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十七章 招攬人手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所謂的中央黨務調查科就是后來的中統,這個組織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是紅黨地下黨的主要對手。

    而紅黨的地下組織更是嚴密,盡管在創建初期由于經驗不足的原因,蒙受了很大的損失,但是因為地下黨的信仰原因,忠誠度都遠遠高于國黨,讓國黨的特工非常頭痛。

    “那么黃兄認為,付誠是采取的哪一種傳遞方式去接收情報的呢?”寧志恒問道。

    “我們初步判定,應該不會是第一種和第二種情況,因為在我們監視的一個月的時間里,他根本沒有收到任何往來的信件。

    同時他生活很規律,根本不與外人接觸。工作中接觸到的幾個同事和職員,我們都進行了排查,沒有發現疑點。下班的時候直接就回家,也從不在外頭停留。

    他的情報是怎么得來的呢?我們判斷應該是他的兩名助手,將情報取回來傳遞給他。

    我們查到了那兩名助手的隱藏身份,都是人力車夫。他們的足跡遍布大街小巷,根本無法追蹤。

    所以我們判斷,應該這是三個人中某一個,得到了鼴鼠的提示。然后由兩位助手去取回情報并交給付誠。因為電臺只能由信鴿一人掌握,他掌握著密碼本和電臺。

    那兩個人力車夫的行蹤咱們根本沒有跟蹤,所以也無從查起,我們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付誠身上了。

    畢竟他的地位較高,我們認為他得到提示信號的可能性更大一點。至于他們三個人中是誰去取這個情報,那應該是那兩個助手的可能性更大些。”黃韜光分析的很清楚,這兩天他多次推敲,當然還是有些收獲的。

    寧志恒聽到這里,心里更加肯定,柳田幸樹腦海中那盆月季花,肯定就是他得到鼴鼠提示接收情報的信號,或者是進行特殊聯系的信號。

    那么現在,他就需要想辦法提醒黃韜光,把他的思路引向這條線索。

    “你剛才也提到,在跟蹤付誠的這段時間里,他的行動非常規律,根本沒有與外界有多余的接觸。

    其實這并不需要他親自去去接觸,只需要鼴鼠在某一個特定的地點,標注上特定的信號。

    那么付誠只需要看到這個標記。那么他就會接到警示,然后安排兩個助手去領取情報,或與他人接頭領取情報。

    而這個行為本身是毫無風險,非常安全的。”寧志恒有意無意的提醒道。

    黃韜光搖了搖頭,表情有些尷尬,無奈的說道:“這一點我們也想到過。正如你所說。如果他們采用的是這一類信號傳遞的方式,那么我們根本無從查起。

    付誠從早到晚他看到的,接觸的事物太多了。我們根本無法確定,是在他上班的時候,還是在他回家的途中。

    因為只要他眼光掃過的地方,都有可能是查看到這個信號,這個范圍實在是太大了。

    可能是路邊的一棵樹上,也可能是某一處路邊墻磚上,他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

    這個范圍太大了,除了付誠本人知道這個特殊的信號,其他人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根本無法知道。”

    黃韜光也是專業的諜報人員,對于這些情況也早就有自己的判斷。但問題是明知道問題所在,但因為偵查范圍太大,根本無從查起。

    寧志恒也是郁悶,然而他卻有苦難言,有話難出,因為這根本無法解釋。

    在之后的交談中,盡管寧志恒數次將話題轉移到這條思路上。但是黃韜光仍然覺得,這根本是大海撈針,毫無希望。他總不能一寸一寸的,順著付誠的足跡追查下去,這樣投入的人力物力,簡直是天文數字,更何況他是絕對不可能這么做的。

    寧志恒看提醒無望,最后就只好放棄了,隨后他又請教了很多關于情報特工這一方面的知識,黃韜光都事無巨細,熱情的解答。兩人相談甚歡,寧志恒收獲甚大。

    最后寧志恒向黃韜光告辭出門,匆匆趕回到了回到自己的住所。這個住所是他前幾天剛剛租下來的,離軍情處很近。

    他昨夜一晚上沒有休息,又挖了一夜的土。盡管他年輕體健,仍然感覺到一些疲憊了,回到家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走到離家門口一段距離的時候,看到一個身影正蹲坐在房門,林志恒的眼力極好,很遠就認出竟然是巡警小隊長劉大同。

    劉大同也正在四處張望,似乎等待著什么人。突然間看到寧志恒走近,趕緊上前幾步迎了上來。陪著笑說道:“寧長官,您可算是回來了,我在這等了您很久了。”

    當時寧志恒是給劉大同留下了聯系的地址,就是讓劉大同盡早把審問人販子的口供交給他。

    他從昨天早晨出門,就沒有再回來。也不知道這個劉大同在這等了他多久。

    寧志恒略有些歉意的說:“軍務上有些事情忙不過來,我這兩天都沒有在家。你找我是那兩個人販子有口供了嗎?”說完便上前將房門打開,示意劉大同一起進屋。

    劉大同有些拘束地跟著進了房子,殷勤的笑著說:“那兩個犯人不經打,還沒等用大刑,一頓皮鞭下去就什么都招了。我得到口供之后,就趕緊到您這兒來。”

    警察局里有很多對付這類犯人的手段,詢問他們的口供,確實是不用費多大功夫。

    “問出來小婉是在什么地方被拐賣的嗎?”寧志恒問道,示意劉大同坐下。

    “您當時判斷的很準,小婉的確是在杭城被他們拐來的。其實很巧合,他們當時并沒有確定的目標,只是在大街上隨便尋找,看到可以下手的孩子就尋找機會。

    小婉當時身邊沒有大人跟隨,他們看小婉這孩子長得清秀,穿著也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就拍暈了裝進麻袋里帶走了。”劉大同大拇指豎起,表情一臉的佩服。

    寧志恒聽著劉大同略顯夸張的恭維,心里有些好笑。自己本來就是杭城人,能聽得出杭城的口音很正常。

    這個劉大同對自己安排的事情如此的上心。不僅把小婉帶回家里照顧,同時取得口供的第一時間就趕來給自己報信。這說明這個劉大通對自己必有所求。

    突然寧志恒心中一動,也許這個劉大同能夠為自己所用。說起來自己剛開始接觸諜報工作,手里頭確實沒有什么可以使用的力量。雖然在行動隊有不少身手不錯的人手,可是畢竟不是完全聽命于自己。

    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大,有很多事情是不方便交給他們的,就比如就像這次想要繼續追查下去,可是如果使用行動隊的人員,在公事方面就必須得有所解釋,拿出一個適當的理由。

    況且這些行動隊員于和自己相識相處時間很短,他們相互之間的利益糾葛和人際關系都還不清楚。自己行動的時候根本無法瞞得住軍情處的其他人。

    而這個劉大同就不同了,他不過是一個基層小巡警。給他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他的行動提出質疑。自己當然也不用給他任何解釋。

    況且能夠在街面上混上一個巡警小隊長。市井里的那些手段肯定是熟門熟路。對自己而言,反而比那些行動隊員更為適合。

    而且看這個劉大同的樣子,只要自己稍微透露一點招攬的意思。他心里還巴不得上趕著投靠過來。

    “大頭,你倒是個熱心腸。這次是要辛苦你多照顧小婉幾日。我這里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辦完,等過幾日事情處理完了,我就去接她,回杭城去尋找親人。”寧志恒親切的稱呼劉大同的綽號,讓劉大同受寵若驚,這說明寧長官開始認同自己。

    劉大同趕緊笑道:“您可別這么說!哪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您不知道,我家那個婆娘給我生了兩個小子,就想要一個女孩,想女兒都快想瘋了。這次把小婉帶回去,可把她高興壞了。天天把小婉打扮得跟一朵花似的。整日帶在身邊不離身,照顧的跟親閨女一樣。現在真要送走,只怕她還舍不得呢。”

    劉大同這話倒是沒有說假。自己生了兩個兒子,天天皮的跟兩個屁猴兒一樣。上竄下跳不得安生。這個小婉模樣清秀,性情乖巧。很得他們夫婦倆的喜歡。這兩日相處的非常好,倒真是親密得像一家人。

    寧志恒看他說的倒是真心實意。心想這個人雖然油滑了一些,但是人品倒是不壞。想想也是,能夠在警察局里混事的,又有幾個是老實淳樸的,像劉大同這樣的人,已經算是不錯了。

    寧志恒笑著問:“大頭,你在警局里干了多長時間了?”

    “前前后后也有十多個年頭了。我是本地人,家里以前做點小本生意,可我總是吃不了那個苦。我老子看我實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就花了錢把我送進了警察局披了這身黑皮。手上什么手藝也沒有,但是這街面上的事我都是門兒清。寧長官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用得著我。請盡管吩咐。”

    言語之間的投靠之意極為明顯。他如今在警局里的身份也是尷尬。

    混了很多年才混了個巡警小隊長,靠著那點薪水和衙門里那些私下手段攢下來的灰色收入。一家子的生活倒是不愁。

    可自己總是不甘心,才三十出頭,總想著混出個人樣來。

    可如今在這世上混,哪有那么容易的?自己無勢無錢,沒有個貴人相助,又有誰能夠拿正眼瞧他。位高權重的人物,自己高攀不起。

    倒是眼前這個寧長官身處要害部門。這個所謂的軍事情報處自己沒有什么了解,可只看自家那個局長,聽見軍事情報處五個字,嚇得屁滾尿流,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了不起的衙門。這個寧長官說不定就是自己的一個貴人。

    “大頭,你也是個明白人。那我就直說,我是在國家軍事委員會軍事情報處供職的。這個部門你可能不太清楚,這么跟你說吧,它是咱們國家數一數二的特權部門,可以隨時隨地抓捕任何我們認為可疑的人。就像~就像明朝時期的錦衣衛。錦衣衛你聽說過嗎?”寧志恒覺得應該好好忽悠忽悠這個劉大同,況且軍情處也確實和錦衣衛沒有什么不同。

    “知道,知道,太知道了!”劉大同說話的聲音都激動的抖了起來。他還是讀過些書,喝過點墨水的。

    當然知道明朝大名鼎鼎的錦衣衛,就是平日里茶樓聽書,也知道明朝錦衣衛是個什么樣的存在,那可是天下人都聞之色變,見之喪膽。

    “我手底下正好也缺像你這樣能在街面上混的熟的人手,你要是愿意,以后就跟著我,不知你愿不愿意?”寧志恒接著說道。

    聽到寧志恒主動招攬,劉大同的臉都有些紅了,馬上站直了身子,高聲應答:“只要您看得起我劉大頭,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寧志恒笑道:“哪里有那么嚴重,只不過幫我打聽點消息,跑跑腿而已,真要是動刀動槍,我手下有的是人手,用不上你。”

    劉大同有些尷尬:“那倒也是,我這三腳貓的功夫,寧長官您是看不上的。不過我一定忠心耿耿,盡心盡力。絕不會讓您失望。”

    寧志恒笑著說:“你既然決定跟著我,我也不會虧待你。這樣。你以后在外面如果有什么擺不平的事情,盡可以打著我的旗號。只要你沒有瞎眼去得罪那些權貴人物,以軍事情報處這塊招牌,應該沒有人敢找你的麻煩。”

    他也不怕劉大同用他的名頭出去招搖。以劉大同這樣的層次,也沒有機會去得罪那些權貴人士。而自己身后也是有著軍方背景的,這年頭誰不怕有槍桿子的背景,這點自信心他倒是有的。

    劉大同聽到這話,頓時如同吃了大補丸一般,腰桿子頓時不自覺的直了幾分。混了這么多年,今天總算是感覺到心里有了底氣。心里踏實啊!抱大腿的感覺就是好啊,

    從今天起咱也是有組織的人了。錦衣衛啊!我的乖乖!想想都要笑出來了!

    寧志恒明確的表示可以打他的旗號。這以后出去跟人吹牛的時候,抬出軍情處這塊招牌,看還有誰敢小看他劉大頭!

    兩人又交談了幾句,寧志恒感到確實有一些疲憊。想著明天還要去尋找那窗臺上擺放著盆栽鮮花的房子,就打發劉大同回去了,趕緊躺下休息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763.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