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十八章 繼續追查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和往常一樣,每天晚上睡眠的時候,寧志恒都會進入自己的意識空間,這已經成為一種本能。

    每一次在菩提樹下誦讀佛經,都能讓他進入一種深度冥想和坐忘的狀態。相當于大腦進行了深度休眠的狀態。

    在這個狀態下,他的精神是極為愉悅和安詳的。普通人進入睡眠之后,都會有淺度睡眠或者做夢的情況。進入深度睡眠的時間都不會很長,也就一到二個小時左右。

    甚至有的神經衰弱者,根本就無法進入深度睡眠狀態,整個晚上都是在淺度睡眠,甚至是無睡眠的狀態,一有動靜就醒。

    而寧志恒在前世中就有很嚴重的神經衰弱。有的時候一晚上最多睡二到三個小時。這當然是跟他的工作環境和經歷造成的。

    尤其是妻子帶著孩子離開他的那一段時間,幾乎是整夜無法入睡,整個人每日都昏昏噩噩,精神狀態是非常差的。

    可是自從他進入意識空間,在菩提樹下誦讀佛經的那一天開始。情況就得到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精神上的極度祥和寧靜,意識的冥想狀態,都讓他的精神和肉體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修養和滋補。

    在這種狀態下,他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無論他白天訓練的時候多么的辛苦,身體多么的疲憊,只要他當天晚上進入意識空間誦讀佛經,再當他早上退出意識空間醒來的時候,精神和身體都能達到最佳狀態,精神飽滿,肌肉有力。

    盤膝坐在菩提樹下,寧和安詳的誦經聲依然在耳畔響起。應聲誦讀,感受著極度寧靜和空明。

    沉迷于這種狀態之中,不知過了多久,他終于停止了誦讀經文,退出了幽靜空明的狀冥想狀態。

    抬頭看向菩提樹之上那碧綠青翠的樹葉,皺了皺眉頭,心頭泛起一絲憂慮。

    自從這棵菩提樹進入他的意識空間之后。已經消耗掉了一枚果實和一片樹葉。果實的消耗造成了他這一次神奇的穿越。

    一片綠葉讓他的身體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由此可見,每一次消耗都能夠讓他得到極大的好處。樹上還有剩下六片綠葉,只有消耗卻不見生長。

    這種只出不進的狀態讓他感到很憂愁。思慮良久,覺得既然菩提樹上有果實和綠葉,那么一定有它生長的道理。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找到讓菩提樹生長出更多的綠葉和果實方法,尋找到能夠幫助生長的特定的能量來源。

    突然之間,靈機一動。菩提樹是佛家至寶,而每當進入意識空間時,都能夠聽到菩提樹上傳出的那神奇的誦讀佛經聲。這都說明這一切是和佛教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他在前世里最后的幾年,因為仕途和婚姻不順利的關系,已經開始慢慢接觸佛教文化。甚至在他的收藏中就有幾本舊版的禪宗佛經。

    憑借著他對佛教文化的一些了解,他每日聽到的誦讀佛經也大多并不相同,佛教經典多不勝數,浩若煙海。

    菩提樹傳出的經文是隨機的,很多的時候,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誦讀的佛經到底是哪一部經文。

    他曾試著自行誦讀在前世中所記憶的法嚴經的部分經文。但是毫無效果,根本無法進入寧靜空明的狀態。也就是說只能被動的跟隨菩提樹傳出的經文誦讀才有效果。

    也許他應該去搜集一些關于佛教的文物和器物,看能不能有什么效果,也許能給他帶來一些驚喜也說不定呢!

    有了這個思路,寧志恒越想越覺得有道理。南京金陵是六朝古都,也是歷史上有名的佛教圣地。

    即使是歷經千年風雨。在南京附近仍然保存有多達幾十座的佛家寺廟。而且在民間也保存有很多佛家物品。搜集起來應該難度不大。

    第二天一大早,寧志恒便早早的起來,洗漱完畢就出門了,今天他沒有穿軍裝,而是一身學生便服,一副青年學生的打扮。

    他今天的任務,就是要順著黃韜光提供的路線圖,沿著柳田幸樹平日里上下班的道路。仔細去尋找腦海中那窗臺上擺放有鮮花的那一間房子。

    趕到了北華街柳田幸樹住的房屋,院門上依然是禁閉。周圍的住戶和鄰居們走路都是遠遠避開,生怕惹禍上身。

    只是在對面的一家院門半開著,門口一個穿著普通的青年男子正在倒洗漱水。看似漫不經意的目光向他掃了過來。

    寧志恒一眼認出這人就是四天前抓捕柳田幸樹時,負責監視并給黃韜光通報情況的情報科人員。

    看來情報科還是沒有完全放棄,監視的人手并沒有撤走。寧志恒沒有理會他射來的目光,沒有停留,開始向設定好的路線巡視。

    那個男子看寧志恒有些懷疑,四天前匆匆見過一次,現在寧志恒又換了身衣服,他只是感覺有些印象。但是只要有一絲懷疑就不能放過,想到這就準備跟上去。

    這時身后傳來一聲低語:“不用跟了,是行動隊的自己人。那天親手抓捕付誠的。呵呵,看來行動科那邊也沒有死心啊!”

    青年男子聽到后,沒有表現出來半點異常,將洗漱水倒在門口,轉身慢悠悠回了自家的小院。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

    寧志恒走得很慢,目光四處巡視,仔細地觀察著街道兩邊的房屋景物。

    金陵是一個非常繁華的大都市,道路兩旁有很多住宅和店鋪。二層小樓的建筑比比皆是。窗臺上放有鮮花的二層房屋也有很多。很多和腦海中的那一間房屋非常相似。

    畢竟腦海中的那短暫的瞬間,出現的篇幅有限,并沒有顯現出那間房屋周圍的景物,要想仔細甄別出來,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

    但是寧志恒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這段距離不是很遠,他有信心能夠有所收獲。

    慢慢的向前仔細尋找,邊走邊在紙上做好標注,不知不覺一直走到了柳田幸樹上班的地方。

    一路仔細記下了七處房屋,都和腦海中的那一間房屋都很相似,其中有三間房屋窗臺上是放鮮花的。

    他又來來回回走了走了三遍,又在紙上多加了兩處房屋。總共有九家房屋的窗臺和房屋的樣式,都和記憶中很相似。

    他剩下的工作,就是需要從這九間房屋中篩選出來。其中有鮮花的三間房屋,將作為重點進行排查。

    剩下的工作很繁瑣,工作量也很大。光靠他一個人是無法短時間里完成。他決定用劉大同來完成初步的篩查。這種事情由大同要比自己適合的多。

    時間太重要了,距離付誠被捕已經是是第四天了,如果他的同伙感覺不對,就會放棄這個通訊地點,那時就算是找到了這處房屋也沒有什么用了。

    這已經是這件案子最后的線索和希望了,他要盡最大的努力來完成。

    臨近到中午的時候,他趕到了靠近北華街的警察分局。南京城區非常大,警察總局下屬的大大小小有20多個警察分局。分管著城區內各個地段。

    劉大同此時正好準備回家吃午飯,剛出警察局門口就看見寧志恒迎面而來。

    寧志恒揮手示意,劉大頭趕緊身后跟隨。兩人轉身進了旁邊一間飯店,找了個偏僻的雅間。寧志恒隨手點了幾個菜,劉大同殷勤地倒上茶水:“您找我有什么事?盡管吩咐我,一定給您辦的妥妥當當的。”

    寧志恒從兜里掏出已經做好標記的圖紙。放到桌上推到劉大同面前說道:“我現在手上有一個抓捕日本間諜的案子。現在有了點線索。可是我對南京城的城區街道并不是很熟悉,現在要你做的就是,按照我圖紙上標記的九處房子。你去一間一間仔細的排查。分別找出這九間房屋的房主是誰?家庭的情況?有什么背景?尤其養有月季花盆栽的人家,要格外關注,一定要打聽仔細。需要你注意的是,這件事情要做得隱蔽,絕對不能夠打草驚蛇,能夠做到嗎?”

    劉大同伸手接過這張圖紙,仔細看了看上面的內容說道:“您放心,這幾處房屋都在我們的轄區之內。您就是要找一只小貓小狗我都能給您抓回來,還保證神不知鬼不覺。”

    “那好,記住,這件事要越快越好。時間越長,這個間諜逃脫的可能性越大。”

    寧志恒非常的滿意,在這片轄區內,劉大同就是地頭蛇。他們可以從警局里調出到轄區內每一戶人家的具體資料,對自己轄區內的情況了如指掌。

    用劉大同來調查住戶的信息身份是最好不過了。效率要遠遠比用軍情處那些情報科和行動科的隊員強多了。

    其實這也正是歷史上每一個特務組織必須擴張的一大原因。他們都需要吸收一些熟悉地方情況的地方勢力作為外圍組織,以增強對地方的掌控能力。

    “你最快多長時間能夠完成調查?”寧志恒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柳田幸樹落網已經時間不短了,說不定現在他的同伙已經放棄這個通訊地點了。

    只要他們一得到柳田幸樹落網的信息,誰也不敢保證他會不會開口將這處通訊地點供出來。

    最穩妥的和最安全的辦法就是迅速脫離,潛伏下來。因為當時抓捕柳田幸樹的動靜是很大的。盡管黃韜光判斷他的同伙并不知道付誠的掩護身份,彼此之間是通過死信箱來進行聯絡的,可這也畢竟是判斷,并不一定準確。

    所以現在時間是非常緊要的。以最快的速度,讓其日諜組織沒有反應的時間,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

    劉大同聽到寧志恒這樣問,就知道時間是很緊迫的。他暗自盤算了一下,說道:“我一定盡快調查。您給我一下午的時間,今天晚上我去您的住處,把調查結果給您。”

    這么快就能完成調查,看來這個劉大同確實是非常有能力。自己原想著最快明天能夠完成調查。沒想他他只需要一下午的時間。別小看這一天的時間,這樣成功的幾率就大大增加了。

    “你確定?”寧志恒再次問道。

    “確定,您放心,不過要想這么短時間內完成調查,我就要動用我手下的一些人手。那知情人就不止我一個人了。我好歹在警察局混了這么多年。手下還是有一些能幫的上忙的人手,把他們都調動起來。天黑之前一定能把事情調查清楚。”

    “你這些兄弟都靠得住嗎?還有動靜不能大,行動一定要隱蔽,要是搞得雞飛狗跳,打草驚蛇那肯定是不行的。”寧志恒有些猶豫,他不知道劉大同手底下會有什么樣的人手,能夠跟警察局牽扯上瓜葛的,就不會是老老實實的平頭百姓。就怕這些人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把事情辦砸了。

    “您放心,我在警察局有幾個信得過的人手,同時街面上也有幾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我劉大頭能夠混到今天一個小隊長的職位,也都是靠這些兄弟們幫襯。他們都很可靠,嘴巴也嚴,絕不會耽誤您的大事。”劉大同馬上拍著胸脯保證道。

    寧志恒點點頭,劉大同手下有能用得上的人手,這是一件好事情。這說明他能夠通過劉大同間接的控制這一個小團伙,能夠初步形成屬于自己的力量。

    “這樣就最好!”寧志恒說道。隨后將一疊鈔票輕甩在飯桌上,“這是二百元法幣,就當是你的行動經費。我不管你怎么用,我只要結果。”

    劉大同被寧志恒的舉動搞得不知所措,他并不是沒有收過錢。只是他一個巡警小隊長,一個月的薪水不過才二十元法幣,就是收黑錢到他的手里也沒有多少油水了。

    現在正是法幣剛剛開始發行的時候,也正是最堅挺的時候。二百元法幣也是他好幾個月的收入了。

    “您這是干什么?給您辦事情還不是應當應份的。有您這棵大樹罩著,我劉大頭以后的日子就好過了。應該給您孝敬,怎么還會讓您破費!”說完連連擺手,把錢退了回去。

    寧志恒微微一笑,又將鈔票推回到劉大同面前說道:“辦事拿錢天經地義。雖說你以后跟著我混,可也不能夠白讓你跑腿。我這個人講究的是賞罰分明,況且你也要安排手底下的兄弟們辦事,你不收錢,你那些兄弟不也得花費嘛,不能讓他們白出力氣。這年頭沒好處的事誰愿意干。白使喚人的事我不干。放心,這點小錢我還不看在眼里,以后只要你盡心盡力,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

    他現在手里資金很富裕,絕大部分交給老師賀峰,自己也預留了一些資金周轉,就是為了平日做事方便。

    劉大同一聽,心里感激不已。沒想到自己這位靠山,年紀輕輕不顯山漏水的,卻是個闊氣豪爽的主子。看來自己時來運轉,終于抱上了一條粗腿。

    沒想到平白得了這一筆財富,劉大同心里非常高興。有錢就是有臉面,到時候這一疊鈔票甩在兄弟們面前,那氣派,那場景,別提多硬氣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764.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