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二十章 高僧舍利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寧志恒這時的心情是極其興奮的,這念珠手串就像是一把打開神秘世界大門的鑰匙。

    菩提樹是他的核心秘密,他隱隱的感覺到,它甚至比他的生命更為重要。

    有了菩提樹,他已經和大千眾生有了本質的區別。這也是他踏入神秘世界的第一步。

    將念珠手串緊緊的捏在手中,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迅速鎮定了下來。轉身出了供奉藥師佛的偏殿,來到大殿里。

    那個知客僧看寧志恒進來,對他微笑說道:“施主,這法華禪寺年久失修,讓施主見笑了!”

    這個知客僧倒不是勢利之人,只是這香火不盛,僧眾們勉強度日,被這艱難日子給逼的,不得不希望信眾香客們能多多布施。

    他原想讓寧志恒多上供香火錢,可寧志恒開始出手闊綽,后來卻是好像看不上法華寺破敗,讓知客僧很是尷尬無奈。

    寧志恒抬手舉出手中的念珠手串,和聲問道:“不知這串念珠是哪位大師的器物,能容我當面拜訪嗎?”

    這念珠手串肯定不是凡物,那么其物主也會有些不凡之處。他覺得有一絲可能都不能放過。

    也許能夠從物主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找到更多相同的法器。

    “這個,這串念珠~~,”知客僧見到寧志恒手里的念珠,有些疑惑:“這好像是宏遠師父的念珠,不過宏遠師父二年前就圓寂了。”

    這位宏遠和尚是法華寺里很普通的一個老僧。一直就在**寺修行。直到年老體邁,病重去世,可以說毫無出奇之處。

    僧人們身無長物,就是去世也沒有什么值錢的遺產留下。隨身的物品不過幾件。這念珠手串就是其中之一,平日也沒有人注意,沒想到現在寧志恒問起,當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圓寂了,真是太可惜可了!”寧志恒一聽非常失望,“那他可曾留下什么遺物,我對宏遠大師非常敬仰,想多請幾件他隨身的物品供奉。”

    知客僧不禁有些好笑,心說宏遠師父的名字還是我剛剛告訴你的,哪里來的敬仰之說?

    況且你開口就想要宏遠師父的遺物,這宏遠師父一個窮和尚又那里有什么遺物留下!

    “和尚吃苦修行,身無長物。不過宏遠師父還是留下了幾樣東西,施主請稍候。”知客僧人打定主意不能讓這位施主空手而去。

    他示意寧志恒稍歇,轉身不一會就又取了一個托盤出來,上面放著一件袈裟和一個木魚。

    其實寧志恒開口問及遺物的時候就知道希望不大,一個圓寂去世二年的老僧就是有遺物,又有誰會刻意保存。

    就像手里的念珠手串一樣,還不是隨手放在不起眼的地方,蒙蔽灰塵。

    如果不是自己提及,估計早就被眾人遺忘了,這個知客僧一時之間到哪里去找。

    知客僧很快就拿出來了遺物,那件袈裟漿洗的很干凈,木魚表層還有光亮。

    寧志恒判斷應該是平時里常用的,恐怕真是那位宏遠師父遺物的可能性很小。

    他也不說破,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伸手接了過來。事情如他所料,這兩件遺物都沒有任何感應。

    他面色有些不悅的說道:“看來還是無緣,那就不麻煩了。”

    知客僧常年與香客信眾打交道,自然也是個善言觀色的人物。看到寧志恒臉色不好看,頓時心就虛了。

    老實說哪里有什么宏遠師父的遺物,不過是隨手取來充數的。反正都是隨身的物品。難道還能看出真假嗎?

    可是這位施主還真是有所察覺,明顯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

    寧志恒也不多說,今天已經有所收獲,已經很滿意了。

    他直接掏出一疊鈔票,放入功德箱中,這自然是為手中的念珠手串出的香火錢。

    知客僧本來還有些尷尬,不知怎么搭話。

    可看到這又是一疊大鈔進了功德箱,頓時滿心歡喜,那點尷尬早就拋到了九霄云外。

    “阿彌佗佛,施主虔誠用心,行大功德,佛祖必然保佑您,消危去難,萬事大吉!”雙手合十,深施一禮。

    寧志恒也不搭話,回了一禮。轉身出寺而去。

    知客僧看著寧志恒的背影有些疑惑,這個香客雖然年輕,可氣質沉靜,舉止言談都給他帶來莫名壓力。

    而且那串念珠手串明顯也不是什么貴重之物。可他卻是毫不在意的散出一筆不小的錢財。

    “倒是不像個文物販子?”他喃喃自語。

    這時一直打坐在佛像前誦經時老僧卻是睜開眼睛,緩慢開口說道:“這是一位有修行在身的居士,是個有大智慧的!”

    知客僧看著一向寡言少語的師父突然開口說出這句話,頓時有些茫然。

    寧志恒片刻也不愿耽誤,出門叫一輛黃包車,直接趕回到家中。

    進了門把房門鎖好,取出念珠手串仔細端詳。

    他需要要找出具體是念珠手串中哪一部分,能夠給他的菩提樹帶來異樣的變化。

    他把念珠手串一個個都拆解下來。先是把每一顆念珠都試著感應了一遍,果然如他所想,這些都是硬木的材質,沒有半點異常。

    最后就只剩下那段箍節,普普通通的,大概三厘米長短,顏色暗黃。與普通的串珠裝飾品沒有什么兩樣。

    當他將這段箍節拿在手里時,終于又體會到了那種感覺。

    思緒不自覺的被吸入腦海里的意識靈臺當中,誦經之聲越發洪亮,菩提樹散發出來晶瑩的綠色光芒越來越盛。

    他的意識投影一如往常盤膝而坐,隨著他的誦經之聲,菩提樹輕輕搖動,那條枝杈上緩緩聚集出了一片小小的綠葉,并在不停地生長和壯大。

    過了很久,寧志恒停止了誦經。他一睜眼就抬頭看向菩提樹,映入眼簾的正是他最想看到的那一幕。

    枝杈上又多了一片綠葉,現在總共是七片綠葉了。只是這片綠葉比起原來的六片小了很多。不過它還在繼續生長當中,應該很快就可以長的和其他六片一模一樣。

    不過他發現一個問題,如果沒有他誦讀經文,綠葉的生長速度就很慢,幾乎是難以察覺。

    可是如果他同時誦讀佛經,綠葉的生長速度就會快很多,這不剛剛又念了一段佛經,這個綠葉又壯大一圈。

    看來菩提樹的生長和寧志恒自身還是有很大關系的。畢竟這里是他的意識空間,是他的主場。

    菩提樹也是依存于他的精神世界,還是以他的意愿為主。

    就在這時,一團晶瑩的光團出現在菩提樹下,輕輕漂浮在寧志恒的身前。

    這又是什么?這和昨天柳田幸樹的精神光團出現時一模一樣。這難道也是一段記憶光團?

    寧志恒和昨天一樣,伸出手指觸碰光團,那一霎那光團瞬間崩散開來,化作無數個畫面,猶如幻燈片一樣在寧志恒的面前飛快的播放閃過。

    這是一個古代僧人的一段經歷,不同的是這些畫面遠遠比柳田幸樹那短短的幾幅截圖詳盡太多了。

    出生在唐朝末年的一個孤兒,被游走四方的行腳僧人收留。然后浪跡天涯,歷經苦難。

    最后在洛陽迦南寺安置下來,廣傳佛法。盛名逐漸傳播開來,最終成為當代高僧。

    這位苦慧大師活了八十八歲,在當時的時代絕對是非常長壽的高齡了。

    圓寂后焚化時,得舍利骨十四枚。現在寧志恒手里的這枚箍節就是那十四枚舍利之一。

    本來這十四枚舍利都被供奉收藏在迦南寺中。可后來在戰亂中迦南寺被毀,這十四枚舍利都散落丟失了。

    這枚舍利被當時的僧人帶走,最后安置在這念珠手串上。輾轉流年,傳到了法華寺僧人宏遠的手里。

    現在終于到了寧志恒的手里,一幅幅畫面將這枚舍利的來歷展現的清清楚楚。

    隨后這些畫面都化作無數晶瑩的光點飛向菩提樹,瞬間就融入其中。

    菩提樹頓時無風招展,歡快的顫動著。那條樹枝上的第七片綠葉終于完全生長成型。

    然而這并沒有結束,樹枝上又開始凝結出一片新的綠葉嫩芽,顯然這次的舍利給菩提樹的生長帶了巨大的好處。

    寧志恒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舍利蘊含的的能量很多,還需要在以后的時間里慢慢吸收。

    至于為什么舍利傳遞出的記憶會比柳田幸樹的記憶多了那么多呢?

    寧志恒猜測這應該是源于柳田幸樹精神能量微弱,而且還是被菩提樹強行吸收,所以能夠傳遞出來的記憶很少。

    但是舍利卻不一樣,寧志恒能夠清楚的感應到,在這枚舍利骨中在蘊含了極其龐大的精神能量,畢竟這是一代高僧一生佛法修行的精華濃縮,和普通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其附帶的精神烙印,化身無數光點爭先恐后的融入菩提樹的情形,就像漂泊多年的孩子回歸到母親的懷抱,終于找到自己的歸宿。這完全是主動自愿的!

    這二者的區別是巨大的!

    退出意識空間,回歸現實世界。仔細檢查手中的舍利,發現原先暗淡昏黃的色澤明顯有了變化,現在的舍利明顯變得乳白瑩潤。

    現在哪怕就是一個普通人都可以看出這絕不是一件凡物,就好像一個灰姑娘褪去平凡的偽裝,蛻變成美麗動人的模樣。

    他找來一條結實的細繩把舍利串好,系掛在脖子上。放在衣服最里面,貼身佩帶,這樣可以隨時吸取其中的能量。

    這次的收獲太大了,菩提樹的生長有了明確的方向。接下來只需要按照這個思路繼續下去。

    找到足夠多的,蘊含佛門高僧精神能量的寶物。寧志恒相信菩提樹最終會成長到一個質變的極點,到那時一定會帶給他一個巨大的驚喜!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766.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