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滔天巨浪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寧志恒出了刑訊科,趕回到行動科的時候,已經是深夜12點多了。

    他發現衛良弼的辦公室里還亮著燈,正好磺胺的事情還需要上報解決,他敲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這時候才發現,石鴻也在衛良弼的辦公室里,辦公桌上擺放的一些檔案材料和物品。

    這是黃顯勝的檔案和用品,衛良弼和石鴻真正在仔細檢查,不知道有沒有收獲。

    “審訊情況怎么樣?”看到寧志恒回來,衛良弼第一時間放下手里的材料,急聲問道。

    他這么晚沒有回去,就是在等寧志恒的消息,如果案情有了突破,那就是一件大案,一件足以讓他們大家都收益豐厚的功勞。

    “黃顯勝開口了,收獲極大,案情觸目驚心!這個家伙槍斃十次都夠了!”寧志恒加重語氣,狠狠地說道。說完將手中的審訊記錄遞了過去。

    聽到寧志恒的話,衛良弼和石鴻的眼睛頓時一亮,這可是好消息。

    “八個小時,就拿下了!干的漂亮,志恒!”衛良弼激動的上前雙手半抱著寧志恒的肩膀,使勁的晃了晃。

    “不過用刑過重,人犯現在發高燒,身體熬不住了。不能繼續審問,不然應該還有線索可以挖掘,”寧志恒一副無奈的表情,恨恨的說道:“刑訊科這些人下手太狠了,現在還不愿意使用多息針消炎,估計人犯堅持不下去!”

    寧志恒把黑鍋扣在了刑訊科的頭上,畢竟人犯確實是江文德和章平動手刑訊的,他可沒有動一根手指頭。

    衛良弼一聽就急了,功勞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可人犯卻要沒了,不是空歡喜一場。

    “刑訊科這幫蠢貨,什么事情到他們手里都能辦砸了。不管了,此事事關重大,我們先出這筆錢,等事情過去,再找他們算賬!”衛良弼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

    他轉身對石鴻說道:“馬上去冷庫領兩支多息針送到刑訊科,看著他們注射。我打電話通知冷庫,明天一早我去補手續,要快!”

    石鴻聽到命令,知道事情緊急不敢耽擱,馬上出門而去。

    衛良弼這邊也打電話通知,軍事情報處機構齊全,管理嚴格,自己就有獨立的醫護人員和藥庫。夜里也有專門的值班人員,不怕耽誤事情。

    辦完這件事,衛良弼迫不及待的將審訊記錄打開觀看,同時也示意寧志恒檢查黃顯勝的材料,最后兩個人還要把意見做一下匯總。

    寧志恒也將檔案打開,仔細翻閱。檔案很干凈,大致和黃顯勝交代的一致。想想也是,如果檔案有問題,他能在中央軍作戰參謀的位置坐得安穩嗎?

    他在山東臨沂老家還真有母親和兄長健在,難道他的身份真是中國人。這不合理啊?

    檔案上看不出來問題,他又開始檢查黃顯勝辦公室里的東西,只是一些普通的辦公用品。

    不過這也正常,以他的謹慎不會把有價值的物品放在自己的辦公室里。

    過了不多時,石鴻也趕了回來。他進屋后看兩個人還在各自閱讀資料,也沒有多說,等在一旁。

    “鴻哥,你去調檔案的時候順利嗎?”寧志恒問道。

    他很快把手里的資料看完,有些失望。其實也沒有什么可看的,能擺在明面的東西怎么會有問題。

    看到石鴻在一旁無事,就先和他了解一下情況。

    “調檔案當然順利,沒有人多事,不過都躲得遠遠的,我想找個人問一問黃顯勝的日常情況。都找不到人,跟躲瘟神一樣。”石鴻粗聲說道。

    “那是當然了,在那些人眼中,我們軍情處的人就是閻王,是判官,是惡鬼!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就是要讓他們懼怕,恐懼,讓他們不敢出來掣肘,我們才好行事。這就叫既有利也有弊。”終于看完了審訊記錄,衛良弼插口說道。

    “組長,您有什么指示?”寧志恒看著衛良弼問道,當著石鴻的面,寧志恒還是有所約束。

    他只有在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才會直接稱呼師兄。

    “一條大魚,志恒你知道嗎,這個審訊記錄放出去,足以引起一場掀起一場滔天巨浪!”衛良弼站起身,接過石鴻遞過來的茶水,慢慢在屋子里走了兩個來回。

    終于再次開口說道:“根據這里面的內容,中央第十一師所有的軍備存儲,火力配備,人員名單,軍事部署等等,在這幾年里都被泄露了干干凈凈,已經毫無秘密可言。可以這么說,一旦中日開戰,如果我們啟用第十一師加入戰斗,面對他們的就是一場血淋淋的屠殺。”

    “這個混蛋,也只是一個團級作戰參謀,怎么會得到這么多重要情報?”石鴻嚇得臉色發白,這樣的后果太嚴重了,追究起來十一師所有的軍事主官都會受到牽連,這絕對是一場政治災難。

    衛良弼眼眸中透露出寒冷陰森目光,冷冷的說道:“對于我們來說是軍事機密,對于這些身處其中的作戰參謀來說可不是,根據他能接觸的來往情報,作戰指示的分析,只要有心人舍得下功夫,就這樣咱們的軍事機密,一點一點的被這些老鼠偷的干干凈凈!再加上咱們軍隊中的這些官僚尸位素餐,毫無保密意識。”

    他翻來一頁記錄,指著上面的一段內容,惡狠狠地說道:“一個堂堂黃埔畢業的中校參謀,喝了幾口貓尿,就在酒席間把炮營的部署位置泄露了出去。他腦子里都是屎嗎?”

    衛良弼越說越怒不可遏,心中的無名火涌上心頭。一把將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水四散飛濺,將寧志恒和石鴻的鞋面都打濕了。

    “亡羊補牢,未為晚矣!現在既然已經知道情報泄露,我們趕緊上報,上面自有辦法補救,情況也沒有咱們想象的那么糟糕。”寧志恒見到他如此震怒,趕緊在一旁勸解著說道。

    “可惜呀!事情比我們想象的更加糟糕!”衛良弼閉著眼思索良久,才睜開雙眼,對著石鴻問道:“二年前你已經是加入軍事情報處了吧?”

    石鴻有些莫名其妙,組長怎么突然間會問這些事。

    “是的,屬下在武漢分校學習,學期是一年半,所以畢業比較早。先是分配中央第七師,半年后,也就是民國二十二年年底調入軍事情報處。”石鴻趕緊把履歷簡單介紹一遍,其實這些衛良弼都知道,他主要是介紹給寧志恒聽。

    原來所謂的黃埔門生也是有區別和等級的。在金陵總校學習和畢業的軍校生,那是根正苗紅的嫡系,入學時門檻比較高,選拔難度大,學期也比較長,一般都在二到三年左右。

    寧志恒就是學期二年,因特殊情況提前畢業。而是石鴻上的黃埔武漢分校,檔次就低了一級,入學時門檻較低,學期也都是一年到二年左右。

    這樣,對外都可以說是黃埔畢業,可實際上在內部還是有等級之分,總校畢業生無論在軍隊資源,人脈關系,提拔速度上都占有優勢。

    這也是石鴻愿意投靠衛良弼這個學長的一大原因,在先天等級上就要遜色一籌,再加上衛良弼又是他的主官。

    “那你還記得孔良策這個名字嗎?”衛良弼接著問道。

    “孔良策?您是說二年前那件失密案的疑犯,不是已經秘密處決了嗎?對了,他也是第十一師的。”石鴻終于想起這個人的名字。

    寧志恒聽一頭霧水,這件案子發生時他還在軍官學校學習,根本沒有耳聞。

    他疑惑的看向衛良弼,衛良弼只好給他解釋原委。

    二年前,第十一師出現了一件情報失密案。為了應對上滬事變,第十一師緊急指定了防御計劃,可是一大早上班的師參謀長突然發現,藏在自己保險柜里的作戰計劃,有兩頁紙次序顛倒了。

    這位參謀長也是一個極為細心的人,他清楚地記得昨天放入保險柜時,翻閱了一下計劃,次序絕對不會弄錯。

    事關重大,他緊急上報。當時負責偵破此案的軍事情報處迅速出動,可是案情一直沒有進展,所有可疑人員篩查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聚焦到了當時的后勤處處長孔良策身上。

    因為當天晚上整個辦公樓內只有他在辦公室加夜班,沒有回家,而作為師機關重地,守衛森嚴,不可能有人能毫無察覺的出入。

    于是孔良策被抓捕回軍事情報處,很快就招供了。是他故意以加班的名義留在辦公樓內,然后打開保險柜偷看了作戰計劃,可是慌亂之下,恢復原狀的時候把兩頁紙張的次序搞亂了,這才被參謀長察覺。

    這個結果出來后,高層指令,為不影響軍心,低調處理,軍事情報處負責執行。

    于是孔良策被就地處決,對外宣稱他是外出時被土匪襲擊身亡。因為當時是偷看的情報,沒有盜取,所以也沒有物證。這件事情就算是圓滿解決了。

    “怎么會這樣?”寧志恒聽得目瞪口呆。

    因為他清楚的記錄了黃顯勝的口供中,就有一件情報來自這件案子。

    當時的情況是,黃顯勝下班后,深夜潛了回來。通過下水道進入了辦公樓內,他熟悉環境,輕車熟路的躲過了巡邏警衛,進入參謀長的辦公室。

    花了很長時間終于打開了保險柜,等他用微型照相機拍完照片。可是因為打開保險柜花費了時間太長了,這時候天快要亮了,時間已經不夠了。

    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讓他恢復原狀時出現了差錯,搞亂了頁序。然后他順著原路脫離了現場。

    在記錄里,他沒有交代后續情況。因為在他心里,任務已經圓滿完成,至于一個孔良策的生死根本無關緊要。所以寧志恒不知道孔良策這個人。

    寧志恒清楚的知道,以刑訊科里面的那些酷刑手段,什么樣的口供得不到?

    現在看來。這個孔良策是被軍事情報處的辦案人員推出來當了替死鬼。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780.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