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十九章 古寺尋寶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兩人很快吃完了飯,劉大同抓緊時間安排人手進行調查。

    寧志恒則趕往南京城內很有名氣的法華寺。

    法華寺建在城南,據說是明朝開國時建寺,已經有五百多年的歷史了。

    寺廟原來建筑面積很大,但歷經風雨,現在面積縮小了很多。

    布局坐北朝南,殿宇仿宋代建筑形式,三進院落,布局嚴謹。飛檐聳脊,高大照墻有些破財,但還能看出原來的黃粉顏色。依稀往日的氣度非凡。

    寧志恒來到時,寺廟里的香客并不多,零零散散進出幾人,看來香火一般。

    信步而入,前院中間一尊銅鼎,里面充滿了燃燒后的香灰,上面還插有數支燃燒著的佛香,香煙繚繞。

    中門上懸有“法華禪寺”金字匾額,豐腴蒼勁。東西偏門分別有“般若”、“解脫”行書眉額。

    大殿內供奉著釋迦牟尼的佛像,安祥淡笑,雙耳垂肩,身披的袈裟,慈祥中顯得莊嚴,栩栩如生地表現了釋迦牟尼成道時的神態。

    殿內有一個布衣老僧在佛像旁敲擊木魚,輕聲誦經。還有兩個迎客解簽的中年知客僧人,正在和幾個香客交談著。

    寧志恒上前取了三支檀香,點燃后插入香壇中。回身跪坐蒲團上,雙手合十,口中默念法華經文,真心虔誠。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佛教之地,親切之感油然而生,誦經之時心神豁然,清凈安寧。

    那種熟悉的感覺,讓他一時之間仿佛又置身意識空間里的菩提樹下。

    這時那個閉目誦經的老僧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在佛前已經進入坐忘狀態的寧志恒。眼中泛起了驚疑之色。

    這個年輕的香客給了他奇妙的感覺,就好像是一起修行多年的同門中人,熟悉而親切!但老僧沒有言語,重新閉目。

    過了片刻,寧志恒默誦一段經文后,退出坐忘狀態,恭恭敬敬的行了三個扣禮站起身來,上前將準備好的幾張鈔票送入功德箱中。

    旁邊的一位知客僧眼光一掃,心臟不自覺的一跳。每張都是十元法幣的大面額。這一次就頂的上半個月的香火了。

    現在民生艱難,寺院里的香火也興盛不起來。平日里來的香客大部分都是幾個或者數十個銅元的香火,最多時也就有幾個銀元。

    一天下來,全寺僧眾也不過是勉強度日,不然寺廟也不會連修繕廟墻的錢都拿不出來。

    功德箱的香火全憑自愿,多少由心,旁人是不知道的,全是香客的虔誠決定。

    現在看到寧志恒出手闊綽,頓時心中一喜。他幾步上前雙手合十施禮:“阿彌陀佛,施主佛心至誠,佛祖一定會多加佑護,消災去難,吉祥平安!”

    寧志恒也合十還禮道:“謝謝師傅的吉言!”

    “施主這是要請愿還是求簽?”知客僧接著詢問。

    這可是個大主顧,不能輕易放過,接待好了,寺院就能多一筆大進項。

    “我是來還愿的,還有就是想請些法器回去供奉,不知道寺院可還方便?”寧志恒回答道。

    他的目的就是要尋找能夠幫助菩提樹生長的佛門器物,只是具體需要什么樣的器物,心里也吃不準。

    “方便,方便!本寺的開光法器是最靈驗不過了,很多達官貴人都來我們**禪寺求法器呢!施主你可是來對了!”知客僧一聽這話眼睛都亮了。

    這真是天隨人愿,心想事成。沒等自己推銷,施主就主動開口要請法器。

    他向在佛像旁邊閉目誦經的老僧看了一眼,見師父沒有反應,就請寧志恒去往寺院后殿,然后招呼身后的師弟去取平日準備好的法器。

    平常寺廟里都會準備一些佛門器物,比如說,小佛像,念珠,木魚,金剛鈴、金剛杵、法螺等等。專門讓信佛的香客請回去在家里供奉,當然也是要出一定的香火錢才行,這也是寺廟的重要收入之一。

    后殿是平時僧眾休息的地方,安靜無人。請寧志恒在蒲團之上休息片刻,就有很多佛門法器擺在他的面前。

    都是一些平日禮佛用的常用之物。他伸手拿起一尊小佛像,這是一尊銅制的藥師佛像,制作還算精良,入手沉重。

    “這是藥師佛祖像,也叫飲光如來,拔眾生疾苦,醫眾生疾病,請回家去供奉,一定會去除百病,消災延壽。”知客僧看到寧志恒拿起這個佛像仔細端詳,趕緊推銷。

    這個佛像可是專門請南京好手藝的銅匠打造的,銅料十足,做工精細。比起后世里那些個旅游景點的寺廟可是有良心的多了。

    寧志恒沒有回答,將佛像捧在手心仔細感覺。可是卻沒有半點異常。

    他不理會旁人詫異的目光,盤膝而坐,閉目養神。將心神內斂,進入意識空間之中。

    還是出現在菩提樹下,佛經聲依然傳來,他仔細觀察菩提樹上的枝杈和綠葉。仍然沒有半點動靜,一如往常。

    他心中稍有失望,退出意識空間。將藥師佛像放下,看來是沒有什么效果。

    然后又拿起一只木魚,和剛才一樣,閉目進入意識空間,仔細揣摩感應,然后又失望的睜開眼睛,將木魚放下,然后又拿起一件。

    知客僧看著寧志恒一一將面前的選了一遍,可還是一件沒選。心中暗自嘀咕,這個年輕人有些古怪,每一件都是不錯的物件,可是卻沒有一件滿意。

    寧志恒覺得自己的思路有些不靠譜了,看來這些所謂的佛門法器是不行了。

    但他還是很有耐心的,佛門的器物很多,看得出來眼前的這些盡管做工不錯,但制作的時間都不長,也就是說它們空有其表。

    “知客師傅,不知寺里還有沒有更好的法器,如果有年代久遠一些更好,我一定會有一份心意供奉香火!”寧志恒說道。

    “施主是要有年頭的古物啊?”知客僧腦筋很快,看出來寧志恒是另有目的,甚至可能是所謂的文物販子之類的人。

    可古玩文物并不是年代久就值錢。這法華寺有年頭的物件倒是有,可都不是值錢的,不然早就換成錢了,真當這些僧人沒文化嗎!

    所謂盛世的古董,亂世的黃金!現在的古玩文物真是不值錢,就是少數的有錢人搞收藏,也是收藏一些年代久遠的珍品,也看不上那些價值不大的物件,因為沒有收藏價值,太多了!

    寧志恒看出知客僧人話里的意思,但他并不在乎他的看法。一定程度說,知客僧也并沒有說錯。他的確是要找到有價值的法器,只不過這個價值的標準不同。

    從另一方面說,知客僧對他毫無威脅。相反,只要他真的找到對菩提樹生長有幫助的法器,無論知客僧愿不愿意,他都有的是手段得到它。

    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巧取豪奪而已,只不過寧志恒覺得應該盡量不采用這些手段。

    “本寺倒是有幾件年代久遠的法器,請施主驗看一下!”

    不一會,已經將寧志恒定位為文物販子的知客僧又拿出來兩件法器。一件是顏色暗黑的鐵質缽盂,一件是龍頭魚身造型的木魚。

    寧志恒接過來查看,前世也對古董頗有研究,眼力不差。這兩件法器確實是有些年頭了。

    那件鐵質缽盂應該是明朝時期的,年代是挺久,不過根本不值錢。如果是金銀制成還好些。

    那個龍頭魚身的木魚應該是清朝時期的,因為那個時期很流行這種造型的木魚。但是正因為流行,存世的較多,也就不值什么錢了。

    不過寧志恒又不是真的文物販子,他看重的是能不能對菩提樹的生長有所幫助。

    可惜的是腦海里的菩提樹仍然是毫無反應,看來年代久的物件也沒有效果。

    寧志恒確實有些失望了,但是他還是沒有死心。他覺得自己的判斷方向不會有問題。只是沒有找到對的東西。

    他起身對知客僧說道:“看來是我沒有緣分請到合適的法器。”

    知客僧也有些失望,以前也確實接待過一位文物販子,可是和現在一樣,都沒有看上這里的東西。

    法華寺確實是破敗已久,寺中值錢的寶物在多年的風雨中流失殆盡。現在也就剩下這點東西了。

    看來今天的是沒有什么收獲了,他仍然笑容可掬,低頭合十:“施主不用著急,佛法講究的就是機緣,一切隨緣吧!”

    寧志恒接著說道:“我可以在寺中瞻仰一下嗎?畢竟法華禪寺幾百年的歷史,我一直是非常仰慕的!”

    他還是想再看一看自己是不是有所疏漏,也許多看一看事情還會有轉機。

    “當然可以,施主隨意!”知客僧回答道。

    寺院本來就是讓香客信眾瞻仰的地方,不然沒有他們的布施,這些僧人的衣食又從何而來,怎么能將客人拒之門外,尤其是寧志恒這樣的大主顧。

    寧志恒略施一禮,轉身出了后殿,他覺得還是前面的大殿機會更大些。

    幾位知客僧見寧志恒出門,也都失望的收拾器物,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寧志恒來到大殿,那位面容消廋的老僧還是一動不動的敲擊木魚,閉目誦經。釋迦牟尼佛像前又有兩位信眾在跪拜祈禱。

    大殿很大,墻壁和棟梁之上還雕刻著精美圖案,只是都已經有些模糊不清。

    寧志恒四處觀察,每到一處都用手輕輕觸摸,用心感應。甚至連佛像都沒放過。可還是沒有收獲。最后只好放棄。

    他出了大殿,院內還有兩個偏殿,分別供奉的是藥師佛和彌勒佛。

    法華寺的香火本就不盛,偏殿更是沒有人來,空無一人。

    他也同樣四處驗看了一遍,當他來到藥師佛的佛像前,供奉的案板上放著一只香爐和一只木魚,還有一串念珠手串,上面還蒙著一層灰土。

    看來這偏殿沒有香火,僧人們也懶得打掃。

    寧志恒同樣把香爐和木魚感應了一遍,仍然是沒有反應,倒是摸了滿手的灰。

    就在他將那念珠手串拿在手里的時候,他渾身一震,那股期待已久的強烈感應出現了。

    往常一樣,根本沒有半點預兆。就在他手指觸摸到那念珠手串的時候,思維就被不自覺的扯入到意識空間。

    與往常不一樣的是,空間中光芒大盛,普提樹微微搖動,帶動著那六片樹葉搖曳劇烈起來。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久餓的嬰兒得到了滋補的**的那種歡喜!

    菩提樹傳出的誦經之聲也愈發洪亮,整個意識的靈臺空間都歡快了起來。

    太好了,就是這種感覺!他的思路是正確的,菩提樹的表現完全驗證了這一點。

    寧志恒馬上退出意識空間,他想看一看這念珠手串到底有什么不同,為什么能讓菩提樹有這樣的表現。

    看著手中的念珠手串,就是非常普通的僧人誦經時握在手中的那種。

    十顆普通硬木磨成的念珠,色澤暗淡,甚至有幾顆已經有個裂紋。看得出根本沒有人去保養過。

    寧志恒可以肯定這不是什么珍貴的木材。

    前世他所了解的,最好的念珠手串就是沉香木制成,黃花梨次之,然后小葉紫檀的,然而這都不是。最多也就是香木材質。在現在這個時期是非常普通。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在連接念珠的接頭端,有一小節用來裝飾的色澤暗黃的箍節。這箍節也就三厘米長,看不出是那種材質,應該是某種動物身上的指骨。

    不管怎么樣,這東西是對的。至于原因,他要回去后仔細感應,最終一定會找出其中的秘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765.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