    再說,那個藥店的老板是不是地下黨還是兩說,而且杜謙好歹還是我們的下屬,就這么扔出去,別人還說我們軍事情報處怕了黨務調查處。

    如果這個杜謙真的是地下黨,還能讓他逍遙到今天,黨務調查處早就動手了,不會有什么大事,師兄放心吧!”寧志恒顯得不以為然,言下之意衛良弼有些太過小心謹慎了。

    衛良弼暗自搖頭,他又何嘗不知道這個警察局局長杜謙只是個貪腐的小人物,他是不愿意為了這個小人物和黨務調查處對上,說到底還是不值得。

    可現在騎虎難下了,自己的心腹和師弟都打算攬這攤子事,自己很難再置身事外了,算了,對上就對上,說到底他衛良弼也并不怕黨務調查科那幫黨徒。

    “我不是太過小心,只是認為不值得!這次老邵讓我很失望,不過他潦倒半生,如今好不容易升了少校,想要掙些錢傍身,我也是理解!他也是有脾氣的,我直接給他錢,可他就是不要,也許是我太苛求他了!”衛良弼心情反而不是很好,悠悠的說道。

    邵文光與他相交患難之時,教過他也幫過他,可是自己對他還是有些疏忽了,沒有站在他的角度考慮。

    “放手去做吧,有什么事情我幫你撐著,你我兄弟不分家,想要動我們還是仔細掂量掂量的!”衛良弼拍了拍寧志恒的肩膀,傲然的說道。

    “知道了,沒師兄你想的那么嚴重,信不信,我亮出招牌,那幫家伙不用我動手,卷鋪蓋就滾蛋!”寧志恒笑著說道。

    把衛良弼送回家,寧志恒趕回自己的家里,洗漱了一下,就準備休息了。這時敲門聲響起,寧志恒打開門一看,卻是邵文光。

    “老邵,快進來!”寧志恒把他讓了進來。

    關上門,邵文光笑著說道:“今天酒席上人多,我沒有跟你說,杜謙那里回了話,只要你肯救他一命,錢不是問題!”

    “那好,明天上午讓他來辦公室找我,我有些事情要問他!”寧志恒點頭說道。

    “還要見他?”邵文光問道。

    “當然,我總要確認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地下黨吧!如果真是地下黨,這錢說什么也不能掙了,不問一問怎么放心!”寧志恒說道。

    “好,我現在就去通知他!”邵文光點頭說道,寧志恒說的沒錯,總不能光聽他邵文光的一面之詞,就貿然出手吧,以他對寧志恒的了解,寧志恒可是做事仔細,眼睛不容沙子的角色!

    他不知道的事,寧志恒當然要仔細確認一下是沒錯,可處理的方式正好相反,如果是地下黨,那肯定就是為他隱瞞,全力保護。可如果就是個貪腐分子,那就不客氣了,不再活剝下杜謙的一身皮,又怎么對得起他寧志恒的兇名!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910.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