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網      天才瞬間記住本站網址: http://www.nmdboi.live

配色:
字體:

正文卷 第五章 突生變故

返回首頁  民國諜影   更新時間:2019-07-15  字數:

    兩人交談半個多小時,才結束了交談。寧志恒回到辦公室時,梁德佑對他說道:“志恒以前認識衛組長?”

    寧志恒一聽就知道梁德佑是看出點什么了,畢竟多混幾年資歷還是能看出些門道的。

    “哪里,衛組長是我的學長,只是敘舊而已。”寧志恒也沒打算隱瞞和衛良弼的關系,沒有什么好顧忌的。而且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有背景也是必要的,這樣旁人也好拿捏對他的處事態度,這對大家都好。

    藏著掖著的反而會壞事,至于所謂的扮豬吃老虎,在現實社會中是一種非常愚蠢的行為。

    平日里一副任人欺凌弱弱的樣子,那肯定有人上來欺負你。這時候你再亮出背景和靠山,沖突已經發生了,仇也結下了。

    斗不過你的人,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就算暫時忍氣吞聲,早晚也會尋機報復。

    同樣有背景的人,這時候是騎虎難下,干脆沖突升級,大家互拼一場兩敗俱傷。

    要是再碰上背景比你深厚的人,那就別說了,你就自認倒霉吧!

    還不如大家明刀明槍,擺明車馬,沒有背景的自然讓著道走,有背景的也要他有所顧忌,你好我好大家好,這樣才好相處!

    在前世里也算是在職場中混跡多年的老手,這一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王樹成心思單純,倒是沒有多想,

    石鴻也是沒有什么驚訝的,他本來就是衛良弼的親信,衛良弼之前早就給他提過寧志恒和王樹成的情況,不然你以為他真就是那么好說話的人嗎?

    不過很明顯這個寧志恒和組長的關系更近一步,不然不會單獨只和他談話。

    梁德佑雖然平時不拘言笑,但人情世故還是會做的,笑著說道:“既然是組長的小兄弟,那就不是外人了,以后大家精誠合作,和睦相處,千萬不要見外!”

    寧志恒沒有絲毫仗勢輕狂的意思,恭恭敬敬地說道:“梁隊長和鴻哥都是我的前輩和學長,小弟有什么做不到的,還請多多指教!”

    這樣的態度讓二人很是滿意,頓時對寧志恒的感覺大好,明事理懂進退,這以后就好相處了。

    這氣氛馬上就融洽了許多,大家不時聊了幾句,感覺關系拉進了不少。

    當天下班后,寧志恒和王樹成就在附近租了兩間不大的房子,暫時安置下來。

    晚上梁德佑和石鴻在酒館給二人接風,衛良弼也到場,幾人推杯換盞,和樂融融。

    第二天,梁德佑集合第一行動隊全體人員,把寧志恒二人介紹給了眾人。

    寧志恒仔細觀察一下這些隊員,可以看得出來,都是些精悍的青壯軍人,行動敏捷,訓練有素!不遜于他們這些正規軍官學校畢業生,不禁暗自點頭,相比現在國軍的軍隊素質,這些人絕對算得上是精銳了。

    軍情處的工作時緊時松,每天的任務,大部分都是由情報科通知行動科,然后由情報科的軍官帶隊,行動科安排行動隊出動,執行外勤任務。

    寧志恒剛過了兩天的輕松日子,就迎來了他的第一次外勤任務。

    這一天衛良弼推門而入,面色嚴肅地命令道:“情報科緊急通知,第一行動隊全部便衣,馬上集合,準備出發!”

    接到命令,第一行動隊四名軍官不敢怠慢,通知待命的隊員樓下校場集合。

    同時集合到達的還有一名情報科的年輕的上尉軍官。經梁德佑介紹是叫黃韜光。

    行動隊員坐上軍用卡車,幾位軍官則都座在一輛軍用吉普中。黃韜光將情況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原來就在一個月前,一個拉黃包車的車夫,拉車時不小心摔倒,車上的客人也摔倒在地。那位客人氣的大罵了一頓車夫,最后還沒給錢就走了。

    這本來是一個很平常的事情,偏偏他在急切之間夾雜了很短的一句日語,不注意的話都聽不到。那名車夫白拉了一趟,沒有收到一分錢,自認倒霉地走了。

    這時候在不遠處的一位巡警看到了這一幕。可巧的是這位巡警還懂一點點日語,回到警察局后向上司稟報了這件事情。這位警長很敏銳地感覺到其中定有蹊蹺,加上現在中國和日本的關系極為緊張,大家對日本的各種話題和情況都很敏感。于是立即向上反映,情況最后報到軍情處。

    情報科立刻出動,通過那位巡警很快找到了那名車夫。查出他是在北華街拉上的這名乘客,在蹲守了兩天之后,終于找到這個人,并由車夫指認,確認了這個人的身份。

    這個名叫付誠的中年男子是一家貿易商行的普通文員。單身住在北華街一處房屋。他的社會關系與日本毫無交集,調查資料上也沒有顯示出這個人會日語。那么他突然說出的那一句日語就很奇怪了,尤其是在當時的情況下很自然地脫口而出,判斷這個人很可能是一名潛伏的日本間諜。

    根據這些情況情報科對這個人進行了監控。同時電信科也對北華街的電臺進行了監聽。

    南京作為國都,國家政治和經濟中心城市。這里的政府機構眾多,有背景的商業公司數都數不過來。無論是軍用電臺還是商業電臺多的難以統計,管理起來非常困難。

    但是如果指定出特定的地點。有的放矢的監聽某一個區域,還是能夠監聽出一些情況的。

    很快電信科發現北華街有三臺使用較為頻繁的電臺,其中兩臺都是有登記的商業電臺。唯獨這第三電臺沒有登記。

    于是情報科懷疑這個電臺和這個叫付誠的可疑人物有關系。情報科在監視目標多天后,發現他的行蹤非常有規律,每天只是商行和住處來回往來,從來不去別的任何地方,來往交際中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這么多天沒有進展,終于情報科失去了耐心,決定實施抓捕,進行刑訊逼供,才有今天的抓捕行動。

    黃韜光從文件夾里取出一張照片,照片是從遠距離拍攝的,照片里的人半側著臉,中等身材,身穿半舊西裝。

    “這是監視的時候,遠處拍攝的一張照片,不太清楚!”

    寧志恒等人接過來看了看,大致的容貌能看清,梁德佑說道:“一會給隊員都看一下,別出紕漏!”

    前因后果解釋清楚,車輛也快到北華街了。梁德佑命令全體成員提前下車,為了不驚動目標,分批步行快速進入北華街區。

    付誠居住在街區一條巷道里,位置比較偏僻。附近行人也不多。這時一名負責監視的情報科便衣迎了過來。

    黃韜光問道:“目標現在有什么動靜嗎?”

    “沒有,和往常一樣,進了住所就不再出來了。”

    黃韜光向梁德佑點點頭,梁德佑一揮手:“石鴻和樹成和各帶十人封住前后巷口,不準任何人進入。記住,要活口!盡量不要動槍,就是動槍也不能打要害。明白了嗎?”

    梁德佑帶著寧志恒和剩下的行動隊員悄然來到付誠的住戶院門。輕輕揮手,一名身手敏捷的隊員身形輕縱翻身進了院墻,很快打開了院門。

    眾人放輕腳步魚貫而入,來到房門外。在梁德佑的示意下,幾名隊員上前猛地一腳踹開房門,沖了進入。

    寧志恒這時也想跟著沖進去,可是被梁德佑伸手攔住,寧志恒不解的看著梁德佑,梁德佑向他輕搖一下頭。

    當著隊員們的面,梁德佑不能明說,危險行動的時候自然是安排這些馬前卒沖在前面,他們這些軍官是沒必要冒這樣的風險的。

    況且寧志恒在軍情處明顯是有背景的,真要是出了問題,衛良弼豈能答應!

    衛良弼平時與梁德佑的談話中,話里話外都毫不掩飾地表示出了必須保護好這個師弟的意思,不就是怕梁德佑不曉事,行動時讓寧志恒出了意外。到時他也難以向老師交代啊!

    因此梁德佑早就打定主意,行動時必須把寧志恒帶在身邊,有自己盯著,最大限度地保證他的安全。

    行動很順利,隊員們沖進房間,里面的人當時沒反應過來就被控制住了。

    “砰,砰,砰!”突然間幾聲槍響,接著幾聲低啞的哀嚎,這明顯是有行動隊員中槍負傷了。當時就嚇得還在院中的眾人一跳。

    “里面還有人!”這是屋里傳來一名行動隊員的聲音,同時隊員們也開槍還擊,頓時槍聲響成一片。

    這是什么情況?情報說付誠是單身一個人居住嗎?怎么還會有同伙?

    梁德佑高聲喊到:“里面什么情況?”

    屋里有隊員回喊道:“隊長,里面臥室還有同伙,傷了幾個兄弟,不過他也被我們打中了,不能動彈了!”

    梁德佑的心略微放松一下,雖然出現了意外,傷了幾個隊員,但總算是有驚無險,回去也能交代的過去。

    正在他尋思的時候,屋里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都是訓練有素的軍人,大家的反應都很快,第一時間就是附地臥倒。

    緊接著猛烈震蕩的沖擊波將窗戶上的玻璃都震碎了,四散飛射的碎片將院里的不少人都手臉都刮傷了,劇烈的爆炸把房門都震成兩半轟然倒地。

    寧志恒也在聽到爆炸聲后迅速臥倒。這是美式手雷的聲音,在軍校也曾實彈使用過,這種手雷體積小,但威力卻驚人。

    不好!這樣大的爆炸,屋子里行動隊員肯定是傷亡慘重了。情況發生了無法估量的變化。

    過了片刻,大家都從突如其來的爆炸中緩了過來。梁德佑這時再也沒有平時沉穩的表情,這次的任務肯定是失敗了,而且是極大的失誤。目標付誠就算沒有跑掉,那活下來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更別說自己的那幾個行動隊員了,他就算是再冷血,對自己的手下弟兄還是有一些憐顧之情的。一下子就損失了好幾個,已經讓他有些失去冷靜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www.nmdboi.live,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本文鏈接:http://www.nmdboi.live/book0001/2751.html
本文標簽:
快捷鍵:← 返回書目 快捷鍵:→
?
贵州11选五下载