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八十九章 計劃泄露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早上七點,城北張培藏身的安全屋內!

    “啪”,一聲響亮的耳光!

    中央黨務調查處南京調查室的主任沈樂,一臉鐵青的看著南京眼前這位行動隊長段星洲。

    “張培的安全不是由你負責嗎?現在你給我一個解釋!”沈樂厲聲咆哮道。

    緊接著又高聲問道:“什么時候發現的?”

    臉上還清楚地印有巴掌手印的段星洲,躬著身子,手捂著半張臉,戰戰兢兢地回答:“今天早上六點,我給張培打電話,可是電話一直沒人接,就感覺情況不對,帶著人趕到時,三個人都已經死了!”

    這時旁邊一直在忙碌的幾位情報人員終于有了結果,情報三組的組長聞浩上前匯報道:“主任,尸體都檢查完了,全都是頸骨折斷,客廳里的行動隊員,頸骨是從前向后折斷的,臥室里的行動隊員和張培的頸骨都是從左至右折斷!”

    “這有什么區別?”沈樂沉聲問道。

    “從前向后折斷對手的頸骨,一般都是江湖上練武高手慣用的手法。

    而從側面折斷對手的頸骨,一般都是軍中搏斗術慣用的手法,尤其是經過專門訓練的間諜特工從側面偷襲敵人時,經常用到的手法!”

    “你的意思是?”沈樂若有所悟的說道。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兇手早年應該是一個江湖中人,而后參加軍隊,學習了軍隊中近身搏斗術。”聞浩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作為南京黨務調查室的情報組長,聞浩有著豐富的斗爭經驗,他本人也是一個搏斗高手,身手相當不錯,再加上為人精明,頭腦清楚,是沈樂的得力助手之一。

    他對尸體死亡原因的判斷,真的是很準,不過把時間次序給搞錯了。

    寧志恒是在陸軍學校先學的軍中搏斗術。之后,也就是在這兩個月跟孫家成練習形意拳,其中就有擊斷敵人頸骨的殺招。

    不過這也不能怪聞浩,一般的江湖中人參加軍隊的情況多,極少有在軍隊里吃官餉的軍人,反而丟了飯碗去混江湖。基于這個常理,聞浩才做出了上述判斷。

    “其他還有什么發現?”沈樂接著問道。

    “作案的是一個老手,最后肯定打掃過現場,幾乎沒有任何痕跡留下,只有在一樓一間客房的窗戶上,發現的有利器刮過的痕跡。

    再根據尸體的情況,我們做出了一個初步的判斷!

    就在今天凌晨一點到兩點之間,兇手潛進了安全屋,然后撬開了一樓客房的窗戶,進入公寓內,先是襲擊了一樓客廳的行動隊員,然后上樓直奔樓梯口對面房間,又擊殺了另一位行動隊員,最后來到了張培的房間,以同樣的手法殺了他。

    三個人都是頸骨折斷,沒有掙扎的痕跡,可以判斷都是在睡夢中遭到突然的襲擊,兇手做的干脆利落,出手極快,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之后,兇手還從容不迫地清除了所有的痕跡。這是一個心理素質極高的殺手!”

    聞浩對寧志恒當時的行動現場做了完美的復原,他判斷的情景幾乎完全和寧志恒的行動相吻合,不愧為中央黨務調查處有數的偵破高手。

    “能看出兇手的動機嗎?會不會是紅黨的地下黨對張培執行追殺令?”在一旁一直不敢插嘴的段星洲終于忍不住了,開口問道。

    “愚蠢!張培抓捕后一直都沒有露面。直到馬宏那件案子,才和紅黨地下黨的接頭人接觸,那個接頭人傷勢過重,一到軍事情報調查處就死了。這中間地下黨根本不可能知道張培這個人!又何來的追殺令!”沈樂不悅地瞪了段星洲一眼,這個蠢貨,根本不長腦子,完全不堪大用!

    段星洲剛一開口,就被主任一頓訓斥,頓時又不敢再多說話,老老實實的閉上嘴,躲在一旁。

    沈樂也是頭痛,這個張培剛剛準備派上用場,就被人襲殺,打入地下黨的人選要重新選定了!

    不好,如果兇手不是為了張培,那他的動機是什么呢?是那份資料!是吳泉江的資料!

    沈樂心里一驚,他終于覺察出那里不對,趕緊對聞浩追問道:“搜查中有沒有發現一個公文袋,里面有重要的資料!”

    聞浩被沈樂追問的一頭霧水,趕緊回答道:“沒有!沒有找到什么公文袋!”

    “馬上再搜一遍,尤其是張培的臥室,仔細檢查,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沈樂大聲命令道。

    所有人員聽到命令后馬上行動起來,很快聞浩再次匯報道:“主任,真的沒有找到公文袋!”

    沈樂心中存在的一分僥幸,終于破滅了。吳泉江是他們至今為止發現的,南京地下黨等級最高的一位地下黨成員。十四天前,當沈樂得知找到了紅黨地下黨南京省委的高級領導時,簡直是欣喜若狂!

    本來當時就想立刻進行抓捕,如果一切順利,他招供倒還好,能夠破壞地下黨南京省委,當然是巨大的功勞!

    可是這個等級的地下黨肯定是紅黨的骨干力量,死硬分子!

    如果他不招供,甚至執意尋死,那這么重要的棋子就沒有任何作用了!這個吳泉江太重要了,他不敢冒這個險,于是就想到了放長線釣大魚,那就是通過吳泉江把釘子釘入到地下黨內部,自己來獲取破壞南京地下黨的情報,如果計劃不成功,再對吳泉江進行最后的抓捕,那也不晚!

    人選最后定在了張培身上,自然是因為張培曾經是紅黨地下黨的老黨員,這段經歷會對這次打入地下黨起到一定的作用。

    可是沒有想到,南京地下黨的嗅覺是如此的敏銳!計劃還沒有開始,就被地下黨找上門來,來了個連鍋端,連人帶資料都沒了!

    有內鬼!一定是有內鬼!知道這個計劃,還知道這處安全屋的情報人員不多,有數的那幾個,必須要仔細的排查,找出這個內鬼,不然就像在身邊安了一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這個危險因素必須清除!

    作為紅黨地下黨的老對手,沈樂一直習慣扮演的角色是獵手,而地下黨就是他的獵物。可現在給他感覺是好像角色已經顛倒,有一只隱藏在暗處的兇獸已經盯上了他,在暗中窺視,找準機會,撲上來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沈樂當機立斷,命令道:“計劃已經泄露了,馬上打電話通知鄭明山抓捕吳泉江,如果讓吳泉江跑了,讓他提頭來見!

    段星洲,你馬上帶人去支援。地下黨一定得到消息,會安排吳泉江逃跑,你的動作要快,記住!一定要抓活的!”

    二十分鐘前,中康中藥店門口來了一個穿著破爛衣裳,走路都顫顫巍巍的年邁乞丐。

    這時街面上已經有起早為生計奔波的人們走動,街邊的早餐攤子也生好了火開始營業,零星有幾個顧客已經光顧,一天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老乞丐的眼神掃過還沒有開門營業的藥店大門,然后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

    “沒事,就是一個要飯的,你也太神經緊張了,把心放到肚子里吧!”街道對面的一處居民房的窗口處,一個青年男子打了個哈欠,無精打采對身邊的同伴說道。

    接著又說道:“我說,你去買點早點吧,熬了一晚上,又餓又困,真頂不住了!”

    同伴在那個年邁的乞丐身上也收回了懷疑的目光,轉頭罵道:“怎么又是我去買!鍋頭,你這家伙這一天到晚是賴上我了,你是鐵公雞一毛也不拔啊!”

    綽號叫鍋頭的青年男子被罵后,一點也不惱,嬉皮笑臉的說道:“二勇,二勇哥!誰叫咱們是兄弟呢!我兜里一個銅子也沒有,昨天晚上都輸給麻桿那幾個家伙了,別說今天,就是這個月都要靠你了!”

    二勇無奈的搖搖頭,知道拿他也沒有辦法,就是個憊懶的家伙!他小心地告誡了一句:“盯緊啦!再過一會就換班了,別在咱們手里出了岔子。”說完轉身出門去買早餐了!

    鍋頭看到二勇出門笑嘻嘻的滿口答應,關上門卻是滿不在乎的嘟囔了一句:“嘮嘮叨叨像個娘們,會出什么岔子!”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837.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